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珍惜能褒亦貶的報導權利:印上X、〇、囗的香港報業(一)


【撰文:鳴睴】
 
日本侵華期間,不少避走日軍暫棲香港的抗日份子,他們在華文報章鼓吹的反抗日軍號召,其關鍵辭卻在出版的報紙上,被X、〇、囗替代了,為什麼?
 
原來直至1941年前,英國外交上仍未與日本採取對立關係,為免惹起日本政府的不滿,香港的抗日言論受到殖民政府的審查。我們現在仍可在圖書館的舊報紙檔案索尋已出版的紙本新聞,那些觸怒日政府的辭彙如日寇、敵寇、抗日、日軍、姦淫、焚掠等敏感字皆被被刪除。
 
其實,港英政權的顧忌,簡而言之,就是一切影響殖民管治和大英帝國的利益(例如抗日會衝擊英日的外交關係)之相關新聞及活動。
 
因此,遠在清朝末年時代的革命思想,由於同樣也會挑戰異族在香港的控制權,也不受殖民政府歡迎。至清朝政權被推翻,在軍閥主治下而觸發的五四運動,其高舉的民族主義與反帝國主義席捲全國至香港,引發了在香港一連串的罷工浪潮(1922年的海員大罷工、1925-6的省港大罷工)。為保治權,殖民政府竟猶如與中國內地的專權體制,施行言論禁制措施:自1928年起,華民政務司(即民政司的前身)成立華文報紙檢查處。
 
當時的外文報刊並未受殖民政府的密切檢核,然而,華文報紙便不同待遇了。報社要把每天要出版的稿件首先送往檢查處審視,根據深資報人謝永光所著《香港抗日風雲錄》,該處由一位主任及三名委員組成,每晩自七時起至翌晨為止,各委員分三班工作,不論任何華文報紙或雜誌,皆要經委員認可簽名作實,才可承印。

照片來源:明周文化

審批的官員把不容發表的字句用紅筆圈出,報社要隨圈起之處把已排好的鉛字抽起,補上X、〇、囗的鉛粒,才進行印刷。若整斷文字皆有問題,報社唯有將整幅框架內的鉛字搬走,只餘空白一片,報界稱為「開天窗」。
 
例如抗日時期曾留港的孫中山遺孀宋慶齡在香港發起的「一碗飯運動」(售賣一碗炒飯餐券以籌欵救濟西北難民),其口號中的「日寇所至,骨肉流離」中的寇便被刪除為「日X所至」。

照片來源:中國共產黨新聞網

諷刺的是,代表華文報業投訴的華人定例局(即現今立法局前身)議員羅文錦律師,其動議不但被否決,他與政府官員辯論的內容在華文報章也被開了天窗,令市民一知半解,如蒙鼓裡。(見《華字日報》1936年8月26日版)

照片來源:陳弘毅、 文基賢、吳海傑 〈殖民地時代香港的 法制與司法〉

那麼,二戰結束後,東西冷戰接踵而來,刻意要將香港打造成為情報基地前哨的殖民政府,是放寛還是更加重新聞的核制?(待續)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