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比廿三條更惡的「煽動罪」


【撰文:史偉沙】

中西區區議會主席鄭麗琼女士於3月26日凌晨被警方以《刑事罪行條例》 (第200章)第10條「作出具煽動意圖的作為」為由拘捕。筆者在英國讀書時曾略略研究過「煽動罪」(sedition),今天就和大家淺談這條現代版「文字獄」。

鄭麗琼(左)今日凌晨被警方拘捕,帶離葵涌寓所。立場新聞照片

殖民時代的嚴刑峻法:「作出具煽動意圖的作為」

「煽動罪」本身來自英國的普通法和成文法,後來於1938年時由英國殖民政府引入香港,原意是為了打壓任何威脅政權的聲音。而當中最大的打壓對象,正正就是來自中國的反抗勢力。

到底什麼行為能構成「作出具煽動意圖的作為」?要解答這個問題,就必須了解什麼是「煽動意圖」。

「煽動意圖」的釋義載於《刑事罪行條例》 (第200章)第9條第(1)款,當中包括:

(a) 引起憎恨或藐視女皇陛下本人、其世襲繼承人或其他繼承人,或香港政府,或女皇陛下的領土其他部分的政府,或依法成立而受女皇陛下保護的領域的政府,或激起對其離叛
(b) 激起女皇陛下子民或香港居民企圖不循合法途徑促致改變其他在香港的依法制定的事項
(c) 引起對香港司法的憎恨、藐視或激起對其離叛
(d) 引起女皇陛下子民間或香港居民間的不滿或離叛
(e) 引起或加深香港不同階層居民間的惡感及敵意
(f) 煽惑他人使用暴力
(g) 慫使他人不守法或不服從合法命令。

法律學者黃啟暘就著香港法例中「煽動意圖」作了簡明扼要的總結[註1]。簡單而言,要構成合符香港憲法框架下的「煽動意圖」,必須包含煽動暴力。1996年時任保安司黎慶寧在立法局動議二讀《1996年刑事罪行(修訂)(第2號)條例草案》時解釋[註2],煽動罪本來就應該根據普通法原則理解,即「必須有意圖造成暴力,或擾亂公共秩序或製造騷亂」。

可是,跟據案例,香港現時對「煽動意圖」的詮譯是並不需要證明煽動者有煽動他人使用暴力的意圖,單純引起憎恨或藐視已可視作干犯罪行。放諸現今香港法律的框架下,很大機會是違憲,必須予以修改或廢除。

鄭女士被指於其facebook轉載涉嫌槍傷印尼女記者的警員資料,並寫出「如果這名警員是有良知的?請自首!以眼還眼」。筆者認為控方較可能會以9(1)(g)中「慫使他人不守法或不服從合法命令」的「煽動意圖」去控告鄭女士慫使他人違反去年生效的禁制令。筆者指出香港並沒有相關案例曾詮譯9(1)(g)。

值得留意的是,《刑事罪行條例》 (第200章)第9條第(2)款列出一些不構成「煽動意圖」的情況,當中包括:

(a) 顯示女皇陛下在其任何措施上被誤導或犯錯誤
(b) 指出依法成立的香港政府或香港憲制的錯誤或缺點,或法例或司法的錯誤或缺點,而目的在於矯正該等錯誤或缺點
(c) 慫恿女皇陛下子民或香港居民嘗試循合法途徑促致改變在香港的依法制定的事項
(d) 指出在香港不同階層居民間產生或有傾向產生惡感及敵意的事項,而目的在於將其消除。

到底鄭女士呼籲涉事警員自首的言論可否構成以上的的辯護理由,相信庭上雙方都會有一番爭論,加上控方要證明現時「煽動罪」的合憲性,相信定罪有一定的難度。

順帶一提,「作出具煽動意圖的作為」只是其中一項構成《刑事罪行條例》 (第200章)第10條的罪行。其他罪行還包括管有、發布、輸入煽動刊物等。

另外,根據《釋義及通則條例》原本有「女皇」、「陛下」等字眼已修改為「中央政府」、「特區政府」等。

陳年半世紀:「煽動罪」的檢控

政府對上一次以「煽動罪」作出撿控要追溯到「六七暴動」時。其中一個最觸目的案件為英國殖民政府控告左派報章《香港夜報》、《新午報》及《商報》負責人系印刷商「刊登煽動性文字」,最終判處三年監禁。該等報章當時刊登了呼籲香港人反抗英國政府的壓迫,並請求香港的中國籍警察倒戈反抗政府[3]。由1971年開始,政府再沒有使用或修改過「煽動罪」,直到今次事件,當中為期差不多半個世紀。

回想「六七暴動」時中國政府和香港左派大力批評英治政府以「煽動罪」作政治打壓,再看看今次事件:同一條法例,昔日的被害者變成今日的加害者,實在諷刺。

「煽動罪」的改革嘗試:國家安全和言論自由的平衡

隨著《香港人權法案條例》(第383章) 及《基本法》相繼訂立,香港殖民政府和回歸政府就曾嘗試修改「煽動罪」條本,加強條文對人權的保障。

1990年代,香港殖民政府曾嘗試收窄「煽動罪」的範圍,加強條文中對人權的保障。當時法案委員會認為「煽動罪」是「古代的,具有聲名狼藉的殖民地影子,也是阻礙了民主發展。它把言論和文章刑事法,並可作武器對付一些對政府合理的評價。(The offence of sedition is archaic, has notorious colonial connotations and is contrary to the development of democracy. It criminalizes speech or writing and may be used as a weapon against legitimate criticism of the government)」[4] 修訂最終於1997年回歸前四天通過,但遺憾地至今仍未正式生效。

2003,香港政府推行廿三條。由於廿三條明文規定要立法「煽動罪」,故香港政府便嘗試透過修改「煽動罪」成合乎香港的憲法框架。眾所周知,當時的修訂引來大量的批評,而廿三條結果也無疾而終。

要如何妥善地平衡國家安全和言論自由一個永遠的命題。根據聯合國《約翰奈斯堡關於國家安全、言論自由和獲取信息自由原則》(The Johannesburg Principles)第六項原則,政府只可以在證明有下述情況存在,言論才可以被視為危及國家安全而予以懲罰。這些情況包括 –

(a) 言論有意引發即時暴力;
(b) 言論有可能引發即時暴力;以及
(c) 有關言論及暴力事件或可能發生的最力兩者之間有直接和即時的連繫。

由此可見,煽動暴力為「煽動罪」的重要完素,人民批評政府的自由不能無理地受限。雖然《原則》並沒有約束力,但於上述兩次修改「煽動罪」的嘗試中,政府都有主動將其納入考慮,嘗試限制「煽動罪」,加強對人權的保障。萬萬想不到,一條當年殖民和香港政府都覺得不合理和不能用的條例,現在竟由香港警察強行沿用作出逮捕。

廢除「煽動罪」為大潮流

放眼四海,儘管「煽動罪」仍於部分國家存在,但大多已很少再被沿用,而這些國家的法律改革者都大力提倡廢除「煽動罪」。例如,加拿大法律委員會指出「煽動罪」是過時和不道德的(outdated and unprincipled),並認為它是對自由的打壓[5]。英國法律委員會也認為「煽動罪」是政治性的,處罰政治討論將會對人民批評政府的權利造成負面影響[6]。同處於亞洲的南韓早於1988年民主改革時廢除了這惡法。紐西蘭更於2008年廢除了與香港「煽動罪」所用字眼非常相似的條例。可見,廢除「煽動罪」為世界潮流。

當世界潮流為廢除「煽動罪」,就連當初在香港引入「煽動罪」的英國都對此贊成,反觀香港警察卻把這個陳封多年的違憲惡法起死回生,實在令人感到無奈。

結語

近來廿三條立法有死灰復燃的跡象,但惡法其實早已藏在你我的身邊。當警方聲稱是次拘捕是不針對什何人,卻選擇無視公開場合中「殺無赦」等明顯煽動暴力的言論,這些不公行為才是對人民憤怒的最大煽動。

註釋:

[1] 立場:【拘捕鄭麗琼】警引用殖民時期嚴酷「煽動罪」 明顯違人權法 不可能再適用香港 
[2] 立法局,《立法局會議過程正式紀錄》(1996年12月4日)第83 頁。
[3] 張家偉,香港六七暴動內情(第三版)(2009),p.105 – 109
[4] Legislative Council Secretariat, Report of the Bills Committee on the Crimes (Amendment) (No. 2) Bill 1996: Paper for the House Committee meeting on 13 June 1997 (LegCo Paper No. CB(2) 2638 / 96/97) p. 4.
[5] Law Reform Commission of Canada, Working Paper 49: Crimes Against the State (Canada: Law Reform Commission of Canada, 1986), pp 35-36
[6] The Law Commission, Cofidication of the Criminal Law: Treason, Sedition and Allied Offences (Working Paper No.72) (London: HM Stationery Office, 1977), p.48

以上內容為作者個人意見。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