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夾縫中尋找行公義的空間


日前跟同兩位即將畢業的社工同學做最後一次實習指導,言談間,提及他們這一代的大學畢業生,一出來社會工作,便要面對壓縮了的政治環境及言論空間;還有事事「政治掛帥」的文化;不公平與不公義的政策制度、以及「爛透了」的政府及警隊,心裡面著實替他們難過。

照片來源:社工總工會Facebook

自反送中抗爭以來短短9 個月,香港社會經歷翻天覆地的變化。姑且不論警暴與警隊淪為「特權階級」的可怕,作為一個打工仔,我們的言論空間也比前大大縮窄。不知從何時開始,無論是從事政府或私人機構,我們都要擔心自己在網上平台戓其他場合發表的言論,遭人在背後「篤灰」,因此要承受懲罰甚至丟掉工作。

做教書的,要擔心自己的說話會否被學生或同事投訴,隨時面臨紀律調查甚至被剝奪專業資格;另外,筆者也知悉有公務員,只因在示威現場被捕,部門高層不問情由,不顧「無罪推定」的原則便將其停職查辦。

教人心寒的,大家見到被辭退、處分或迫害的,都是持同一立場,即同情或支持示威者的一方;反之,那些指罵示威者是「曱甴」,公開表示要對他們「殺無赦」的全部安然無恙,甚至步步高陞(即將升任消防處處長的梁偉雄便是「人辦」)。至於前線警員連番「濫權濫暴」的張狂行徑,更獲得警隊高層的包庇,最多也是「訓斥」了事。

社福界方面,平心而論在這次反送中抗爭中算走得較前,不少同事也可在公餘時間参與罷工、抗爭活動與發表言論,不過,這亦不代表我們沒有「白色恐怖」。事實上,早在佔中時期,已有個別機構高層向員工發出指示,不能參與抗爭活動。最近YMCA裁掉28名員工,也被外界質疑是打壓參與社運及組織罷工的同事。

照片來源:社工總工會Facebook

有一點公眾不能忽視的是,現時大多數服務機構的董事會都是由建制派或政見保守人士把持。不難想像,這批人對於服務機構的政治取態、資源分配以至服務方向,可以有很大影響。據筆者了解,有機構的董事會成員,不僅擔任監察的角色,甚至直接參與會務,而他們自然也不希望同事走得太前。

另一方面,有別於早年社福界屬「社會改革先鋒」,近年社福機構已淪為「維穩機器」,界別的文化都是「聽話」與「循規蹈距」者上位。所以,近年我們愈來愈少看見社福機構及其高層批判福利政策及制度,為服務使用者的權益發聲,更別要說表達政治意見。

筆者反而擔心,當政治掛帥的文化愈演愈烈,社福界也被要求支持不公義的政策與舉措(例如23條立法等),甚至更多參與「維穩」工作,這班高層是否「撐得住」?

照片來源:社工總工會Facebook

想到這裡,筆者確實無法樂觀,也難以向同學盲目灌輸「正能量」。只有勉勵他們,無論現實有幾艱難、空間有多狹窄,也期望他們日後能夠堅持初心,在夾縫中尋找行公義的空間。

本專欄逢星期三更新。如想了解更多有關精神健康的故事或資訊,歡迎到壹元
坊面書專頁瀏覽 。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