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講多無謂 打波最實際


工作上遇上一位被外界視為宅男的後生仔,花了足足一年的時間都接觸不到他:無論電話、whatsapp甚至寫信等統統都不回覆。直至有一天筆者心血來潮,在康文署訂了一張乒乓波枱再問他「打唔打波」,他依然音訊杳然,但在開場之前15分鐘終於「蒲頭」。

插圖來源:dribbble.com

就這樣我們兩人一路打波一路「吹水」:由英超西甲、本土美食、以至他月前隻身去日本旅行的所見所聞,天南地北無所不談,惟獨不提的,是有關他思覺失調的病情。

自我反思過後,筆者也明白為何後生仔一直在避開我。皆因初次,亦是唯一的—次我們的見面,是一年前在醫院的禁閉精神病房:當時是想安排在他出院後接受日間訓練,再遂步過渡至公開就業。

其實後生仔並未準備好接受培訓,這一切只是主診醫生、職業治療師與社工共同協定的安排,從沒有認真諮詢他的意見。因此出院後,他一直拒絕覆診並接觸與醫院相關的人士,而筆者也被視為由醫院委派的使者(雖然事實並非如此),一併到來監管他。

正正因為這個原因,筆者在這次見面並未有談論其病情,又或者有關覆診的事;反而希望透過實際的康樂活動,讓他與外界有多點接觸。

記得有位退休的社工教授說過,個案與輔導工作,很多時是「行動好過齋talk」。與案主一起做一些活動,例如打波、睇戲、以至行公園等,較留在冷氣房做面談,效果可能更佳,這一點筆者一直認同。因為在自然的環境與氛圍下,案主心情會放鬆一點,更能夠輰所欲言。

曾經聽到一位社工督導如是說:個案工作,要在面談室做10節丶12節治療 (therapy) 才稱得上專業,其餘如家訪或打波等,並不能算是輔導活動。不過,筆者相信「說話」同「行動」同樣有價值,主要還是視乎案主的意願:他們覺得怎樣的形式才感到安心舒服;兩者之間,並沒有高低之分。

另外,透過過住的實戰經驗,也讓筆者體會到打波或其他運動,除了有助打破與案主之間的隔膜,也可以提升他們的情緒。

套用專業術語,同案主一起打波,也可以好therapeutic!

本專欄逢星期三更新。如想了解更多有關精神健康的故事或資訊,歡迎到壹元坊面書專頁瀏覽 。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