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反送中10個月】社聯接逾半未成年者求助 有學生因補習路過多次被警搜身 害怕被打患思覺失調


反送中運動至今大半年,港人捲入浪潮,各種前所未有的經歷帶來的衝擊,給不少人留下心理、精神創傷。香港社會服務聯會的一項計劃,過去7個月收到逾160宗求助,其中一半求助人為18歲以下青少年。求助者中,包括有路過衝突現場的學生多次被警察搜身後患上抑鬱及思覺失調、有伯伯在衝突現場被推跌後恐懼外出、有警察妻子性情大變及出現幻覺。

社聯收到的部分求助個案。眾新聞製圖

香港社會服務聯會去年9月推出「港講訴Time to Heal 」計劃,為期一年半,以支援在社會運動中心理或精神受創的人。社聯兒童及青少年服務總主任姚潔玲指,自去年6月開始,有見社會充滿看不到出路的無助、憤怒,為港人的精神健康埋下計時炸彈,希望可以提供支援,獲有心人捐出1000萬元推行計劃。

計劃沒設年齡、政見限制,申請人可以經社工轉介,經評估後如有需要接受治療,會由「香港心理學會 -臨床心理學組」學會會員義務提供4至8次心理評估及治療,亦可申請心理治療或精神科醫療現金資助,每人可獲14,000元上限的津貼,以支付相關治療及診症費用,希望即使申請人在公立醫院未排到期,也可以用津貼到私營市場求診,避免情況惡化。

過半求助人為18歲以下

計劃目前處理超過160宗個案,服務對象年齡覆蓋13至84歲,有一半為18歲以下,18至24歲亦佔兩成,其餘三成為25歲以上的成年人,其中50歲以上的佔5%。

「港講訴Time to Heal」計劃的求助者年齡分佈。眾新聞製圖

姚潔玲指,在眾多求助個案中,有人覺得社會沒有出路而痛心,有人因一直信守的價值受衝擊感到傷痛及憤怒;有人因政治立場不同,與家人及朋輩的關係出現裂痕;部分人因目睹暴力狀況,勾起早年的創傷經驗。姚說,如事主本身曾經歷創傷事件,例如家暴等,加上與家人及朋友的連繫較弱,再遇上暴力場面,或眼見身邊朋友受傷害,情緒影響會更大。另外,倘若遇到創傷性強的事件,亦會為當事人帶來很大衝擊,例如去年11月11日在西灣河有少年被警員以實彈射中受傷,有正在上學途中的學生目擊事件,回校後情緒激動痛哭,需要社工輔導。

求助個案中,各個年齡階層和政見取向都有。有伯伯曾在衝突現場被推跌,及後出現焦慮、恐懼出門的情況;有丈夫為警隊後勤的主婦,一直只在新聞及facebook接收運動資訊,沒有親身到過現場,家裡也沒有因政見不同而不和,但在10月開始性情大變,變得脾氣暴躁、焦慮、不安,出現幻聽及幻覺,經常覺得被監聽及跟蹤,並覺得街上的人以不友善眼光看她;沒有參與前線的中學生,因補習需要到旺角、荃灣等地方,常常被警察搜身,一次警察把他書包的東西全部倒在地上,然後以兇惡語氣命令他自行拾回,事主蹲下來收拾期間,十分懼怕會被警棍打,及後事主經常覺得焦慮不安,覺得有人在樓下拍攝他,又覺得街上的警車追著他,亦有懷疑自殘行為,被診斷患有抑鬱及思覺失調。

12月、1月求助高峯期

去年11、12月社會極之動盪,先後發生中大、理大等多場校園戰役,求助者數目在12月及1月達高峯期,每月約有40、50宗,較10月至11月每月約10多宗大增。2月出現武漢肺炎疫情以來,申請回落至每月近20多宗,姚潔玲估計是因為運動稍為放緩,停課亦給予學生喘息機會,以沉澱因社會動盪衍生的情緒;個案數字3月稍為回升,估計是因為停課後,社工有更多時間跟進早前受社運影響的青年人個案。

當下肺炎疫情,對求助者的情緒會否帶來新一波衝擊?姚潔玲指,計劃3月延伸至支援受疫情影響人士,不過暫時未有收到純粹因疫情而求助的個案。對青年來說,大部分人因為停課,本來的學業壓力或朋輩問題減少,有較多空間沉澱積壓的情緒,反而輕鬆了,而且停課期間,社工與青年有較多時間溝通,可以協助梳理情緒。

去年11、12月社會極之動盪,社聯接獲的求助人數達高峯。圖為理大衝突。EYEPRESS圖片

社運帶來創傷 影響料更深遠

與社聯合作提供義務心理治療服務的香港心理學會臨床心理學組,主席鄭寶君表示,不少求助者出現創傷後遺症或抑鬱症。各人嚴重程度不一,但因著社運而出現情緒問題的人,與一般個案有所不同,「社運嘅情況係前所未見,一般創傷例如交通意外,你唔會日日睇住,但社運期間係日日睇住live,好難避免,個exposure level密好多。」

她估計,這次運動帶來前所未見的創傷,影響會比一次性的災難更深遠。「例如海難、交通意外,會影響人嘅安全感。但一個咁長期、咁大的事,可能會更易動搖到人嘅價值觀、信任,影響反而更大。」加上不少人與家人關係破裂或受影響,缺乏家庭支援,會較一般經歷單次事件創傷的人,更難復原。

鄭寶君指,不少因社運而求助的青年對人信任度低,因此臨床心理學家在處理受社運影響的求助者時,對病人的私隱要更為注意,「畀多好多空間佢去決定要講幾多、講定唔講,特別係佢參與運動有幾多,或者過程發生咩事。」另外,敏感度亦要提高,試過有臨床心理學家房間放了多年前為警隊主持心理學講座的感謝狀,刺激了求助者的神經,「求助者唔信政府、同警察有過衝突,咁個環境可能會令佢不安,或者提示番佢嘅經歷,所以要再特別留意房間嘅setting。」計劃為保障申請人私隱,社工為求助人作申請時,不必留全名,只須提供姓氏、年齡、身份證首 4 個字以及性別。

她又指,特別是年紀輕的求助者,很多人在面診時都表示不想即時深入處理創傷:「佢哋好多時覺得唔可以有情緒,有啲話只係唔想咁驚,但仲想衝,要衝埋件事先。我哋比起照顧大人,就更加要理解佢哋嘅需要,畀多啲空間佢哋,尊重佢嘅選擇。」

改變輔導手法

除心理及精神科治療服務外,計劃的另一部分,是提供一系列講座、工作坊、訓練等活動予教師、社工及民間義工等,以學習如何應對社會危機下的家庭撕裂、社區衝突及情緒困擾等課題,例如面對刑事程序個案的支援時,社工的角色、教師如何帶領學生反思社會事件、有份接觸抗爭者的前線社工分享輔導經驗等,有關工作坊的登記人數眾多。

姚潔玲指,對因社運而受情緒影響的求助者,社工的輔導手法也會有所不同。鄭靖而攝

姚潔玲說,當求助者是因社運而受影響,社工的輔導手法會有所不同。以往在處理青少年問題時,很多時社工會以問題導向的方式處理,例如定性為與家長或朋輩之間的問題,然後尋求解決辦法,「以前譬如可以同家長、老師傾,但而家係大嘅制度問題,大家都郁唔到,我哋冇乜anchor point可以改得到,已經超越咗以往處理開嘅嘢,呢個係一個挑戰。」

與青年溝通的方式亦要改變,「佢嘅心思係掛住出面嘅手足、掛住場運動,你同佢講情緒,佢唔會啋你。」她引述資深青少年服務社工經驗分享,有時只著年輕人少看新聞,盡量抽離,未必有效果,「你淨係叫佢抽離下唔好睇新聞,按前線嘅輔導經驗,呢啲嘢係冇人啋,甚至會覺得你好離地,唔理解佢嘅經驗。」社工可以轉為向青少年談希望、理想,「講背後嘅價值、希望社會點、想追求咩,啲細路會啋,因為佢覺得有力,咁先有偈傾。」

姚潔玲指,精神科醫生、心理學家等人數本來就不足,公立服務輪候時間很長。對於處理社會的心理健康危機,她認為有迫切需要的人,固然要尋求專業心理或精神治療,但經常接觸年輕人的老師及社工,可以為情況較輕的人先作疏導。

面對社會動盪,情緒難免會受影響。姚潔玲指,在動盪時局下感到困擾不安屬正常,但若然情況持續,以致日常生活受影響,就要向身邊信任的人或社工求助。

相關文章:【反送中10個月】精神健康服務需求增 專家憂求助人對公營醫療缺信心 倡撥款予民間籌辦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