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袁教授勇文衛國 大紫荊指日可待


當全球各國政府都守衛森嚴、嚴控疫情;世界人民又惶惶不可終日,力圖自救自保;香港人又奮力抗疫,人人不暇他顧之際;袁國勇教授,此時此刻,居然與門生龍振邦合寫出一篇企圖振聾發聵的勸世文。

袁國勇、龍振邦在《明報》撰文〈大流行緣起武漢 十七年教訓盡忘〉

文意本來簡單,主題只是直指冠狀病毒天然宿主乃係蝙蝠,再可能在野味市場感染中間宿主穿山甲,經基因洗牌重組,成為新冠狀病毒;而劣質文化之中國人又濫捕濫食各種野生動物,於是病毒乃由動物傳至人類,一場地球世紀大疫,由此而起。

袁龍一文,直指今次大疫之源,固是衛生惡劣的武漢華南海鮮批發市場內野生動物物種交雜,以致病毒洗牌,基因突變;不過,其實,中國人劣質文化才是今次武漢新冠狀病毒之真正源頭。

文章寫得好,論據亦清晰,知識分子之痛陳國民縱欲敗壞,恨鐵不成鋼之急痛攻心,力透紙背。不過,正經八百的文章,在香港,一向滯銷,文章刊出,卻未引起太大注意,惟知識界讚之頌之,稱為耿直真話之作。

不過,不旋踵,作者話有疏漏,於是將文中中華民國改為台灣,已引發注意,又過了幾小時,兩位作者更要撤回文章,於是,一如以往,愈撤愈散愈流通,潑出去的水,不但難收,更滙成大流,引發更多人閱讀、注意、討論。

再下來,是一連串不堪入目的謾罵與討伐,大公報登場狂鬧,湯家驊加入戰團。

秀才遇着強權,一向百辭莫辯,袁教授,唯有單人匹馬,接受深圳衞視訪問,以求平息眾怒。

而文章,已經欲蓋彌彰,越傳越廣了。

於是,坊間抱打不平者有之,讚袁教授有風骨公義有之,貶讀書人不懂人情世故、不識時務有之,痛陳言論自由被扼殺、一國兩制被毀有之⋯不一而足。

無論黃絲藍絲,各抒己見而已。

不過,我卻有完全不同看法,袁國勇,今番是自我犧牲, 曲線救國;此人、此文,將大有可用之地。

EYEPRESS照片

首先,在這紛紛擾擾,全文自保抗疫之時,袁教授,既是病毒學家,又是政府防疫專家顧問團成員,理應爭分奪秒、潛心鑽研、食少事多、一夜白頭;即使幾痛恨國人陋習以致釀成大禍,亦暫時無暇他顧,而且,中國,亦已頒佈禁食野味令(註一)此刻,救人如救火,尚有何閒情閒心寫作文章?

當然坊間已有指出,文章執筆者,乃是教授門徒龍振邦,即使是,我會問,為什麼是此時、此刻,而非疫情稍定之後,才追本溯源,移風易俗、改造國民?

而且,袁國勇,不是一隻純真無邪的小白兔知識分子,他在2003年確認沙士病毒, 2004年獲頒銀紫荊星章,雖然一直潛心研究,但向來身在建制,現仍是中國工程院院士、國家衛建委高級別專家組成員。

直至近月疫情大爆發,袁國勇亦一直以專家身份,兢兢業業、為特區政府提供專業知識,他不如梁卓偉,更不是何柏良,他一直是建制中的良心醫生,他從未曾講過錯話,雖未至於在建制中如魚得水,但亦一直能明哲保身,而且,他,一向不是出頭鳥。

如此這般的背景與修為,在這一個時刻出文、撤文,遂引發我無窮的想像與猜度。

文章直指今次全球疫症,根源在武漢,近日網傳病毒源自美國,乃「毫無實證,自欺欺人」之舉,這個定性,方是文章真諦。亦見這一主調,與中方現時全方位指控美國才是病毒之源的做法,大相逕庭。不過,如此公然逆鱗,不應是一向處身建制、甚至與中方關係友好的袁國勇。

眾所週知,今日疫症為禍至巨,待疫情平息,各國稍為歇息之際,一定要埋單計數,追尋禍端。

疫情之初,流言四起,一說源頭乃是華南海鮮批發市場(説海鮮批發,其實是武漢的野味市場);另一令人毛骨悚然的就是「武漢疾病預防及控制中心」方是病毒洩漏元兇(距華南海鮮批發市場僅280 米),(註二)又或是離上述市場12 公里的中國科學院武漢P4病毒研究所流出病毒。(註三)

國人文化劣質,如果是吃野味,都只是惡劣風俗習慣,但如果真是人工病毒基因編輯,以致釀成全球大禍,中共,必將成全球公敵。

所以,年初起,一連串或真或假的中國人吃蝙蝠野味短片不斷流傳,但是,另一方面,距離華南野味市場不遠的的疾控中心及P4實驗室消息亦不徑而走。於是,基因改造、甚至生化武器之說,亦漸受注意。而且 ,疫症初期,中國雖已通報美國(註四),但中方多次阻止美國專家進入中國調查,連世衛組織到中國查考,亦從未進入武漢野味市場,中國之處理手法,非常啓人疑竇。

今番,袁教授文章明確指出病毒、病源來自武漢,是用自己專業知識背書病毒之源頭,阻截病毒乃基因編輯之說,所以袁教授在撤文之後在被深圳電視台訪問時表示相信自己「比任何人更加愛國」,直接交心,以免再受不明他忍辱負重的暴民圍攻。

現在,中共由外交部至小五毛都踩行Turbo,口徑一致,嫁禍美國,說是去年十月美軍到中國參與軍人運動會時帶入病毒,傳染國人。

美國雖然光火,總統特朗普亦曾還拖反擊,反駁乃「中國病毒」。不過,面對疫情嚴峻,美國確診人數已達26000, 死者亦超過300 ( 23/3/2020數字) ,全國各州,無一倖免於疫情之外,全國上下,無暇外顧,只有全力抗此突如其來的大疫禍與隨之而來的經濟混亂。

這是一個千載難逢的鑽空子機會,中方必須全力發動所有輿論攻勢,搶佔話語權,將黑鑊急卸。因為,全球確診人數破33 萬,死者已達14000,疫情已經一發不可收拾,幾近失控。未來世局會否因追究罪責而令中共受圍受堵受攻,未可預料,中共,必將有最壞打算、最多準備。

一般的藍絲、五毛、小粉紅,見到袁國勇文章壞事,都忙不迭口誅筆伐,以配合由上至下的美國傳毒、脫身卸責之說。但其實,袁醫生忍辱負重、曲線救國,或可因而令中國可避大禍。

袁國勇文章,是萬一卸鑊嫁禍美國之法並不奏效,到疫情稍靖之後,美國及其盟友在追究責任,找尋元兇之時,袁醫生,本就是一個國際備受尊重的病毒專家,他用畢生榮耀與所學去指出病毒根源,如果各國並無確切證據指出源頭乃至是研究所的基因編輯,甚或生化武器洩漏,於是袁教授一士諤諤之雄文,必定成為勇氣可嘉,為中國洗脫更大罪名的專家偉人。

文章初稿故意寫及中華民國,其實是有意為之,目的是誘使讀者相信袁龍師徒二人為政治素人,不懂政治;不過,正是如此的低級錯誤,反難以入信,惹人猜疑,最後更因千夫所指撤回文章,也是欺瞞世人是真話惹禍,不勝政治壓力。

成件事,與中央高層,扯貓尾而已。

袁國勇此文,進可攻,即使不為所用,亦可加強他是風骨之士,政治素人、專家學者、不畏強權、誓講真話之國際形象;退可守,文章撤而流傳更廣,高論雖暫避風頭,但卻備而不用,有朝一日,政治方向有變,中共要承認病源在己,則本文,是要大派用場、扭轉乾坤的。

袁教授中意用不懂政治去脫身避難,2015 年,他以「無受過政治訓練」為由,辭去香港大學校委會成員一職,避免選副校長風波。近月香港要否因防疫封關,他又以不懂政治為遁辭,不置可否。到今次撤文,又再話自己「不懂政治,不希望捲入政治,只想繼續有研究空間」的理由,全身避禍。

這個「不懂」政治的人,比你、比我,比任何人,都懂政治,都更懂中國政治。

註釋:

註一:綜合外媒報導,中國第13屆人民代表大會常委會,在2020 年 2月24 日第16次會議直接作出《決定》,即時禁止全中國人民吃野味。

註二:華南理工大學教授肖波濤有關新冠肺炎源頭的報告,指出病毒洩漏的元凶應是負責收集與分辨病原體的「武漢疾病預防及控制中心」,此地距離疫情爆發地「華南海鮮批發市場」僅280公尺。

註三:華南海鮮市批發場12公里外有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該機構轄下設有「武漢P4(生物安全第四等級)實驗室」。P4實驗室在製造疫苗、動物傳染模式以及生化武器等層面中,是非常重要的實驗設施,世界各國都十分慎重地管理及立法。

註四: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不滿美方指控中國拖延通報疫情,因此在推特推文指出:「自1月3日以來,中國一直在向美國更新新型冠狀病毒資訊與應對措施。」又在2020 年2月3日,華也在記者會上說:「自1月3日起,中國已開始向美國通報新型肺炎的疫情,一共通報了30次」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