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英國達爾文式抗疫下的不負責任觀察


武漢肺炎肆虐,英國達爾文式的抗疫方法惹來非議,尤其在華文世界媒體,更是批評得個體無完膚。筆者去年開始在倫敦工作,近距離觀察武肺下的英國社會,不少朋友紛紛WhatsApp問候,當中以「鬼佬本身點睇武漢肺炎?」「夠唔夠口罩?」「鬼佬點解唔戴口罩?」「有冇被人歧視?」「點解Boris Johnson咁癲?」「有冇諗過撤退?」等問題最為常見。先多謝朋友們關心,在解答(當然非標準答案)眾多問題的同時,亦順道寫下數個月以來的觀察,作個大時代下的小印記。

英國首相約翰遜欲推「群體免疫」(herb immunity)的抗疫策略,受到廣泛質疑,華文世界媒體更批評得體無完膚。美聯社
 

「鬼佬本身點睇武漢肺炎?」

大概在農曆新年前後,我曾與幾位英國同事討論,其中一個大呼「唔驚」的同事如是說:「每隔幾年都總有『新嘢』要擔心架啦,例如咩伊波拉病毒、中東呼吸綜合症、豬流感之類,仲要每次都好『巧合』咁撞正政治大事件,例如特朗普當選、英國脫歐,係有心人轉移視線啫。今次武漢肺炎撞正香港示威,成件事咁明顯,所以有咩好驚?」聽到過後不禁莞爾,我「好奇」追問:「如果唔驚,咁你會唔會敢去武漢或者湖北先?」同事答:「如果有錢搵,why not?」明白了,真係「駁都廢膠事」。但近來閱讀在BBC、Guardian、Independent等媒體的Facebook留言,陰謀論的支持者大有人在。當然不是每個英國人皆是如此,亦有可能陰謀論者特別活躍於網絡,卻也著實反映部分人的心態──輕視、嗤之以鼻。
 
不過,意大利大爆發、歐洲多國陸續封城後,可能是「燒到埋身」,終於有點警覺和戒備。意大利朋友A如今出入只坐Uber,不敢再乘搭Subway;法國朋友B與家人多談論後亦開始擔心,表示希望回國陪家人,英國人朋友C伴侶是台灣人,天天被「洗腦教育」,現在積極四出尋找物資……

「夠唔夠口罩?」「鬼佬點解唔戴口罩?」

這張照片攝於3月11日,走在倫敦街頭,大多數人都沒有戴口罩,戴了口罩的多半是亞洲面孔的遊客,例如在圖左自拍的女士。美聯社

武漢爆發初期,身為經歷過沙士的香港人,為自己買入兩至三盒口罩,是理所當然的,不過在當時已經買來不易,一來是中國大陸、香港、台灣等地需求甚巨,在英華人紛紛寄口罩回家鄉應急,二來在英國的市面,口罩的流通量根本不高。
 
至於洋人不戴口罩,不少人歸因於東西文化差異,但文化不是DNA式內置。要培養和建立某種社會習慣,必然是社會集體經歷過大事件或是傷痛,才會成事。印象中,沙士前香港人也沒有戴口罩的習慣,戴上之後難免異相,經歷過沙士的痛,香港、台灣社會方建立新的規範。當時香港有1,755宗病例、299人死亡,受感染醫護人員多達386人,付出沉重的代價。這場血的教訓,讓香港人無法忘記(中了「官」狀病毒的林鄭月娥班子除外),亦因如此,當眼見中國大陸勢色不對勁時,才會如此緊張,馬上要求政府封關,同時採取民間自救,台灣更成立中央流行疫情中心,集中指揮。
 
至於歐洲,意大利、英國當時分別各只4宗病例,並全部痊癒,死亡率是零,試問又怎會有任何集體經驗,對今次同樣來自「遙遠東方」的病毒感到恐懼呢?(待續)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