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反送中10個月】精神健康服務需求增 專家憂求助人對公營醫療缺信心 倡撥款予民間籌辦


 

去年6月因反對修訂《逃犯條例》激起的社會動盪,牽扯著港人的情緒,不少人心裡有著看不見的傷口,對精神及心理健康服務的需求大增。根據精神健康諮詢委員會年初公布的調查發現,約15%年輕人出現抑鬱症狀,委員會主席黃仁龍當時形容,社會的精神健康服務需求,猶如「地震後的海嘯」,社會必須要有準備。

面對這場「海嘯」,政府及社會如何應對?

相關文章:【反送中10個月】社聯接逾半未成年者求助 有學生因補習路過多次被警搜身 害怕被打患思覺失調

大半年的社會動盪,牽扯著城內每個人的情緒。EYEPRESS圖片

社聯獲善長捐款支持 津貼求助者求醫

香港社會服務聯會推出「港講訴Time to heal」計劃,為有需要人士提供精神及心理健康服務支援,包括資助有需要人士尋求私人市場的專業協助,計劃獲有心人捐出1000萬元贊助,過去7個月共接觸逾160名求助者。

除了社聯,不少非政府機構都因應社會情況推出精神健康支援服務。除了「港講訴」計劃外,亦有「Care4ALL 香港精神 同舟共行計劃」及「Open噏24小時青少年情緒支援網上平台」。前者由香港精神科醫學院於去年8月推出,合資格的市民可免費接受最多八次的精神科醫生診症服務,以及上限6,000元的藥費資助,如有需要可被轉介至醫院管理局轄下的精神科門診或其他心理社會治療服務;後者則由香港小童群益會、香港明愛和香港青年協會共同營運,由賽馬會慈善信託基金捐助,為11至35歲人士提供網上輔導平台。

公營專科門診排長龍

公立醫療服務輪候時間長,根據醫管局網頁資料,精神科專科門診去年全年共有46,482個預約新症,其中緊急及半緊急新症的輪候時間中位數,分別為少於1星期至1星期,以及2至4星期。至於佔74%的穩定新症,輪候時間中位數最短為港島東聯網的16周,即約4個月;最長為港島西聯網的66周,即逾1年。至於穩定新症最長輪候時間,最誇張的是九龍西聯網,為116個星期,即逾2年。醫管局也有提供臨床心理門診服務,輪候時間由數星期至數個月不等。

去年精神科專科門診輪候情況。醫管局網頁

精神健康諮詢委員會建議加強教師、社工訓練

由前律政司司長黃仁龍出任主席的精神健康諮詢委員會,今年1月向立法會提交兩年任期的工作報告。報告提到,委員會認為公營醫療系統的精神健康服務人手短缺,對加強服務構成重大障礙,建議政府增加人手的同時,可以同步進行其他措施,包括提供更多支援和訓練,予跟精神健康需要人士有親身接觸的人,例如教師、學校社工、普通科醫生等,裝備他們及早識別懷疑有精神病的人士,並及早為他們作轉介或提供支援;另外,亦提議整理現時由非政府機構推出的多項精神健康計劃,方便有需要的人士搜尋,以及考慮透過促進不同界別合作,以建立跨界別的精神健康服務網絡,指委員會主席及食衛局已聯絡多個有意協助提供精神健康服務的私人慈善基金,以探討合作機會。

黃仁龍1月在立法會上表示,多個非政府組織提供針對衝突的精神健康諮詢站,獲多名有心人捐款,暫不需要政府投放,但坦言令有需要人士願意尋求協助,是一大挑戰,未來會做好宣傳工作。

黃仁龍1月出席立法會衞生事務委員會時形容,社會的精神健康服務需求猶如「地震後的海嘯」。港台圖片

心理學家:市民對政府缺信任成求助障礙

與社聯合作「港講訴」計劃、提供義務心理治療服務的香港心理學會臨床心理學組,主席鄭寶君表示,政府似乎未見有因應社會事件,額外投放資源在精神健康服務,不少民間團體在運動初期就主動提供支援,例如「良心理政」。「良心理政」是由心理學家組成的傘後組織,去年6月起提供免費心理輔導予有需要人士,去年下半年已接獲約600多人求助。眾多NGO亦陸續推出支援服務,連結願意義務幫助的專業人士,或提供診金資助予求助者往私人市場求診,情況反映在社運爆發前期,主要由民間承托著對服務暴增的需求,而非公營系統。

鄭寶君指,很多時由民間團體提供的支援,只限於義務服務的層面,有時難以接駁到正規的精神、心理服務,例如要轉介至公立醫院精神科,需要由私家精神科醫生或公立醫院心理學家撰寫轉介信。

鄭寶君指,不少民間團體在運動初期,主動提供情緒服務支援。鄭靖而攝

公營醫療輪候需時,私人市場收貴昂貴,固然成為求助的障礙。不過,鄭寶君認為,即使求助者成功輪候到公營醫療服務,也未必會放心地求助,「除咗制度困難之外,當市民與政府的信任低嘅時候,本身offer到嘅service都落唔到去。」她舉例,去年11月理大事件,社署有臨床心理學家亦在場預備支援,不過抗爭者傾向不太信任政府提供的專業人士,大部分人都不會接受他們提供的服務。

港大醫學院年初在國際醫學期刊《刺針》發表的香港人精神健康研究顯示,近一半人表示不會尋求專業協助,超過五分一疑患創傷後壓力症的受訪者解釋,不求助是出於對私隱的考慮。食物及衛生局長陳肇始去年底亦表示,醫管局的精神健康熱線的使用人次增加,亦有部分精神病患者有復發的情況,不過醫管局精神科服務暫未見個案大幅增加的迹象。

鄭寶君指,社會事件令不少人精神狀態受影響,程度取決其本身經歷,如本身有創傷經驗,再眼見如此多的衝突、暴力場面,會造成二次傷害。她估計,經歷大半年社運加上近期的疫情後,港人患創傷後壓力症的比例會大增,而且料不少人會同時出現抑鬱症狀。「都覺得心痛,我知道創傷對一個人嚟講有幾大影響。最難嘅地方係,個傷係喺裡面,冇人睇得到……呢個城市會唔會多咗人,背負呢份創傷在生活呢?」

其實不只精神科,整體醫療服務很多時都供不應求。鄭寶君希望,政府可以投放更多資源給包括精神科在內的醫療服務;針對精神健康,亦要有長遠規劃,「呢個同急症唔同,你跌斷腳,駁番,做多啲物理治療,好多都可以好得番。但係心理創傷,尤其當成個社會好多人有情緒狀況,可能係未來十年八年都會有好大影響。如果佢得唔到適切支援,其實對社會資源都係好大損失。」

鄭寶君建議,隨著精神健康服務需求增加,政府長遠要考慮公私營合作,以紓緩公營系統輪候情況。她又指,目前社署設立的綜合社區精神健康中心及部分NGO,亦嘗試填補公營服務與私家市場的缺口,可以處理症狀較輕的個案,不過市民未必清楚求助途徑。她又建議,政府可以加強青少年服務的資源,不過應避免直接提供服務,例如可增撥資源予NGO,由NGO實行計劃,而政府亦應給予NGO自由度自行運作,避免預先設定議題,影響求助者信心。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