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武漢肺炎大爆發】章立凡評北京逐美記者:做法意氣用事 可能對中共自己很不利


中國歷史學者章立凡接受《德國之聲》訪問,談到近期的中美關係時指出,中國政府驅逐美國記者,是拿記者泄憤,又指現在中美經濟相互依存度很高,如果把中美關係搞得完全脫鈎的話,可能對中共自己很不利。

章立凡稱,覺得中國的做法有些意氣用事,但是這也符合領導人的性格,「特朗普總統上台時我就說過,今後中國、美國與俄羅斯將有三位很有個性的領導人。特朗普上台後,中美的博弈就一直沒有斷。去年中美貿易戰,實際上中共也是慘敗,讓中共積了很大的怨恨。但為了中國的經濟不至於崩盤,中國一直跟美國維持相對低調的關係」。

他續稱,這次主要是因為中共的宣傳戰略出了一些問題。中國想改變自己的國際形象,把自己從疫情的發源地及輸出國,極力宣傳成全球抗疫領導者。實際上,中國政府現在反過來向世界各國推廣中國智能跟中國經驗。這個做法也包括在宣傳戰上,把疫情發生的責任推給美國,於是就有關於武漢軍運會的說法。但是這個說法站不住腳,從整個宣傳戰略看,中共發言人想迎合領導人的想法,但他忘記自己的官方身份。這種事件你以半官方的方式說說也就算,但他以官方身份做出這種說詞,就把美國惹惱。所以現在口水戰就開始,但我不覺得這個事情會進一步導致中美脫鈎。

章立凡說,前一段時間,美國要求中國官媒按照外國使團來登記並限制他們的人數,中國沒有很快回應,而是到最近中美之間由於疫情的問題引發口水戰後才回應。特朗普講了「中國病毒」後,這個說法很可能激怒中共領導人,所以北京採取驅逐美國記者的辦法。我覺得現在中美經濟相互的依存度還是很高,所以如果中國一時意氣用事,把中美關係搞得完全脫鈎的話,可能對中共自己很不利。

中國禁止《華爾街日報》、《紐約時報》及《華盛頓郵報》的記者在中國香港和澳門從事新聞工作。

他表示,現在中共可能有些想法,一個是認為國內的疫情受控,然後美國與西方國家疫情正在蔓延。再者,認為自己在恢復生產方面抓到先機,正好西方最近股市崩盤,所以中共認為這是機會,因為世界的供應鏈可能會在下一階段靠中國。中共認為他還能維持自己的世界供應生產地位,保住一部份的全球供應鏈,所以擠壓美國。他以為自己現在有了些底氣,所以做了這個舉動。

章立凡說,但是,這個舉動實質上對中共未來的傷害比較大,因為如果中美關係進一步惡化,媒體跟外企可能都不願意留在中國。當新聞自由沒有時,對中國國內的監督也沒有,這樣的國家是不安全的國家。「我想,這一點中共自己還沒有想清楚就出手了。未來如果中美脫鈎的話,我覺得中國的經濟會受到比較大的影響,這會影響到中共自己的財政跟稅收,所以經濟可能還會進一步下滑」。

章立凡認為,中美關係暫時不會有大的改變,儘管兩國的關係可能進一步走向類似於冷戰的階段。但現在看,中國還沒有辦法像前蘇聯這樣組成自己的軍事集團,以及組成一個跟西方平行的市場。「一帶一路」的市場受到疫情的衝擊也很嚴重,所以從軍事上跟經濟上,中共還沒有做好跟美國徹底脫鈎或對抗的準備。在這種情況下,我覺得有可能中美在G20網絡峰會中,有機會緩和關係。

被問到中國新聞自由空間越來越緊縮,以及多名外國記者被中國驅逐出境,會否影響到國際社會對中國的了解。章立凡表示,這不至於受到太大的影響,現在畢竟是互聯網時代,所以中國人在自媒體發言,還是有一定情況可以透過管道披露出來,中共也不太可能做到消滅所有的自媒體。

他說,但是中共這樣做,令自己的國際形象變得非常壞,體制內可能也有一些人不同意眼下這種作法。所以,如果中國經濟狀況持續下滑,未來可能也會存在體制內的政治鬥爭或博弈。

我想,信息還是封不住,只是現在沒有了這些西方媒體,中共可能自己更找不到方向。原來可能還有一些西方媒體不管是敲打或批評,而這讓中國對自己行事的判斷還能稍有一些借鑑。如果現在外國媒體都被趕走的話,等於中共自己也變成了聾子與瞎子。我想這種情況只會讓中共對外部世界的認知更加主觀與自信,這種自信最後會害了他們自己。他看不到這些客觀評論的話,對他們自己非常不利。

最後,章立凡說,從現在中國的體制來講,領導人就是喜歡看自己想看的東西,中國的媒體也都是送上一些報喜不報憂的東西給他看,所以才導致這次疫情的失控。一開始欺瞞公眾,最後造成疫情的失控。這就是因為中共對新聞自由的打壓,最後造成的惡果。如果中國進一步透過驅趕外國記者來打壓新聞自由的話,只會使他們對別人的判斷更加不客觀,我覺得這可能會犯更大的錯誤。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