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香港人有革命權


【撰文:海熊】

梁天琦曾經講過:「當獨裁成為事實,革命便是義務」。數年後的今日,「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口號已響遍全城,成為香港和理非和勇武抗爭者的共同信條。同時間,抗爭運動也招來中共港共、警察藍絲的打壓,各種「暴徒」、「恐怖分子」的誣蔑抹黑層出不窮,律政司司長鄭若驊也準備豪花公帑發動宣傳戰,試圖找「國際學者」為其維穩法治觀背書。

「光復香港,時代革命」已成為香港和理非和勇武抗爭者的共同信條。

革命有道德基礎,這點絕大多數人都認同。中文意境的「革命」即「革除天命」,天子受天命來統治人民,若天子殘暴不仁,人民有道德權力把他的天命革除,換一個有仁德的新天子。中國人表面反對暴力,實質非常崇拜暴力,誰把江山打下,自己屁股坐上去成為新天子,都被中國人視為起義拯救蒼生的英雄。當然,對被推翻的倒霉舊天子而言,這個英雄就是犯上謀反死罪的逆賊了。

「革命」在中國被理解為更換天子的農民起事,但在西方,具有民主觀的革命權概念(right of revolution),早在17世紀就成型。英國哲學家洛克(John Locke),認為人有自然權利,政府權力必須獲得人民同意,當政府出賣人民利益,背叛人民同意,人民有權革命推翻政府。革命權後來被寫入很多標誌性的政治法律文件,包括《人權和公民權宣言》《美國獨立宣言》《德國基本法》。今天,革命權已獲國際法文獻普遍承認,國際法學者馬薩維斯基(Aleksandar Maršavelski)提出革命權的行使應符合四個原則:人民廣泛認同使用武力、使用武力是最後手段、人民使用武力起因是政府嚴重侵犯憲法和基本權利、和武力必須對準政權。

如果我們檢視一下這四原則,就會發現,香港人是有理直氣壯的「革命權」!反送中運動自開始至今,和勇從未割席,民意調查和區選結果,顯示運動一直獲得市民的廣泛支持。一百萬人大遊行的民意也未能逼使政府撤回修例,勇武派被逼使用武力作為最後手段,受到市民理解和認同。勇武派使用武力的起因,完全是非民選的林鄭政府強行修訂《逃犯條例》,單方面改變香港現狀,摧毀中港兩地法治防火牆,使香港人的基本人權和人身安全受到嚴重威脅。最後,勇武派一直是對準當權者和警察等協助壓逼者,並因此蒙受慘烈的警暴和鎮壓,至今更無一警察受查和承擔責任。

警察濫暴的情況其實一直未有停止過。

香港人在現代意義下行使革命權,爭取民主自由,香港的抗爭運動,是毫無疑問的民主運動。四十年前韓國光州事件,韓國人民爭取民主,在和平示威受到鎮壓後行使革命權,使用鐵棍、燃燒彈對抗軍警,甚至掠奪軍械庫進行武裝鬥爭,這一切當然被獨裁者全斗煥視為「受北韓勢力煽動的暴亂」,派出軍隊展開屠殺。如今,光州事件已成為韓國民主化的里程碑,當年的抗爭者獲公認為國家英雄,而負責「止暴制亂」,充當獨裁者爪牙的軍警,則早已被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

韓國的今天是香港的明天,香港人要謹記當初抗爭的決心和意志。在克服疫情後,再接再厲,堅持不懈,相信我們的革命,最終勝利將會是屬於我們的。

以上內容為作者個人意見。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