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831七個月】不可獻花不可聚集 54人被捕12至70歲 75人因「禁聚令」被記錄資料


 

331的晚上,一名伯伯挨著欄杆,遙遙望向太子港鐵站。張凱傑攝

331晚上,一名伯伯挨著貼有「還我真相」標語的欄杆,遙遙望向太子港鐵站。當時馬路彼岸正拉起封鎖線,數十人被截查。

831,七個月。不可獻花,不可聚集,不可叫囂,因為「你再叫囂,我就埋嚟圍你」,這是出自太子道西與荔枝角道交界一名警員的口中。

 

防暴警員駐守太子港鐵站,區議員站在警方防線外,代為接收市民獻上的鮮花。社區前進圖片

3月31日(周二)由下午開始,零星市民在太子站B1出口獻花,防暴警員隨後出動清走,來來回回數次。直至傍晚,防暴警員直接駐守地鐵站外,民選區議員和立法會議員則站在防線外,代為接收市民獻上的鮮花。站在高位是限制人們活動的警員;站得貼地的是希望保護市民的議員,兩者並在一起,相映成趣,令人黯然的是,可能反映今天香港社會權力劃分的亂局。

這個晚上,街上的人多了一條罪名。有警員引用港府先訂立後審議的《預防及控制疾病(禁止羣組聚集)規例》,指出街上途人違反這條「禁聚令」,但也有警員引用過去多月常用的非法集結罪名。究竟現場人士是違反羣組聚集,還是非法集結?然而,逾百人無懼武漢肺炎、無懼新法,現身太子地鐵站一帶。也許病毒是無形的,但過去大半年的槍彈橫飛,卻是血淋淋的傷痕。今天,何以為懼?

互不相識 被迫企埋一齊

晚上8時許開始,警方開始驅散太子道西往荔枝角道方向的途人,首次以「禁聚令」為由,在元朗冰室外拉起封鎖線截查多人,當中包括民主黨社區主任陳堡明。他事後在社交網站指出:「搜完身,佢要我哋五個一排,拍住片話我哋違反法例,多過四人集會,要票控我哋,再比佢哋捉到就要48。仲要問我哋明唔明?」

他指出,並不認識身旁另外四人,「同唔識既人企埋一齊都拉?明屈,唔洗立23條喇?有咩癲過咁樣拉?」他說,警方並無即時出傳票,但拍片表明會票控他們。

晚上10時許,太子道西與廣東道交界一個公園亦有十多人被截查。事主之一K小姐向記者憶述:「當時在附近吃完糖水遇到警方截查,警員要求我們入花園,逼我們企埋一堆,有警員稱以違反禁聚令檢控我們,但我們互不相識。其後被記錄身分證、錄樣、錄身,擾攘近半小時後獲放行。但警員並沒有交代會否有後續檢控。」

拘捕54人 介乎12至70歲

事隔一日,警方在4月1日晚上回覆指,昨晚有示威者在港鐵太子站一帶非法集結,部分人設置路障,亦有人向警察體育遊樂會及港鐵旺角東站投擲汽油彈。行動中,共拘捕43男11女,年齡介乎12歲至70歲,涉嫌非法集結、在公眾地方行為不檢、藏有工具可作非法用途及盜竊等。案件交由旺角警區刑事部及西九龍總區反三合會行動組跟進。

當中一名16歲女童、一名60歲女子及3名18歲至29歲男子身上,檢獲一些懷疑屬於他人的八達通或信用卡,涉嫌盜竊被捕。一輛的士沿彌敦道慢線往旺角方向慢駛,期間不斷響號及高聲播放音樂,亦有乘客伸出車窗揮舞旗幟。車上3男1女,年齡介乎12歲至28歲,涉嫌在公眾地方行為不檢被捕。

警方在331晚至少兩度出動大型巴士接載被捕者,是久違沒有遮蔽車內情況的警車。晚上近10時半,太子道西近新填地街交界,警員以一對一方式,將多名雙手被扣的男子帶上警車,當中有人外表非常年輕。警車內,其中一名警員按著被捕者的頭,也有被捕者望著車窗外默默無言。

暫未以「禁聚令」拘捕任何人

「禁聚令」新例下,警方在大南街及太子道交界、港鐵太子站外及旺角一帶地區共截停搜查56名本地男子及19名本地女子(共75人),以口頭解釋、勸籲及警告方式,提醒在場人士配合規例的要求,並向他們登記資料。警方指出,就昨晚的行動,暫未以任何條例拘捕任何人或向任何人士發出告票或傳票,但不排除保留追究權利。

831,未忘的,也許並不是無法證實的「死者」,而是執法者襲擊市民的傷害。張凱傑攝

去年8月31日晚上,大批速龍和防暴警員衝入港鐵太子站,不問身分不問情由,無差別揮棍毆打市民,並在車廂內施放胡椒噴霧,多人受傷,多人走避不及被困,部分人被打後警方卻沒有拘捕行動。警方及後更封鎖車站,驅趕記者和救護員,令站內情況蔽不見天,更惹來「打死人」疑雲。自此,每月31日,抗爭者都再行出來。未忘的,也許並不是無法證實的「死者」,而是執法者襲擊市民的傷害。

七個月後,沒有一名警員要負上責任。但因為疫情,街上的悼念活動就多了一條罪名。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