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兒童之家虐兒性侵數字 社署稱沒備存 八成機構沒回答


7歲女童在兒童之家被9歲男童性侵案件,因為涉事女童母親挺身而出,令公眾關注兒童之家的管理及社署沒有懲處的監管漏動。事件更令人深思,萬一小孩在兒童之家遭遇不幸,會否變成「無聲吶喊」求助無門。《眾新聞》向社會福利署查詢,過去5年在全港兒童之家發生的虐兒及性侵個案數字,社署回覆稱「沒有備存有關兒童之家的虐兒個案或兒童在兒童之家被性侵犯或非禮事件的數目」。

記者追問為何沒有備存數目,社署沒有記錄的話,如何協助涉事兒童、如何監察營辦者?社署再一次稱:「社署現時沒有備存有關兒童之家的虐兒個案或被性侵犯個案的統計數字,但社署最近完成了保護兒童資料系統的檢討,現正申請撥款提升系統的功能,日後將搜集在兒童之家受虐待或被性侵犯個案的資料。」

記者於是向11個營辦兒童之家的社福機構,查詢它們轄下的兒童之家過去5年有否發生過虐兒及性侵案件。只有兩個機構回覆說「沒有」,其餘即八成機構沒有回答。

社署稱沒有備存發生在兒童之家的虐兒性侵數字,有否出現監管漏動,成為一大疑問。

 

社會福利署保護兒童資料系統,過去5年錄得的全港虐兒及兒童性侵案件數目如下:

 

2012

2013

2014

2015

2016

虐待兒童個案總數

894

963

856

874

892

上述總數包括 (佔總數%):

兒童受性侵犯個案

33637.6%

35737.1%

28533.3%

27331.2%

29433%

身體虐待

42347.3%

45246.9%

41348.2%

42448.5%

37842.4%

疏忽照顧

9410.5%

10010.4%

12214.3%

13915.9%

18220.4%

多種虐待

252.8%

383.9%

303.5%

313.5%

283.1%

精神虐待

161.8%

161.7%

60.7%

70.8%

101.1%

 

 

詳細數字可瀏覽此社署網頁

 

社署為21歲以下,因家庭、行為或情緒問題等因素,暫時未能得到適當照顧的兒童及青少年提供住宿照顧。其中,兒童之家屬於非院舍服務,為4至18歲的兒童提供緊急或短期的住宿服務,提供近似家庭環境的照顧,直至他們與家人團聚,或得到其他長期生活安排為止。目前全港共有108間兒童之家,分別由11個非政府機構營辦,每間兒童之家每年獲撥款約200萬元營運。截至2016年12月31日,共有764名兒童入住兒童之家,社署表示,一般的兒童住宿照顧服務平均輪候時間為3個月,有緊急需要者可獲優先安排。

由於社會稱沒有備存兒童之家的虐兒及性侵案數字,記者向11個營辦兒童之家的社福機構,查詢過去5年,它們轄下的兒童之家,可有發生過虐兒或性侵事件,如有,過去5年涉及多少宗、是什麼事件,記者並沒有查詢任何個人資料。

結果仁濟醫院及香港國際社會服務社回覆指,過去5年其營辦的兒童之家沒有發生過虐兒或性侵事件;以下單位未有回覆記者查詢,包括:東華三院、保良局、香港小童群益會、香港基督教服務處、救世軍、聖公會聖基道兒童院、香港學生輔導會、懷愛會。至於早前涉7歲女童案的香港青少年服務處,發言人以「因為事件仍在調查中,我們現階段未有任何補充。」沒有回應轄下兒童之家有否發生過其他性侵案或虐兒案。

 
社署聲稱沒備存兒童之家虐兒性侵數字,那麼,誰來監察兒童之家的營辦者?

公眾無法知悉兒童之家有否發生過虐兒或性侵案,那麼,萬一小孩遭遇不幸如何處理?

這兩大問題,令人關注。

早前協助被性侵女童母親的立法會議員尹兆堅說,事件曝光後一直爭取與社署官員見面,終獲對方答應下周三面談,他和女童母親將要求官員交代如何跟進。此外,尹兆堅已透過書面質詢,要求社署交代兒童之家過往發生過的虐兒及性侵案數字,「如果社署答沒備存,是沒記錄,還是不肯公開?如果是沒記錄,點解發生完之後會無跟進?」他稱,近日再接獲一些院舍員工,反映兒童之家的意見,稍後會詳細了解。 

兒童之家的運作令人關注。基於安全考慮,地點保密,一般由社署分配公屋單位予營辦機構,讓8名兒童(經學校社工、醫務社工等轉介)入住,由一名女性「正家長」和她的丈夫留宿負責照顧(其丈夫可另有工作,不屬照顧者),原意是以「父母親」的家庭概念營運。兒童院社工、香港社會工作者總工會理事陳虹秀表示,兒童之家的正家長並非註冊社工,一般屬於「福利工作員」職級,只需中五會考或文憑試合格,起薪每月約1.4萬至1.6萬元,工作包括:照顧小孩日常起居,和小孩溫習功課、玩耍、傾談、管教等,萬一小孩之間打架、或部分有特殊需要的,正家長都要用更多時間處理。正家長要扮演父母、老師、輔導員的角色,更要24小時全天候照顧8個小孩。

「正家長要照顧8個小朋友,當中各人有不同成長背景及經歷,可能有情緒性格問題要特別照顧,正家長的工作其實很吃力。」陳虹秀指,兒童之家內另有代家長(又稱副家長)在正家長放假時代更、有廚師負責煮三餐、社工只在某段時間出現,「兒童之家以家庭模式營運,也似一間寄宿學校,家長可在周、六日接小朋友回家,規矩每個家舍自訂。」

陳虹秀說,未聽聞兒童之家發生虐兒案件,但摩擦少不免,例如有小孩覺得正家長偏心,或者不明白他們的需要。她認為,兒童之家的問題在於人手不足,社署實施整筆過撥款後,社署沒有再檢視兒童住宿照顧服務的專業人手編制,是否配合得到服務的需要,部分機構為節省開支,沒有增加前線人手。此外,她稱,近年兒童之家不斷被轉介收容有較嚴重情緒或行為問題的小孩,因家長不願他們入男、女童院怕被標籤,結果令沒有社工長駐的兒童之家出現錯配,問題也因而衍生。她建議政府增加前線照顧人手比例及專業編制,以及制訂兒童住宿照顧服務的長遠規劃。

社署發言人回應,一般而言,當個案社工得悉性侵犯事件後,會即時採取適當行動保障兒童的安全,並按兒童及其家庭的需要安排服務,例如向警方舉報、安排醫療檢查、為兒童安排其他照顧方式等,並且會轉介兒童/及其家庭接受臨床心理學家的評估及輔導,以及持續檢視有關家庭的情況和提供適切的服務。 社署指,會嚴肅處理每宗兒童性侵犯事件,就有關事件作出檢討及監察機構落實其改善措施的情況,以保障兒童於家舍的安全及福祉。如機構持續未能符合社署的規定,社署可扣撥或終止其津助撥款。

早前發生在兒童之家的女童性侵案,因事主母親挺身而出,令外界關注兒童之家的安全。翁維愷攝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