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疫症蔓延時 院舍禁家屬探訪 婆婆:唔探老公,又做唔出;嚟探,又畀人話


武漢肺炎疫症蔓延,院舍謝絕外人探訪,連家屬都不歡迎。不過,79歲的周婆婆仍堅持每日到區內一間安老院,探望長住院舍的83歲丈夫,「就算寫字樓啲小姐鬧我都好,我都面皮厚啲,照嚟探佢。(如果)唔係呢,佢成日喺度喊呀。」

下午3時許,周婆婆右手撐著拐杖,左手提著兩個膠袋,一拐一拐,緩緩步入院舍。

周婆婆的丈夫今年83歲,早年身體機能逐漸退化,不良於行,自理能力差,她也年老體弱,無法獨力照顧老伴,唯有交由安老院護理。每日下午同樣時間,獨居於廣福邨的周婆婆都會搭巴士來同區的安老院,帶些茶點給丈夫,風雨不改。

武漢肺炎肆虐,院舍謝絕探訪。周婆婆仍每日探望丈夫,不時聽到冷言冷語。

(院舍人員)有一次話我:你又嚟?我話:佢喊呀,我唔嚟佢喊。佢話:佢喊,你攞返屋企囉。講埋呢啲說話……我一個人,佢(丈夫)又行唔到路,屙屎屙尿又要包(尿)片,我一個人點照顧到佢?

多間安老院都貼出告示,表明暫停所有探訪活動。吳婉英攝

周婆婆知道老伴住院舍苦悶,疫情爆發前,她間中會帶他回家過周末,當「度吓假」,「啲仔嚟幫手(照顧丈夫),佢就開心啲。」疫情爆發後,院舍建議院友避免外出,周婆婆亦不敢帶丈夫回家。

此外,周婆婆指丈夫肩、手麻痺,雙腳行不動,過往她間中會帶他去針灸,但院舍近期不批准,「(院舍人員)話出面好多菌。」周婆婆坦言,一旦丈夫不幸染病,她亦擔當不起,「你叫我湊佢返屋企,我就死得啦。」

佢而家喺(院舍)度吽,又出唔到去,好慘,好唔開心,所以佢見到我,成日喊、喊、喊。

周婆婆每日下午的探訪,是丈夫僅有的慰藉。這天,她帶了一袋香蕉和一袋包點,給丈夫及其「鄰居」當下午茶,「佢隔籬有個伴嘛,大家同病相憐,好慘㗎。佢(院友)就行到路,有時可以照顧吓佢(丈夫),有時候可以講吓、大家溝通吓就好啲,屙屎屙尿唔見姐姐幫佢清潔,佢又幫佢叫佢嚟清潔啲大便。」

周婆婆說,她偶爾因錯過巴士而遲到,丈夫亦非常難過。「有時班巴士走咗,一等要等成4、5個字……佢等唔切呢,就話:我喺度等你呀。佢好唔開心,就喺度喊,又係好慘。所以見到佢咁慘,我唔嚟探佢,又做唔出;嚟探呢,又畀人哋話。好艱難。」

周婆婆帶了香蕉和包點給丈夫及另一院友當茶點,「我自己都好慳,唔捨得食。」吳婉英攝

較年輕、行動自如的院友相對幸運,院舍容許他們落街散步吹風。

記者在院舍門外觀察了3、4小時,目睹58歲的阿包獨自出入院舍不下5、6次。他幾乎每次是在院舍對出200米範圍內逛一逛,不消幾分鐘就回到樓上。問阿包是否覺悶,他不承認,自稱孑然一身,向來無人探訪,故院舍禁止訪客與否,對他而然沒有分別。

阿包以前當警察,因為中過兩次風,所以提早退休。阿包早年與前妻離婚,雖然有子女,但都在外國讀書,他入住院舍4年,甚少有人來探訪。

被問到平日在院舍有什麼活動,阿包只數得出「睇電視」。他表示,以前會跟院友打牌,「但有人牌品不好,打打吓發脾氣,後來就冇打。」他續說,大多數院友的活動能力有限,他是院舍內較年輕的一個,亦是少數可以自行沖涼的人,跟他一樣行得走得的院友,尚可出街「食枝煙」、「抖吓氣」,但好些院友「冇記性」,記不到院舍大門的密碼,或者認不到回院舍的路,院舍完全不容許他們外出,他們除了看電視,就沒有其他事可做。

記者所見,阿包每次落街都沒有戴口罩。他解釋,院舍有提醒他出入戴口罩,也可給他口罩,但他為求方便不會戴。院舍隔一個鋪位,有一間大超市,院舍門外人來人往,但阿包表示不擔心染疫,「要死都係要死。」吳婉英攝

另一名50出頭的院友何先生,同樣沒有戴口罩就落街。他向記者表示,疫情爆發早期,院舍較為緊張,不准他們外出,近日才稍為放寬,他一般每日落街兩、三次,主要是吸煙,故不戴口罩。

何先生指,疫情爆發前,「有教會嚟唱吓歌」,他家人也不時來探訪他,現時院舍謝絕訪客,他改用電話與家人溝通,他覺得影響不大。

疫情下,他在院舍有什麼可做?「睇電視囉,不嬲都係。」可覺得苦悶?何先生說,他年輕時好煙好酒,故中年中風,一度半身不能動,他有一段時間不能落床,情況甚差,故入住院舍。經過物理治療後,他逐漸恢復活動能力,可以拐杖助行。何先生笑言,院舍生活淡而無味,他初期非常不習慣,「簡直係想逃走」,「好似啲通粉,夜晚10點幾已經煮好,擺到第二朝(凌晨)4、5點就翻熱,你都未食過,啲通粉『淋』到爛開,又冇餸,得少少腸仔,係腸仔片。都係咁㗎啦,住住吓就慣。」

何先生表示他不缺口罩。他有時沒戴口罩就出外放步、食煙,不時獲途人送贈口罩,累積有十幾個。他指,院內約半數長者會戴口罩,但他一般都不會戴,「我唔得㗎,戴得耐會唔舒服。」吳婉英攝

本身是社工的工黨立法會議員張超雄估計,受疫情影響,院友被隔絕、無法與外界接觸的情況嚴重,他亦希望了解具體情況,但他收到的求助個案不多,似乎是不少家屬已接受現況。

有一個患認知障礙症的長者個案,院舍不准家人與長者直接接觸,家屬只可以隔著個窗口遙望長者、「打個招呼」。家屬向他反映,擔心長者的記憶力會進一步衰退,「會唔會漸漸連屋企人都認唔到?因為太耐時間冇去探。」張超雄語帶無奈說,他曾經問家屬,是否需要他們幫忙去爭取什麼,「佢都話,唔緊要啦,算啦。」

張超雄另收到一個患柏金遜症的長者個案,他原本入住的院舍嚴格禁止探訪,家屬要求視像探訪,院舍亦未能配合,家屬最終決定將長者接回家中照顧。

張超雄表示,部份院舍提供視像探訪安排,算是疫情下較佳的措施。美聯社圖片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