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三年差齡的氣燄 反佔中後的新紮師妹


年僅22歲的女警為上周五新增一宗武漢肺炎確診個案(個案428),令人震驚是她在出現病徵到明愛醫院院求診抽血時,拒絕戴上口罩,縱使醫護人員勸喻仍不戴,兩名替其抽血的醫護人員因此成為緊密接觸者,隔離14日,影響醫院運作。究竟一名「差齡」只是3年多、佔領運動後入職的新紮女警,何來育成如斯的氣燄,作出自私及有違公共安全的行徑,拒絕與醫護人員合作? 背後折射出警隊在經歷佔領及反送中兩大運動後,警務人員的個人及訓練質素,原來可以如斯低殘。

每當警隊內有人員出現嚴重違規的行徑,內部總有人會說「樹大有枯枝」、「警隊3萬人也是社會縮影、什麼類型包括良莠不齊的人都有」作解釋,但這一年警察在執法時隨時通街罵人打人,已成常態,變成「樹大多枯枝」,且試回看這名女警在入職以來,如何由幼苗,成長為枯枝的過程。

佔中後入職的警隊新人類

22歲女警,粗略估算,按一名年輕人考完中學文憑試(DSE)具備投考警員的學歷資格,經歷申請遴選,再入班到學堂進行為期27星期的訓練,22歲女警出學堂正式投身警員工作「差齡」,約是3年多。簡言之,這名女警應是2014年佔領運動後入職、警務工作開始變得「政治化」的「警察新人類」。

新出班的警員在出學堂首數年,一般被派駐到各警區做前線巡邏 、俗稱「行咇」工作,跟隨有經驗的「師兄師姐、老差骨」工作,學習如何處理地區警務工作。如今次確診女警,便是在深水埗區工作。

試想想過去三年多,一名新出學堂的警員,所見所聞及學習到的「警察價值」會是什麼呢?又會從師兄師姐身上學到什麼「身教」呢?

究竟跟法律?還是跟警隊?

這名女警,在投考時應已熟習前一哥曾偉雄在佔領運動時高舉「我哋無做錯到!」的方向及心情加入警隊,入職後,不時會聽到同袍替拳打腳踢示威者的七警感到「不值」,內部會籌錢協助七警家人; 至於在佔領時以「延伸的手臂」的警棍棍打示威者的警司朱經緯,雖然在2017年底被裁定「襲擊至造成身體傷害」罪名成立,但警署內不時都有人替他不值,新進警員內心難免有「究竟跟法律?還是跟警隊?」這個疑問。上月,現任警務處長鄧炳強與一眾警隊高層,與朱經緯共同出席飲宴活動,席間各人言談甚歡、唱歌拍片,全都看在巿民以至一群新進警員眼中,給了大家一個2020年「警隊價值」的答案。

這一年,女警所見其師兄師姐喝罵路上巿民的常態,隨便向人群及記者近距離射胡椒噴霧、罵人是曱甴,拒絕向巿民展示委任證,甚至有交通師兄可以騎著鐵馬撞人群,這些明顯與她在學堂學習的警例及警備使用方法都有所不同,但一哥告訴她,上述有違警例及規距的行為是等閒事,警隊最多只會「訓斥」同袍,全無提及「會否畫花行為簿影響升級」的可能。

「警醫關係」惡劣

至於與其他政府部門及專業單位的合作,女警近月可見警權的凌駕性,各警展示追捕示威者高於一切的「工作重點」,男警可闖入手術室找接受治療中的女被捕者,至於「警醫關係」惡劣,同袍版本是只因公院醫護都是「黃」,影響阻礙警察執法云云。

好了,始終維持公共安全都是每天警隊口中嚷著的口號,前線警心癢癢想休班時去尖沙嘴消遣飲酒時,或許腦海中曾閃過身為公務員的他們,這個行為或有違政府呼籲,有違「公眾安全」的大原則,但又難免想起一哥上月才展示不戴罩與群星聚會共聚,被捉到最多講聲「敏感度不足」便可過關吧。

見微知著,新紮女警公院拒戴罩事件,折射到警隊現今那種前線人員「無紀律」的氛圍,當警察通街打人罵人己成閒事,一切所謂的綱紀,根本無法執行,政府及警隊可以繼續扮盲扮作看不見這個問題,自我沉醉於「支持者」的擁抱。終極,這批無紀律的警察,最有機會成為倒插入這個特區政府及警隊的回馬一槍。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