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港大研究:武漢肺炎病毒留口罩外層 7日內仍具傳染力


 

港大李嘉誠醫學院公共衛生學院和新聞及傳媒研究中心,昨聯合舉辦「2019 冠狀病毒病及其他傳染病」公共衛生工作坊,講者之一、港大公共衛生學院譚華正基金教授席(醫療科學)及病毒學講座教授裴偉士(Malik Peiris),指武漢肺炎的傳染力甚強,並引用港大公共衛生學院一項研究發現,指武漢肺炎病毒在室溫環境中非常穩定,例如依附在口罩外層的病毒,7日內仍有傳染力;在紙巾表面則在3小時內仍具有傳染力。

翻查有關研究文章,實驗設定於攝氏22度、相對濕度65%的情況,監測武漢肺炎病毒在不同物料表面,病毒量隨時間的變化,結果歸納如下:

  感染劑量*
減至1/100需時
病毒完全失去
傳染力需時
紙巾 30分鐘 3小時
0.5-3小時 2日
6小時 2日
鈔票 6小時 2日
玻璃 1日 4日
不鏽鋼 1日 4日
1日 4日
口罩外層 4日 7日

*感染劑量(infective dose)指最低可以令人生病的病毒量

中國內地和香港有多少隱形傳播者?

另一名講者、港大公共衛生學院教授及流行病和生物統計學分部主任高本恩教授(Benjamin Cowling)表示,武漢肺炎實際感染人數必然多於確診個案,受感染者要 (1) 出現病徵、(2) 看醫生、(3) 接受檢測、(4) 檢測結果呈陽性,才會成為「確診個案」,而在現實之中,(1)至(4)每一個步驟都會篩走一部份感染者。

高本恩指出,在中國,「確診個案」的定義經過數度修改,涵蓋的範圍逐步擴闊。以中國境內錄得最多確診個案的武漢為例,高本恩假設中國一開始就用第5個版本的定義去斷定何謂「確診個案」(國家衛健委《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診療方案(試行第五版)》除了將有臨床病徵及檢測呈陽性的個案視為「確診個案」外,還將有臨床病徵但未經檢測的「臨床診斷病例」納入「確診個案」),他估計,武漢的確診個案曲線將會如下圖中的黑線:

圖中藍、紅、橙、黑點分別代表大國官方對武漢肺炎確診個案的第1版、第2版、第4版及第5版定義。黑色實線則是高本恩假設中國一開始根據第5版定義武漢肺炎確診個案,推算出的確診個案數字。

目前中國公布的確診個案有8多萬宗,惟高本恩估計,實際個案數字或超過23萬宗。被問到23萬宗如何推算出來,高本恩未有進一步詳細解釋,僅表示要進行研究才能得出準確數字。

相關報道:

【武漢肺炎大爆發】確診病例各有標準 中國一套、香港與世衛另一套
大陸「無病徵、檢測陽性」者不列確診 許樹昌:做靚盤數以復工,憂爆疫情第二波

至於香港疫情,高本恩提到,衛生防護中心的流行病學曲線圖。他提醒,雖然從圖表可見香港按日新增個案數字近日有所回落,但由於數據有滯後的情況,故未足以反映疫情減退。他解釋,患者由感染到發病(即是潛伏期),一般要5日,亦可長達14日,故今日錄得的確診個案,其實是反映平均10至14日前的感染個案,所以會有數據滯後。他續指,凡有政策改變,要14日後才在流行病學曲線圖上出現。高本恩拒絕估計當下香港有多少人受感染,他認為香港現時仍處於流行病的非常早期,社區個案仍有可能開始出現指數增長。

衞生防護中心武漢肺炎個案流行病學曲線圖

為什麼武漢肺炎可以在社區迅速傳播?

武漢肺炎、流感 、沙士同樣由毒病引起。裴偉士解釋,人類受毒病感染後,會經過潛伏期(incubation period)、病毒釋放期(viral shedding)及康復期(convalescence)。潛伏期(incubation period)是由受感染到出現病徵的時期;病毒釋放期(viral shedding)是可以檢測到病毒、具有傳染性的時期;隨著病毒減退,進入康復期(convalescence)。

註:圖中的中文註解由眾新聞記者後加

在發病時,武漢肺炎、流感 、沙士患者體內的病毒量(viral load)變化截然不同,令傳播效果各異。裴偉士以菱形代表沙士(SARS)、以三角形代表流感(flu)及武漢肺炎(COVID-19)的病毒量變化:

 沙士(SARS):

⚫發病首5日的病毒量(viral load)較低,到第10日便到達頂峰,隨後減退

⚫如果病人在發病早期被偵測到,並及早隔離,病毒的傳播便可以被截斷

流感(flu)/武漢肺炎(COVID-19):

⚫發病時病毒量(viral load)處於高水平

⚫病人剛出現病徵,甚至在出現病徵前,已經可以傳播病毒

⚫這令公共衛生措施較難在早期做到偵測及隔離

雖然沙士病人發病早期的病毒量較低,而武漢肺炎則較高,但港大公共衛生學院教授及公共衛生實驗室科學分部主任潘烈文教授(Leo Poon)指出,沙士(SARS)病人初期病情較為嚴重,所以他們在較早期已全部入院;相反,武漢肺炎(COVID-19)病人早期病徵較為輕微,患者仍活躍、具流動性,在發病較後期、病情轉趨嚴重時才入院,屆時病人體內的病毒量可能已經過了高峰,因此,武漢肺炎比沙士更容易在社區傳播。

圖左顯示沙士的病毒量由發病第10日到達頂峰,病人一般已經入院;圖右顯示武漢肺炎患者在發病前(第-1日)已經檢測到病毒,但患者過了第10日才入院,當時已過了病毒量高峰。

裴偉士提到,病毒進行複製的時候,有機會出現變異(mutation),情況就像沒有拼寫檢查機制(spell-checker mechanism)時可能會串錯字。病毒基因(RNA)的改變,可以讓病毒適應新的宿主、藥物、疫苗。然而,冠狀病毒(包括沙士及武漢肺炎病毒)存在一些改錯功能,令其變異的機會低於流感及HIV病毒。裴偉士指,由於冠狀病毒變異機會較低,一旦成功研發武漢肺炎疫苗,他相信疫苗的效用很可能可以維持一段長時間。

「2019 冠狀病毒病及其他傳染病」公共衛生工作坊: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