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爺爺嫲嫲14天家居隔離:醫療需要未獲部門跟進 要求買手機卻沒來電 完了才獲CSI口罩 


武漢肺炎疫情持續,港府於2月8日推出強制家居隔離措施,要求從中國大陸入境人士接受14天強制隔離。截至3月16日的數字顯示,全港有24,652人正接受家居隔離。記者的爺爺嫲嫲,於2月22日至3月6日期間,是接受家居隔離的人士。

爺爺陳伯(化名)現年90歲,與太太(化名陳婆婆,86歲)是香港人,退休後居於深圳,但陳伯年長多病,需定期回港覆診。五、六年前起,陳伯因為前列線炎需要長期使用尿喉,每兩星期要過關到北區醫院/石湖墟賽馬會診所換尿喉。最近一次,陳伯原定於2月17日換尿喉,結果只能改期在強制隔離後,前後延遲了三個星期。

陳伯和陳婆婆2月22日到達香港後,已即時向關口職員表明有盡快換尿喉的醫療需要。隔離期間,陳伯家人先後致電民政事務署、衛生署查詢有關安排,但等候回音不果,結果要在隔離第六日,家人直接到診所才成功改期,終安排在3月9日(結束隔離後第一個工作天)換尿喉。

兩老沒有手機,關口檢疫人員要求家人為陳伯買手機,以便聯絡。家人於是花了400元買部最便宜的Nokia手機,並將電話號碼告知檢疫人員,兩老才獲放行。不過,整個隔離期內,陳伯的Nokia手機只響起過一次,那是財務公司借貸推銷。政府人員每次都只是致電陳伯家人,而家人並非時刻在陳伯身邊。陳伯家人在隔離結束當日,向「居家抗疫」技術人員查詢,為何每次都只致電家人,獲告知技術人員未有從衛生署得到陳伯手機資訊。

隔離期間,檢疫人員要求兩老每日「打卡」三次,即以手帶輕觸政府派給他們的智能手機(政府稱之「居安主機」),打卡成功的話,會見到手機顯示「record submitted」。然而,自隔離第8日、第9日起,陳伯、陳太的手帶相繼未能打卡。陳伯家人其後向「居安抗疫」技術人員提起這個情況,對方表示:「係啊......嗰手帶有時有少少問題,我哋追蹤到架,有問題會打俾你。」

隔離結束後,衛生署人員前來回收電子手環及「居安主機」,送上5個CSI口罩。但在開始隔離時,檢疫人員並無給予兩老口罩。衛生署職員只提醒,二人在家應戴口罩。

陳伯陳婆婆14日家居隔離日記

2月22日 Day 1

陳伯原定來港換尿喉的日子已過(2月17日),惟見疫情持續、港府將繼續實施強制隔離措施,決定2月22日來港,怕再不換的話尿喉破損。陳伯與太太經深圳灣口岸抵港,兩老沒有手機。在港親人接獲關口檢疫人員電話,表示必須要為兩人購置手機,以便電話聯絡。陳伯家人為兩老買了一部不能上網的400元Nokia手機及電話卡,並將號碼在電話告知政府人員,人員其後才放行二人。家人在電話中,有通知關口政府人員,陳伯需要換尿喉及覆診,因為已經遲了5天,擔心尿喉有機會因堵塞而漏尿。關口人員著陳伯家人有任何需要,就聯絡民政事務署。

根據每位接受隔離人士獲發的「受家居檢疫人士的指引」,如有需要,可以聯絡當區民政事務署,由社署派員協助,包括供應和送遞膳食、供應日用品、給予財政援助、照顧長者等。

「強制檢疫須知」列出了社署可以提供的六方面協助。

陳伯夫婦離開深圳灣關口後,乘的士回到親人家中,於晚上7時許到達。他們的手腕位置戴有白色手帶,腳上綁了電子手環。當晚,陳伯家人致電民政事務署,查詢有關陳伯需要換尿喉的安排,對方表示有關的醫療需要應致電衛生署。家人於是致電衛生署,職員則指要與診所聯絡,亦提及可能安排社康姑娘上門,但又說外訪者不得入屋;又或書面批准陳伯短暫外出。其後,衛生署沒有再來電跟進。

陳伯的(左)手帶、(中)繫在腳上的電子手環、(右)政府提供的「居安抗疫」手機。

2月23日 Day 2

中午12時左右 ,「居家抗疫」技術人員打電話給陳伯家人,而非陳伯的新手機,教導兩老用手帶輕觸「居安主機」(政府提供的智能手機),成功的話會見到手機顯示「record submitted」,一日要早、午、晚「打卡」共三次。「居安主機」必須要長期插電,並有GPS功能,會接收在腳部的電子手環的訊號,如兩者距離太遠,「居安主機」會顯示「距離太遠」的警告。

陳伯家人向技術人員表示,如家裡無人,兩老不能完成這個動作,對方稱:「唔記得都唔緊要,因為腳有腳環(電子手環),有訊號自動畀到我哋,見到喺屋企都OK嘅。唔記得都無乜所謂,你哋可以提一提。」但沒有解釋,既然可自動追蹤為何又要「打卡」。

陳伯有長期病患需要食藥,包括高血壓、糖尿病、氣喘等,但藥物即將服完,原定2月14日到北區醫院取藥。陳伯家人於是致電衛生署,獲回應指家人可以代領藥,並表示好多家居隔離人士都面對這個情況,建議家人自行打去北區醫院查詢安排。衛生署職員又提醒,陳伯二人在家都需要戴口罩,而且家人與他們近距離相處,要注意衛生、勤洗手。

每名接受家居隔離的人士,都獲發指引。

2月24日 Day 3

陳伯家人致電北區醫院,惟因線路繁忙未有人接聽,於是留下聯絡方法。

2月25日 Day 4

北區醫院來電,表示因為逾期未有取藥,需要等醫生重新開藥單。

同日,「居安主機」顯示陳伯夫婦失聯、「距離太遠」,但手機位置沒有移動過、一直連接電源,而且二人打卡後依然顯示狀態為「失聯」。全日沒有人來電查詢陳伯二人是否在家。

自家居隔離第4日開始,「居安抗疫」手機顯示用家失聯、距離太遠。

2月26日 Day 5

北區醫院再來電,表示藥單已開。

「居家抗疫」政府手機仍然顯示二人失聯、「距離太遠」,不過打卡會顯示「record submitted」。

「打卡」成功時,會顯示「record submiited」。

2月27日 Day 6

陳伯家人從北區醫院成功取藥,並因為未有收到衛生署就換尿喉安排的跟進,於是自行前往石湖墟賽馬會診所,表示因家居隔離至3月6日結束,更改換喉日期為3月9日。

2月28日 Day 7

陳伯手機一度響起,電話號碼是「34230XXX」,惟未來得及接聽,之後再無人來電。網上搜尋該電話號碼,顯示為財務公司提供借貸的電話。

陳婆婆因配戴電子手環感到不適,腳踝上方有瘀痕。

2月29日 Day 8

陳伯的手帶未能打卡,即是以手帶輕觸政府手機時,沒有反應;但陳婆婆成功打卡。

3月1日 Day 9

陳伯與陳婆婆的手帶均未能打卡。

3月2日 Day 10

沒有打卡,沒有來電,沒有家訪。

3月3日 Day 11

沒有打卡,沒有來電,沒有家訪。

3月4日 Day 12

因為不慎關掉「居安抗疫」手機充電電源,手機於下午5時左右關了機。隨後於晚上約7時半,有人致電陳伯家人(非陳伯個人手機),指出「居安抗疫」手機收不到訊號,陳伯家人隨即重啟電源,並向對方提到這幾天未能「打卡」的情況,對方稱:「係啊......嗰手帶有時有少少問題,我哋追蹤到架,有問題會打俾你。」手機重啟後,顯示正常。

3月5日 Day 13

沒有打卡,沒有來電,沒有家訪。

3月6日 Day 14 

沒有打卡,沒有來電,沒有家訪。

3月7日 結束家居隔離 

3月7日凌晨,兩老14天的隔離完畢。「居家抗疫」技術人員於早上來電,表示會有人來回收電子手環,但如感到不適可以自行拆除。關於未能「打卡」,該人員表示不要緊、「有時係咁」。

3月8日 交還電子手帶

衛生署外判人員駕車來到樓下,回收電子手帶及政府手機,職員掛有證件以茲識別。交還後,職員送出CSI口罩5個。這是兩老首次收到政府的口罩。

交還電子手帶後,兩老共獲贈五個CSI口罩。

3月9日 換尿喉

陳伯因為家居隔離,延期三星期換尿喉。眾新聞向衛生署查詢,基於甚麼原因未有安排社康姑娘上門換喉,或批准病人短暫時間外出到醫院。署方回應指,對個別個案不作評論。眾新聞又詢問,署方為何在結束檢疫後才派發口罩,而非在開始隔離之前?接受隔離人士在家期間是否應該戴口罩?衛生署僅稱:「在檢疫期間,本署衛生防護中心人員會提醒受檢疫人士要注意維持良好個人和環境衞生,包括戴上口罩。」

衛生署亦指:「為確保受檢疫人士留在家中接受檢疫,政府人員會透過突擊檢查、致電該人士、利用手機進行實時地點分享以及電子手環監察受檢疫人士所在位置等措施,確定接受強制檢疫的人士留在居所。」

至於手帶未能「打卡」的問題,眾新聞向資訊科技總監辦公室查詢,惟對方表示對個別個案不作評論,指「政府人員會參考系統接收到由手環及手帶發出的訊號,去確定接受檢疫人士身處的位置。如有懷疑,會致電接受檢疫人士以作確定。此外,政府人員亦會透過突擊檢查,確定接受強制檢疫的人士是否留在居所。」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