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林子健上訴失敗即時還押 太太:我老公係愛家庭、愛動物、有理想且誠實可靠的人


上訴人林子健2日下午到庭聽取裁決,其後遭即時還押。蘋果日報照片

2017年報稱在旺角遭人擄走及禁錮的民主黨成員林子健,去年3月被裁定「明知地向警務人員虛報有人犯罪」罪成,判囚五個月,林子健隨即提出上訴。高等法院法官李運騰2日表示,上訴理據沒能使定罪不安全或不穩妥,形容原審裁判官的定罪合法合理,在考慮證供時經過深思熟慮,故駁回上訴,林被即時還押。

林子健聞判表現冷靜,但其母在旁聽席上不禁落淚,揮手目送兒子被懲教人員帶走,退庭後仍未能平伏情緒。林子健太太亦心情激動,她向眾新聞表示:「我老公係一個愛家庭、愛動物、有理想而且誠實可靠的人。係今次的事件裡面,辯方的專家法醫都認為佢的傷勢同個口供係吻合的!今日的判決,證明香港的法治已死!」林子健已決定上訴到底,法庭要求其代表律師呈交上訴通知書正式啟動上訴程序後才處理保釋申請。林的親友在退庭後代發聲明,指林被還押後想進行40天禁食禱告,祈願上主公義、司法公正以及疫情結束,希望懲教人員尊重其信仰。

案情指,林子健於2017年8月11日,明知地向偵緝警員黃繼霈(6758)虛報有人於2017年8月10日下午,在九龍油麻地界乎咸美頓街與碧街之間的一段砵蘭街,把他拐走。

林母(持紙巾者)離開法院時仍不住抹淚。莊曉彤攝

上訴裁決前夕,林子健凌晨在Facebook發文,表達對母親、妹妹和太太的歉意:

由小至大,無論身體和成長經歷都令父母憂心。而我一直未能侍母至孝,承擔做大兒子的責任,心感對您們的虧欠。且我的浮浮沉沉與不懂善解人意,亦未能做一位好丈夫。我整個人生都充滿鬱結與遺憾,一次又一次的坎坷旅途,彷彿告訴我如何努力,上天也不讓我衝過厄運。

今午到庭支持他的,包括港大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林子健中大神學博士的論文指導老師龔立人、民主黨何俊仁、許智峯等十多人。

是次上訴由高等法院原訟法庭法官李運騰審理,李官上月初曾拒絕黃之鋒離港赴英的保釋申請,並形容黃在保釋條件頒下後才與英國書商簽約,如因違約被索償只屬自食其果。李官亦曾於2017年審理過黎智英捐款案,裁定梁國雄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名不成立。案件答辯方是律政司,由署理高級助理刑事檢控專員鄭凱聰及檢控官劉允祥代表。上訴人林子健的代表律師是大律師陳偉彥,上訴方提出的7個上訴理由,遭法官李運騰逐點反駁,李官今午讀出判辭

本案中,林子健稱自己被擄走及虐打,傷勢包括21口釘書釘、肚皮上的藤條印等。原審時,控辯雙方均請來法醫分析傷勢與林子健所言是否吻合。控方專家證人、衛生署法醫科高級醫生賴世澤指,傷勢傾向是自殘所致,與林的說法不吻合;辯方專家證人、英國法醫Dr Jason Payne-James則認為未能斷言自殘或受襲,林的說法可以成立。原審的署理總裁判官蘇惠德宣判時指:「他(辯方專家證人)是誠實的證人,但沒有親自驗傷,證供不穩妥,所以不予以比重。」

上訴人遂指,蘇官錯誤地對辯方法醫證據不給予任何比重;並指蘇官未有充分考慮相關證據,如傷勢是受襲所致,足以對案情構成合理疑點。處理上訴的李官認為,本案關鍵不在於林子健傷勢是出於自殘抑或受襲,而是林子健是否如他所言,在砵蘭街被擄走,但同意如果是受襲會成為相關的考慮因素。李官並指:「本席認為辯方專家的意見流於理論和學術性,裁判官(蘇惠德)這方面的判斷合情合理。」

林子健於被擄翌日開記者會,展示傷勢。資料圖片

上訴方另一爭辯的,是原審裁判官錯誤地錯誤地採納控方第三證人的部分證供。第三控方證人是西九龍重案組3A隊探員何斌成,他負責拘捕林子健,並與林共處8小時,及後觀看了1500至1800小時的閉路電視錄影,協助辨認片中誰是林子健。蘇官認為他的證供合情合理,對林子健的步姿有充分認識。

上訴方律師陳偉彦陳詞時指,不知道證人在甚麼情況下完成觀看閉路電視錄影的工作,有可能是一邊打瞌睡、一邊觀看閉路電視,或有他人從旁干擾。李官形容:「這些都是完全沒有基礎的臆測。即使在盤問中,陳大律師也沒有質疑PW3(控方第三證人)是以敷衍的態度履行他的職務。陳大律師這方面的陳詞,令人遺憾。」

李官又認為,「(證人)與上訴人已經有過連續8小時的共處,其間對後者的身形,外貌,動態和步姿等有機會做近距離的觀察,這些都是裁判官所沒有的優勢。」形容證人花時間看錄影、揀選片段、逐一紀錄,是「一件艱巨的工作,需要毅力和高度精神專注。」

辯方律師陳偉彥在原審盤問時,指出證人認為片中人為林子健時,有時用「確認」字眼、有時用「深信」字眼,「其實你確認就係話呢個你--你認到係被告,深信就係話你--你覺得應該係被告喇,咁解喇,係咪?」證人表示同意。

李官則在判辭指:「即使PW3承認他就某些閉路電視片段未能『完全肯定』戴口罩男子是否為上訴人,然而他『深信』該人正是上訴人。PW3的證供與裁判官的最終事實裁斷吻合,並無『分歧』。」但李官同意上訴方指,如定罪建基於證人所謂的「深信」,那麼定罪或會不穩妥,但裁判官並非單憑控方第三證人的證供定罪,認為「裁判官的裁決經過深思熟慮,並有妥善考慮PW3的證供,其並無不妥。」

代表林子健提出上訴的大律師陳偉彥。資料圖片

上訴方又認為,裁判官自行比對閉路電視錄像(證物P1–P4)顯示的路人情況,以排列各個閉路電視錄像的先後次序,卻沒有事先通知控、辯雙方,令控辯雙方沒有充分機會就此陳詞。不過,李官認為原審時控方已經將相關的證據及書面陳詞呈堂,辯方有充分機會陳詞。

李官又指,先後兩次向陳偉彥發出邀請,若認為原審裁決書就錄影片段的描述有失準或錯誤,或在排序上有錯,可以向李官提交陳詞,但陳沒有。李官續指:「雖然如此 ,本席自己有親自將P1–P4的閉路電視片段,由頭到尾重複觀看,以及比對裁判官所作出的描述。本席認為裁判官的描述全面、仔細而且準確,本席看不到有任何錯誤。」

李官在判辭續寫道:「就有戴口罩男子出現的片段,是否可能在時間上早於有上訴人出現的片段,本席認為如果要有這種情況出現的話,那麼那個假扮上訴人的人除了須外型與上訴人相似,還須預先知道上訴人當天會怎樣打扮,帶怎麼樣的背囊,穿什麼樣的鞋,又知道他會在什麼時間在什麼地點出現,並預先學習上訴人動作和步姿。本席不認為這是內在可能的 (inherently probable)。」

「至於當天是否會有多於一名戴口罩男子在附近一帶出現,本席也不認為這是內在可能的。再者,從不同的閉路電視片段所見,相關的路段相對繁忙,短短一段路上已經有幾家食店,有店員在店舖外做事,亦有不少行人和車輪。如果上訴人所說的被拐走事件的確有發生的話,本席難以想像為何沒有目擊證人,本席不認為這是一個合理的可能。」

民主黨在林子健被擄翌日開記者會講述被擄經過,(左起)林子健、林卓廷、何俊仁。資料圖片

針對上訴方提出的另外兩點上訴理由:在考慮有關身份辨認的證據時 ,沒有緊記及給予自己足夠的法律指引,沒有就現場燈光、觀察的位置及距離等情況作出小心的考慮;未有詳細考慮「明知地」這罪行元素,又未有就此元素作任何分析。李官均表示:「陳大律師沒有就此上訴理由作太多論述,本席認為那是明智的做法,因為這個上訴理由,坦白說,是不切實際的。」

李官解釋:「裁判官已就相關閉路電視片段作出詳盡而且仔細的分析,其中詳述上訴人及戴口罩男子的衣著、服飾、步姿、身形,位置、行走路線、與其他行人的距離和步行方向等等。由此可見,裁判官已經就現場光線、觀察位置、距離等作了小心的考慮。」、「『明知地』這控罪元素並非什麼複雜的概念。裁判官已清楚解釋他為何肯定案發當日沒有發生過上訴人被擄走的事件。」

最後,上訴方質疑定罪裁決不安全及不穩妥。李官重申,本案不在於傷勢是自殘或受襲所致,並表示同意裁判官指:「當被告人虛報拐帶事件,身上的傷勢可以是自殘或由他人造成,均可以造成傷勢,目的是加強謊言的說服力。」

「本席認為,根據裁判官席前的證據,裁判官有充分的理由裁定閉路電視片段中所見的戴口罩男子就是上訴人自己,而且上訴人所說的被拐走的事件並沒有發生過。既然如此,但上訴人卻對警方說自己有被拐帶,因此他必然是『明知地』向警務人員虛報有人犯罪。本席認為裁判官的定罪是合法合理的,也是本席認同的。」

基於以上理由,李官駁回上訴。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