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珍寶結業 海洋公園的下場?


作為定期幫襯珍寶海鮮舫的顧客,對近年不時傳出珍寶「執笠」 的消息都不太陌生,但本月初看到其正式結業的新聞, 也確是有點神傷。珍寶承載了不少香港人的集體回憶,大門的金龍、 宮庭式壁畫、龍椅、電影《食神》 經典一幕薛家燕坐係龍木椅上大嘆黯然銷魂飯的美味, 以至前往珍寶那段駁艇的風情, 理應可以是近年流行本土經驗的上佳「打卡」及流連地, 但卻終於走入死局。

珍寶近年糾纏於經營不善及錯誤定位,專做遊客生意的畫舫, 客路亦由歐美客轉至內地旅客為主。珍寶能會否劫後重生, 以另一種本地價值重現,暫未有定案, 但筆者想像到與珍寶同為香港地標的另一「兄弟」: 海洋公園,大有機會步上珍寶同一下場的可能。

年齡相差三個月的兩兄弟

那是香港經濟開始起飛的年代,1976年10月19日, 珍寶海鮮舫開業,星光熠熠,三個月後,即1977年1月10日, 在小島南端另一地標海洋公園亦正式開幕。自此, 珍寶與海洋公園這對年齡僅相差3個月的「兩兄弟」, 頓成這個城巿一時佳話,也成為遊客到訪香港, 見證其由漁港演變成金融城巿的一項指定「串燒」行程。

今次結業的「珍寶王國」,其實由三艘畫舫組成,即珍寶海鮮舫、 太白海鮮舫、海角皇宮; 寫有三個畫舫名字的駁船碼頭現仍可見於香港仔魚巿場的海傍。 畫舫的歴史可以追溯廣州沿海的「歌堂躉」, 即提供唱歌吃喝的宴會船隻,20年代開始在香港仔避風塘出現, 並由「水上人」經營,50年代時更有達十多艘, 並以商人王老吉經營的太白海鮮舫最聞名,由於生意日隆, 王老吉再集資籌建現今的珍寶海鮮舫。

珍寶海鮮舫見證打不死

珍寶海鮮舫的命途多舛,也見證當年的那份打不死。原本在1971 年開幕前6日因工人燒焊不慎燒著裝修,引發四級大火, 整船嚴重焚毁至34死42傷,王老吉無力再投資下去, 珍寶業權售予賭王何鴻燊及鄭裕彤手上,按報導當年再斥資達$ 3000萬港元重建,才造出現今充滿古代宮庭特色、 富麗堂皇佈置的珍寶海鮮舫。至80年代,珍寶收購太白及海角,「 大一統」畫舫的天下,展開為期約20的光輝歲月。

 

SARS過後自由行內地旅客湧現,珍寶掙扎及扭曲求存, 希望做到既創新又能融合中西的面面俱圓。(EYEPRESS)

與香港的歷史軌跡相若,回歸後的珍寶亦開始「迷途」,雖則仍有「 老外」的歐美旅客到來感受漁村風情及吃吃港式點心,而SARS過後自由行內地旅客湧現,珍寶掙扎及扭曲求存, 希望做到既創新又能融合中西的面面俱圓。

SARS後賭王兒子何猷龍執掌新濠國際,為扭轉珍寶的營運,曾斥資3500萬元希望將珍寶變身為主題公園的海上景點,如法式紅磨坊引入歌舞,頂層更設西餐廳酒吧,希望為這個英女皇伊利沙伯二世、影星尤伯連納及湯告魯斯也曾到訪的食肆,重身注入動力,但終極生意麻麻,「 變身」不成卻「變頽」,西餐收檔離場,珍寶繼續其中餐營運, 業界指近十年珍寶的八成客源都是內地旅客。

具本土特色港人不認知

筆者近年定期都會幫襯珍寶,一來是貪其食客不多、用餐環境「 唔駛逼」; 二來是發現不少土生土長的香港友人,也未曾到訪過珍寶的畫舫, 故常借機到此用膳,留下開心回憶之餘, 亦同步親眼見證這個佈置別有一番特色的畫舫,生意凋零的一面。

去年底筆者才到珍寶光顧蛇宴,一席只是約3000多元, 印象深刻是宴席豐盛,但全個畫舫當晚卻只有幾枱客,人流稀少。 另訂了1月底大年初一的晚宴,亦在1月中時收到酒樓方面通知要取消的安排。

回看珍寶的經營,筆者感受是說得動聽是其運作有點「佛系」、 無為而治等客到,說得難聽一點是「經營不善」, 如斯特別及具有本土風味及歷史價值的一艘畫舫,近年仿如跌入棄置 MODE,最愛遊玩甚至愛看各地本土特色的港人, 都不太認知珍寶的存在及特色,著實是十分可惜。

近日因武漢肺炎疫情,倘大的園地儼如一個死城。(筆者提供)

回看珍寶執笠,筆者想起其「窮兄弟」海洋公園, 近日因武漢肺炎疫情,倘大的園地儼如一個死城, 這位窮弟弟己連續五年蝕錢,每年都蝕2至6億港元不等, 最近更要向政府攤大手板,一次過取106億元的資助。

始終,珍寶王國是一項商營的項目,營運不善可以結業( 也盼區議會可以出手助保留畫舫, 再重訂合作機制令民間可以活潑地協助珍寶「重生」,走上新途)。 然而,長期定位不清至營運不良的海洋公園, 如仍依賴內地旅客維生,又卻不能給到訪的內地客任何「新鮮感」, 根本無以經營下去,何不妨趁此危機好好反思, 轉身尋求一條可持續的出路,否則極大可能會終極走上珍寶的下場。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