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緊急寄養服務有需求】台灣叔叔與大馬姨姨 照顧少數族裔童:用愛和信任溝通


 

小孩的父母不幸遇上意外或突發事故,社會福利署會為有需要的兒童,尋找合適寄養家庭暫住。寄養服務可分為長期和緊急寄養,本港現時有4間機構提供緊急寄養服務,香港家庭福利會是其中一間。家福會引述社署提供的數字指,可提供服務的寄養家庭數目近年有回落趨勢,由2016年的934個,跌至2018年的865個,雖然去年9月稍為回升至927個,但現時整體寄養服務名額共1130個,即仍有200多個空缺。家福會指,每月有多於100位兒童需輪候寄養服務,持續有需求,而且是長久未能解決的問題。

雖然社會上有熱心家庭願意提供寄養服務,但未必每個家庭都願意接受年紀較大的兒童,或少數族裔。家福會現時有30名兒童正接受緊急寄養服務,陳生陳太是去年新登記的寄養家庭,陳生是台灣人,陳太是馬來西亞人,他們正在照顧一個兩歲的少數族裔男孩已半年,雖然夫妻形容他們是「外來人」,但很喜歡香港這個多元合一的社會,亦深深明白作為少數族裔的原生家庭所面對的困難。見到孩子能夠被愛、成長,他們從中得到快樂。

兩人說,少數族裔也是香港人;愛,可以跨越一切語言障礙。

陳生是台灣人 ,陳太是馬來西亞人,他們照顧的寄養小孩是少數族裔,旁人眼中他們是個特別的家庭。周滿鏗攝

陳太是本港公立醫院兒科醫生,夫妻兩人在台灣相識,因為陳太早年考到本港醫生執照,故3年前兩人決定來港定居,在機緣巧合的情況下成為寄養家庭。陳太解釋,她在醫院工作期間,見到有名兒童住院超過一個月也沒有人將他接走,她好奇之下得悉,寄養家庭出了事未能帶他走,孤兒院也爆滿,於是她萌生做寄養服務的想法,去年暑假開始透過社工接觸緊急寄養服務。

陳氏夫婦去年首次照顧一名10歲男生,由於陳太在醫院的工作較為繁重,由陳生全職照顧。他們沒有兒女,過去沒有照顧小孩的經驗,對於首次成為寄養叔叔和姨姨,心情又驚又喜,作為主要照顧者的陳生起初不知所措,「我是香港少數年輕的寄養叔叔,我剛開始有很多問題要問,打電話過去中心,工作人員都認得我。」

他們說,由於10歲男生相對較容易溝通,能清楚表達自己的需要,同時由於那個男生來自中港家庭,懂得說普通話,本身不諳廣東話的陳生,反過來向男生請教。他說,兩人的相處之道,在於讓對方感到舒服安心,反而更像師生關係,「我們做什麼,他做什麼,你不用列很多很多規矩,因為他根本無法遵守,他進到一個陌生的家庭,跟我們不認識,我覺得他心裡面壓力很大。我對小孩照顧的要求就是這樣。」

作為寄養叔叔,他認為以父親的角色作為主要照顧者,反而對孩子成長會更好,「因為很多孩子的原生家庭,可能缺少父親的照顧,如果來到寄養家庭還是寄養姨姨主力,他還是缺少父愛。」、「我覺得孩子生命中都需要父親的形象,他長大要怎樣成為一個爸爸,一定要有一個Model給他看,我覺得這是最好的部分。」他說,緊急寄養除了給予兒童一個臨時避風港,更加是教育成長重要的一環。 陳生陳太照顧了該10歲男生大約兩個月,雖然男生已回到原生家庭,但雙方仍有保持聯絡。

現時,他們正在照顧一個兩歲的少數族裔男孩已6個多月,男孩從一開始不懂得上廁所、牙牙學語,到現在懂得走路,又會以簡單的英文單字與陳生陳太溝通,一切得來不易。夫婦兩人日常以國語溝通,男孩的母語卻是孟加拉語,但陳生說,對於兩歲兒童而言,以什麼語言交流根本不重要,「我一開始最擔心的是語言,後來我發現語言根本不重要, 就是用愛來溝通。」、「他講他的,我講我的,我們做很多身體語言,他都明白。在語言之前,是信任,他信任我們愛他,不會傷害他,他就會慢慢想要了解你。」陳太說,男孩現在甚至懂得說少少國語,例如「不見了」、「謝謝你」等;平日他會用孟加拉話稱呼陳生,意思是「祖母」。

陳太陳生在假日,經常帶孩子出外玩耍。受訪者提供

照顧一個不同種族的小孩,日常生活中有不方便嗎?陳生笑言,因為男孩的原生家庭是穆斯林,所以他也跟著不吃豬肉,迎合孩子的需要。差不多每次外出,都會有旁人好奇詢問,他亦願意解釋,「我帶他坐公車,很多叔叔婆婆看著我,就會問我,我就會用很破爛的廣東話跟他們說:『我係寄養家庭』。但如果是一個媽媽帶著小孩,應該心中不會有那麼多問題想要問。」他說,平時較少主動與人打開話匣子,但這個經歷令他與港人多了交流,對於融入香港社會以至推廣寄養家庭服務都十分有用。陳太說:「因為我們也是外來人,我也希望看到香港更多包容、更多愛。」

夫妻兩人形容自己是「外來人」,他們要融入香港社會有難度,因此他們更加深深明白作為少數族裔的原生家庭所面對的困難。陳生說,每星期都會有一天帶小男孩與原生家庭的父母交流或吃飯,在過程中眾人可以互相了解,「像他的父親來香港好多年,廣東話比我還差,所以其實不容易,因為少數族裔都會住在同一個圈子裡,在香港我知道是這樣,這個缺口很難突破,我覺得這個孩子可以接觸到各方面,在他長大的過程中,可以變成更標準的香港孩子。當然他家裡發生事情令人很難過,但這個轉折是有優點,我也這樣安慰他父母。」陳生陳太都說,寄養服務有助少數族裔的兒童,長大後容易進入香港人的圈子,並帶領他父母去接觸華人社會。

起居飲食的照顧,通常交由寄養叔叔陳生負責。周滿鏗攝

照顧小孩不容易,陳生說,雖然有時會感到不耐煩,但他從孩子的眼中看到自己,「如果沒有他,我還以為自己已經很有耐性愛心。」經驗令人成長,陳生說,現時更容易控制脾氣,這個經驗亦鼓勵了陳生陳太生育或領養,做真正的父母。由於陳太的工作繁重,加上日夜顛到的生活未必適合懷孕,夫婦本來沒有生兒育女的打算。直到過去半年,看到陳生悉心的照顧,令陳太對生育增添信心,「我看到他那麼會照顧孩子,也給我一些信心,看看以後要不要準備生孩子。」他們會繼續提供緊急寄養服務,並考慮日後領養小孩。

即使是「養兒一百天」,但作為寄養父母同樣長憂九十九,他們會擔心孩子的起居飲食、日後長大如何在社會掙扎求存,陳生這樣形容,「每個父母其實都是寄養父母,因為你都不會陪孩子一輩子,人最後會被送到天家,就像我把他送回原生家庭的家,其實我是最快樂的。」

現時寄養家長每月可獲發津貼6,010元,支付兒童生活開支,亦會按不同情況獲得獎勵金。本身是社工的工黨立法會議員張超雄指出,雖然社署近年提高了有關津貼額,但仍不足以應付實際開支,只能靠有心家庭願意額外付出。他又認為,香港人普遍居住環境狹窄、生活忙碌,因此能提供寄養服務的,多數是上了年紀、財政較為寬裕的退休家庭,但父母年邁照顧也吃力。張超雄認為,當局除了可以提高津貼金額,增加年輕夫婦參與服務的誘因,亦要提供足夠的人力支援予非政府組織,進行寄養服務的配對和督導,令兒童在寄養家庭有更全面和健康的成長。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