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政治偏見,錯失良機——世衛組織是共犯(上)


武漢肺炎肆虐中國後,迅速蔓延全球,迄今為止,全球180個國家/地區超過85萬8千人確診,逾4萬2千人死亡,成為人類社會自從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面臨的一個最大的集體公共危機。在此病毒邁向全球的過程中,中共隱瞞疫情固然是主犯,而世界衛生組織(以下簡稱 WHO)的言行客觀上為中共隱瞞疫情背書則絶對是從犯。從這個角度看,WHO 不可避免地要為疫情全球散播負起不可推卸的責任。所以當加拿大網友 Osuka Yip 發起網上聯署運動要求罷免總幹事譚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迅即獲得50多萬人響應,足見此人嚴重失職。其實,除了譚德塞之外,他的副手、WHO 副總幹事布魯斯・艾沃德( Bruce Aylward)也是難辭其咎。

首先,是他們的政治偏見,使武漢肺炎無法在第一時間獲得整治。

WHO 早在2019年12月31日就接獲台灣的報告,指出武漢肺炎有人傳人的風險(報告並送交大陸)。這個報告比中共專家鐘南山在2020年1月20日的確認(人傳人)還早了20天。當時WHO只回覆「收悉」,就沒有下文,也沒有跟進。假如當時WHO鄭重其事地向中共提出警告,則疫情將可以大大減輕。

本身是流行病學家的台灣副總統陳建仁。照片來源:台灣《鏡週刊》

台灣副總統陳建仁【註1】說:「WHO這次很難迴避(責任),一開始不能洞燭機先、也沒能超前部署!」他說:「與SARS相比,這次最大的挑戰是,當忽略人對人傳染的可能性時,病例就會一夕大量爆發;早在去年12月31日,我方即已向『國際衛生條例』(International Health Regulation,簡稱 IHR 這是一項由由 WHO 負責執行的國際條約)窗口主動示警恐有『人傳人的可能』,並即刻宣佈對武漢直航班機登機檢疫,但 WHO 卻漠視台灣通報,錯失全球防疫先機。」「WHO 的 IHR 窗口收到中國疫情報告的第一時間就應派人協助、遏止,可是沒有啊!(WHO)到1月底、2月初才緊張起來!」【註2】

資料來源: 〈【陳建仁專訪6】台灣防疫神預測 一張表看破WHO手腳〉,2020/3/10 載於台灣《鏡週刊》。
請按此處下載高清版表格

根據英國南安普敦大學(University of Southampton,香港譯修咸頓大學)研究人員建立的有關病毒的「時空傳播動力學模型」顯示,「從防控及時性上來看,如果現有干預措施比實際時間晚開展1周、2周和3周,全國病例數將分別增加至3倍、7倍和18倍。然而,如果可以提前1周、2周和3周實施,則病例數可以分別減少66%、86%和 95%。(見賴聖傑及Andrew J Tatem 〈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非藥物性干預措施的效果分析Effect of non-pharmaceutical interventions for containing the COVID-19 outbreak in China 〉, 2020年3月4日,載www.WorldPop.org)。

如果說上述模型是外國人搞的,不足為信,那麼看看中國專家在疫情大爆發前做的估計又是什麼結論。根據《南方都市報》對鐘南山的專訪,中央遲到1月23日才提出對武漢封城。他們的團隊在1月底2月初做了一個病情預測,如果封城行動提早5天(即1月18日),則到現在(按:指專訪發表時的3月12日)為止,全國的病例數大概會是2萬左右;但是如果再推後5天,全國到3月份後的發病峰值應該是17萬。現在(3月12日)官方的確診病例是8萬多,比提早封城的估計數字要多出4倍,這多出的6萬多宗就是中共的隱瞞和延誤造成人民很多不必要的損失(筆者按:《南方都市報》上述專訪已經被刪,大陸網媒《南國早報》3月13日轉載)。

從中外專家所做的模型可以看出,若果WHO 能夠在收到台灣的警告後立即責成中共採取適切的抗疫措施,則這個疫情是完全有可能控制在中國國境之內,可惜基於政治理由(台灣不是 WHO 成員國),譚德塞可以完全置之不理,這就充分說明他是把政治正確性凌駕於人民生命之上,而這個「政治正確性」則完全以中共的是非為是非。

根據英國《金融時報》3月20日報導,台灣副總統陳建仁去年12月31日去信 WHO 警告武漢肺炎有人傳人的可能性時,只收到對方一句話「收悉」。更令人無法原諒的是,《國際衛生條例》本來就有一個內部網站提供一個平台讓所有國家都可以就流行病問題提供資料及意見,但由台灣提供的資訊卻完全沒有出現在該網站上,陳建仁說:「我方多次向WHO下設的國際衛生條例(IHR)窗口通報疫情,甚至主動示警有『人傳人可能』,卻一路遭 WHO 漠視」,因此「 WHO 就無法獲取第一手資料來判斷 covid-19 是否可以人傳人,導致它延遲了宣佈人傳人的時間,以及喪失了一個在中國及世界各國提高警覺水平的機會」。 

WHO 領導人對台灣的避忌還無意中在一場訪問中表露無疑。3月28日,譚德塞的副手布魯斯・艾沃德在接受香港電台記者唐若韞(Yvonne Tong)視頻採訪,回答有關武漢肺炎全球大流行的問題時,暴露了 WHO 視台灣如洪水猛獸的態度。當唐若韞問及WHO有無可能「考慮台灣加入」該組織時,他面無表情地靜坐了幾秒鐘,然後說:「很抱歉,我聽不到你的問題」。當記者重複這個問題時,他立即說:「我們可以轉到另一個(問題)。」當唐若韞仍堅持問這個問題時,艾爾沃德身體稍微傾斜(似乎伸出手切斷視訊)後,視訊中斷。這位記者再次打電話給艾爾沃德,繼續詢問他有關對台灣應對這次疫情的看法。他說:「嗯,我們已經討論過中國了⋯⋯」,對台灣問題就是避而不答。

WHO 領導人這種「重政治正確、輕科學專業」的取態,完全同中共治理疫情的方針「政治第一、安全第二、科學第三」吻合。所以筆者強調,在疫情橫掃全球,譚德塞和他把持的 WHO 具有不可推卸的責任,是從犯。

台灣網媒 Mirror Media 對台灣副總統陳建仁的專訪,整理出一個時序表,把大陸、台灣、WHO 三方對疫情的研判及採取措施作出一個比較,可以清楚地看出, WHO 對疫情的所謂研判和警示(特別是關於病毒能否人傳人方面的判斷),完全是鸚鵡學舌地照搬中共的評估。

註釋:

1) 陳建仁本人是流行病學家,2003年 SARS 病毒肆虐時他是台灣衛生部長,對冠狀病毒素有研究。

2) 黃驛淵、劉榮 〈【陳建仁專訪6】台灣防疫神預測 一張表看破WHO手腳〉 (2020/3/10 載於台灣《鏡週刊》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