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美學者論中國控制國際組織:21世紀爭奪全球領導權的前線


《彭博新聞》周三刊登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高級國際研究學院講座教授白蘭德斯(Hal Brands)撰寫的一篇文章〈China's Global Influence Operation Goes Way Beyond the WHO〉 (中國的全球影響力操作不止於世衛)。文章從最近世界衛生組織高級顧問艾沃德接受香港記者訪問期間,被問到台灣問題時中斷訪問說起,指出北京正透過加入國際組織,從而可能影響甚至改變這些組織。文章指,美國本想把中國帶進國際組織從而使中國變得更好,但現在與之相反的事情正在發生。

文章一開始就說「這段影片最能說明問題」,指出「世界衛生組織一名高級顧問被問到台灣在世界衛生組織的角色後,突然中斷訪問。這次事件被正確地詮釋為:標示出中國利用世衛作為外交鬥爭中把民主台灣孤立和去正當性的工具」。

文章稱,中國在世衛的影響力,只是北京與國際組織關係大局裏的小部分。數十年來,美國官員一直希望把北京納入那些組織便可改變中國,通過交往讓它融入負責任的全球管治模式。美國不太理會已經現形的危險:中國可能倒過來改變那些組織(they paid less attention to the danger that has now materialized — that China might change those organizations instead)。作者說,美國這種「負責任持份者」取態背後的邏輯是:阻止中國挑戰國際秩序的最好方法,就是證明它可以在當中蓬勃發展。鼓勵北京擴大在國際組織的角色是重要的,從聯合國到處理國際交流到民航等一大堆特定問題。

文章說,這會向中國官員展示,在處理核擴散到世界經濟管理等全球挑戰中正和合作的優點,會讓北京習慣以建設性和負責任的方式行使領導權。就像時任美國副國務卿佐利克(Robert Zoellick)2005年所說的那樣,會讓「一個不僅遵從上世紀發展下來的國際規則、而且跟我們及其他國家共同應對新世紀挑戰的中國 」興起。

文章說,「這項政策似乎起了作用一段時間。 一個曾被國際組織不理睬的國家,現在越來越接受它們。中國已成為聯合國在世界各地維和任務的最大捐獻國之一。 2018年,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承諾,北京將『積極參與領導全球治理體系的改革』,以致力推進建構『人類命運共同體」。但是習近平和其他中國領導人的意思,並不是美國官員所想的。中國官員經歷國際組織可以如何對付北京,在1989年天安門大屠殺後,北京在聯合國四面楚歌。因此,北京將本身在這些機構的角色,看成是起着保護和投射作用:在國內保護中國共產黨的統治權,在國外投射中共的影響力和價值觀」。

文章說,中國國營新聞機構以坦率但轉彎抺角的語言承認這點,中共常用這種語言陳述目標:參與全球治理的目的,是為「偉大的現代社會主義國家」的崛起「營造有利的環境」。很自然,中國在世衛的角色現已引起最大關注,隨着北京加大對世衛的參與度和捐獻,它還利用世衛作為對付台灣的外交手段:當台灣由被視為對中國友好的領袖統治時,台灣人可扮演更大的角色;當由敵人掌管時,就將台灣邊緣化。而且,這一策略遠遠不止於世衛。

「舉例說,中國控制國際民用航空組織,中國公民出任領導要職,不准台灣出席會議,從而將台灣邊緣化。當一名前中國官員2014年當選聯合國國際電信聯盟秘書長後,機構變得更親向北京旨在支配世界最先進通訊網絡的數碼絲綢之路(Digital Silk Road )項目,以及北京要令互聯網更有利於威權控制的努力」。

「在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內,中國代表試圖保護北京免遭侵犯人權審查,並且倡導另類人權觀念,強調國家主權、社會和諧等比起自由更適合專制政權。同樣,根據美國傳統基金會沙費爾(Brett Schaefer)分析,聯合國經濟和社會事務部的中國主管,利用職權擠壓促請關注北京在新疆偏遠西部鎮壓維吾爾族的人士和組織。中國政府還尋求讓中國公民主管國際刑警組織、世界知識產權組織,以及其他不起眼但重要的機構,這些機構在全球事務中悄然發揮影響力」。

文章稱,有人說中國政權可能放棄了馬克思主義,卻守住列寧主義:將幾乎所有互動視為激烈權鬥的傾向。北京的目的,是靠近這些重要國際網絡的核心,這不是為了加強全球管治,而是為了增強本身塑造全球準則的能力。北京意識到在制定規則和塑造準則上的競爭,將是21世紀爭奪全球領導權的中央前線(Beijing realizes that this competition in rulemaking and norm-shaping will be a central front in the struggle for global leadership in the 21st century)。

文章續稱,問題是美國是否也意識到這點,特朗普政府值得一讚,它發起強大攻勢擊敗,不讓北京的候選人當選世界知識產權組織總幹事,避免世界頭號知識產權侵犯者,在全球專利標準及其他國際商業領域上贏得更大權力這種荒謬之事。美國國務院亦更關注中國的戰略及抗擊對策。

文章最後說,「但是,特朗普政府也有矛盾的趨向。特朗普退出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和經濟社會及文化組織、削弱世界貿易組織,而且常常不屑於美國長期行使權力的國際機構和準則。這一切都造成中國可加利用的真空。用冰冷的地緣政治說法,投資國際組織的國家,最有可能從中取得影響力。中國絕對肯定發現了這個事實時,美國卻忘記了,可是一個悲慘的諷刺」。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