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全球化下個人的身分掙扎


才不過是幾年前的事:當時世界各國都在歌頌「全球化」,相信各地人民之間相互遷徙與交流,有助促進世界經濟與文明的發展。然而,當下武漢肺炎頃刻席捲全球,驚醒了世人「凡事總有兩面」:若不是近年內地人民與世界的頻繁接觸,疫症傳播的勢頭與速度,也不會這樣駭人。

武漢肺炎全球擴散情況。截圖來源:the Center for Systems Science and Engineering (CSSE) at Johns Hopkins University

提及全球化,它對世人的影響除了傳播疫症,也可能帶來情緒及精神問題。筆者最近接觸一位年輕案主,他自嘲自己是「全球化的產物」。回看他的經歷,正好反映一個渺小的個體,身處這個無法逆轉的大趨勢,如何迷失了自己的身分與個人價值。
 
案主出生於韓國,孩提時代隨父母來香港定居,可以說,他大部分的成長記憶都發生在香港。他在本地小學就讀,兒時結交的都是華裔小朋友,亦藉此紮穩了中文的根基,無論聽講讀寫都不成問題。然而這些經歷與條件,並未能讓他舒舒服服地做一個香港人。
 
問題的出現大概由中學開始:他被安排入讀國際學校,雖因此成就了一口流利的英語;然而,混雜在不同國籍的同學中,他無法找到自己真正的身分。據案主憶述,他在中學時代開始出現社交障礙,常常與其他同學比較,總覺得自己比不上他人,也不敢與外界接觸。在同學眼中,案主是一個孤僻的怪人,也由於他不合群,難免會被一些群體排斥、欺凌。

網絡插圖

總的來說,案主的中學生活極不開心,在自卑感與焦慮當中渡過,甚至因至衍生一些強迫症的癥狀,例如重覆洗手與檢查東西等。 
 
好不容易,案主在去年秋天終於考上了大學,原想一切重新出發,惟他始終無法衝破社交障礙。據案主形容,他身處校園有「兩面不是人」的感覺:既不情願也不懂與本地學生打交道;基於中學年代的陰影,也無法融入外地交流生的圈子。於是整個上學期都是一個人渡過,只間中會找教授導師問功課。
 
本來,以案主精通中、英、韓3種語言的條件,尤其香港近年韓風當道,他可以好「吃得開」。筆者也鼓勵他在校園多說廣東話,與本地學生交流與溝通,爭取擴闊社交圈子。惟案主對於這種自童年時已掌握的語言,有點說不出的抗拒,即使與筆者見面,也堅持要用英語溝通。
 
說他對香港沒有感情,卻又明顯不符事實。事實上,案主對香港政治與社會發展非常關心,早前曾參與反送中遊行,對「警暴」同樣充滿憤懣,也曾鼓動家人在區議會選舉中投票,在最近的見面中,他更主動與筆者討論,9月立法會選舉泛民與本土派能否取得過半議席。不過,相比之下,他更關注祖家發生的事情,談到南韓的政治與疫情發展,也特別顯得咬牙切齒。
 
筆者問案主有否想過畢業後回南韓發展,他表現得一面茫然;他自出世後大部分時間都在香港,主要的家人也在這裡;對於祖國,他有一種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覺。
 
從案主的經歷,筆者體會到身份認同對一個人的重要,他的情緒問題,大概也可歸因於自我身分的迷失,在香港、南韓以至國際社會之間,他仍未找到自己的「歸宿」。而筆者也相信,案主的例子不過是冰山一角,在全球化的大勢下,遇上類似困擾與掙扎的大不乏人,值得我們去理解與關注。 
 
本專欄逢星期三更新。如想了解更多有關精神健康的故事或資訊,歡迎到壹元坊面書專頁瀏覽。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