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李澤華和隔離中的德國總理


2020年3月22日,武漢肺炎的德國確診人數暴增到兩萬五千餘,總理安吉拉・默克爾也宣布在家隔離14天,因為曾給她注射疫苗的醫生被確診——這是一個標誌性事件。前不久,美國總統特朗普也做了檢測,結果是陰性——這不禁令我再次回顧李澤華,這個西方人還很陌生的武漢疫情調查記者,他是央視的前主持人,如今已被捕25天,逐漸失去新聞熱度。

3月6日的《法蘭克福匯報》,刊登了我譔寫的李澤華去火葬場探尋官方隱瞞死亡人數的短文,之後我繼續跟進,撥開重重疑雲,明白25歲的李澤華和我一樣,早就翻越防火牆,從外媒報道得知「中國首席生化武器專家陳薇少將率兵接管武漢P4病毒實驗室」。此實驗室在法國協助下組建,至此列為軍事禁地,任何人不得接近。可李澤華去了——這股初生牛犢不怕虎的勁兒,跟我30多年前在天安門大屠殺之夜製作長詩《大屠殺》錄音磁帶頗為相似。

李澤華和病毒專家們一樣,將疑點鎖定在P4實驗室的石正麗研究員團隊,他沒意識到這有多危險。因為早在2013年,石正麗團隊就分離出第一株與2003年肆虐全中國的SARS病毒高度同源的SARS新冠狀病毒,並參照武漢病毒所的英文簡稱,將其命名為WIV1,證實了中華菊頭蝠是SARS病毒的源頭。而在2015年《自然醫學》網刊上,石正麗發表論文稱:「只要把蝙蝠身上的S蛋白裡的ACE2這個受體開關一調,這個病毒馬上就能傳染給人類。」接著,他們用猴子做進一步實驗,模擬新病毒對人體的摧毀程度。

這個實驗在美國醫學界引起很大爭議,醫學專家Declan Butler也在Nature Medicine上撰文表示,這種實驗風險太大,並且毫無意義。由於缺乏相關技術,當時石正麗團隊和美國北卡羅萊納的一個醫學小組合作。2014年美國疾病控制中心意識到這個病毒改造項目可能成為生化武器時,立刻叫停,並停止撥款給相關研究。但是,武漢P4實驗室卻已經擁有2019-nCoV原始的、以蝙蝠為宿主的病毒樣本以及冠狀病毒的數據庫,也掌握了改造成為2019-nCoV,也就是新型冠狀病毒的方法。一個叫武小華的科學家說:「這個新病毒本來在保險級別最高的實驗室,應該永遠封存或永遠銷毀,但是很不幸,它逃脫了,造成了幾萬人的感染......」不僅如此。後來,它傳染了數百萬人,攻擊了整個人類......

再後來的3月10日,武漢中心醫院急診科醫生艾芬,在接受國內《人物》雜誌採訪時,一再證實,她們在2019年12月接觸的最早的幾名新型冠狀肺炎患者,都來自武漢華南海鮮批發市場。她們當時並不知道這種狡猾的「人工智能病毒」是什麼,就叫「SARS新冠病毒」,艾芬通過微信,將化驗單轉發給一些醫生和護士,卻因此被黨組織嚴厲訓話,斥為造謠——這篇報導剛發表就被封殺,激起公憤,數百萬網民公開抵抗禁令,同網絡警察進行「刪了貼,貼了刪」的拉鋸戰——武漢華南海鮮批發市場的野生動物攤區赫赫有名,當地人都說,是P4實驗室的動物樣品被「淘汰」過來,被人買來吃了,但官方堅決否認,並追查和抓捕「傳謠者」——因為這相當於前蘇聯的切爾諾貝爾事件......

李澤華這個冒失的「闖入者」,令人聯想到將切爾諾貝爾真相公諸於世的瓦列裡・列加索夫等人,1988年4月,列加索夫不堪重壓,自殺了——而李澤華在國家安全局瘋狂的追捕中,最後的呼救是:

我在路上,我現在被國安的人開著不是警車的車,在追我……我在武漢,我開得很快很快,他們在追我,他們一定想隔離我……
中國公民記者李澤華已失聯多天,希望默克爾能向中國政府施壓拯救。

我希望隔離中的安吉拉・默克爾斷然結束對中國的綏靖政策,能夠明白這個年輕人所做的一切,不僅是為了自己多災多難的祖國和民眾,也是為了她和許許多多的德國人不被隔離。全人類尤為珍貴卻相對脆弱的自由、民主、法治社會,不再受到疑似化學武器的攻擊。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