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嚴重被高估的強國——柏林防疫一周回顧


【撰文:a.Tam】

3月15日(星期日)柏林 

在市內走動,街道空空如也,週日跳虱市場臨時取消。鐵路一點都不擠迫。
 
原因簡單,對上一星期開始,政府頻密報告防疫進展,以及呼籲民眾多洗手與保持距離,不用搶購糧食和廁紙,並大派定心丸聲稱國內備有足夠醫療裝備及藥物。上星期中,中小學幼稚園已向家長預報,會分階段停課。 
 
上週末之前是什麼境況呢?疫情開始爆發時,德國主流意見認定這是一種新型流感,所謂疫情,就只不過是在那個很遠很遠的亞洲「他們的事」。就算意大利爆發,都是這個窮親戚倒霉,意大利政府不滯而已。很多人覺得「疫情」是新聞報道上的資訊,有一點事不關己的態度,頻洗手只是對國家衛生當局呼籲作象徵式的回應。 
 
大概是三月初,電視上還看到衛生部的專家呼籲民眾不用戴口罩,並且特別點明這裏不是中國和日本。德國是資訊流通的地方,從新聞報道上他們都應該知道這是呼吸道感染的疾病,若是他們有一點思考的話,除非這是新型手足口病,防疫豈會只是洗手呢?
 
3月17日(星期二)柏林 

乘客疏落,幾乎一個人可佔用一整個車廂。照片由筆者提供

全市停課第一天,上班時間九點左右,S-Bahn乘客疏落,也自覺地保持距離,反正座位多的是。平時最繁忙的轉車站 Friedrich Strasse 也水盡鵝飛,情況有點像除夕倒數過後的大清早,人們還未起床而市況冷清。 
 
值得一提的是,德國的公共交通設計都是由乘客要自行開門上落,今個星期開始,德國鐵路改為到站後自動開門(應該是司機手動操控,所以還有不少車門是沒有打開),以減少乘客接觸開關掣時的交叉感染。由於德國鐵路承辦柏林連接近郊的路線,有部份乘客受惠於新措施,至於在市中心內行走的地下鐵,目測有不少人隔着紙巾或外套按鈕,以避免直接接觸門掣。
 
3月19日(星期四)柏林 

訂購的口罩終於到手,第一天戴口罩出街(因為還要上班)。當然有人帶着奇異眼光把我掃描一番,但總算沒有遇上種族歧視襲擊(語言或肢體上)。下班途中有個乘客走向我並展示他的記者證,還有可否給他拍照。 問:「…」我:「Hm?」英文:「Do you speak German?」我:「a little bit.」 然後問也不用問,他便繼續全英語問我可否讓他拍照。最後我拒絕了他。

被認作是遊客本來是家常便飯,但作為這個城市的持份者(所以討厭被標籤為「英文人」),我有莫名的憤怒。我知道這個記者要拍攝的就是所謂: 亞洲人在柏林/歐洲戴口罩的獵奇色相。在德國第一宗武漢肺炎個案至今,已經差不多兩個月,疫情和國際形勢洗牌速度之快,一個本地記者仍然將「戴口罩」、「亞洲人」對號入座為「他者」,抱着「他們絕對不能融入德國」的成見,可見他們思想有多「鎖國」。就是這些自由國家的二元世界觀,阻礙民眾獲得各方資訊而作出正確選擇。

3月19日走在柏林街道上,戴口罩的人聊聊可數,這位戴上口罩的女士是德國人抑或其他歐洲國家遊客,不得而知。美聯社

德國的專家和媒體不斷宣傳戴口罩不能減低感染風險,而沒有根據各自專業去解釋或探究何解肉眼不能見的病毒,只會透過物理接觸,例如皮膚,才會感染?流感就是能在空氣中(透過飛沫)傳播,那為什麼這種一直被他們認定的新型流感會是例外呢?另外,正因為他們籠統的世界觀,把中港台澳的疫情數字混為一談,未能更加準確梳理預防和控制的實際操作,以及民間自發防疫的成效。

德國的疫情刺破了這個歐盟領袖被過度吹捧的真相。不過,令人覺得反智的是,這個國家的人民也被世界對德國的讚美催眠到只會「聽黨話、跟黨走」。喜歡守法、依從指揮,白白糟蹋了他們有言論 、思想和批判思考的自由。德國有些州份已經實施宵禁,這個措施會否全國實行,根據星期五的官方消息是「且看看這個週末民眾表現如何」——即是要考慮他們會否自覺地在公眾場合保持1.5米社交距離,政府這個準則未免有點兒戲,如果他們是認真的話,那麼,德國人星期六會不會集體大龍鳳(時刻保持社交距離)以換取個人行動自由,還是乾脆來個末日派對迎接全國宵禁呢?

3月20日上午7點半,柏林近郊的火車車廂幾乎空空如也,一位乘客用頸巾摀口。美聯社

整體來說這裏的人是幸運的,雖然政府反應慢,但民選政客最終都要向選民負責,(迫)令政府投放資源防疫及協助國民渡過經濟難關。可喜的是,剛剛過去的一周疫情變化得快,德國政府反應開始加快,一場疫情,一個口罩,是個人也是政治。大家都努力在逆境中求存,既然彼此都有共同願望,就希望大家都能笑到最後,除罩相擁。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