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何以港人不滿政府抗疫表現?


新冠狀病毒全球大流行,各地絶大多數政府的民望因應危機上升。特區政府的民望似乎亦由兩個月前的低位輕微反彈。不過不久前《南華早報》發表了委托中大進行的民意調查的結果,顯示大多數市民並不滿意特區政府的抗疫表現。政府民望略有起色,可能只不過是因為之前實在太差,只要有好幾個星期少做壞事錯事,便可以谷底回升。
 
迄今為止,香港的疫情控制確實遠比中國大陸、歐美等地區為佳。經常與香港相提並論的新加坡,人口比香港少,但病毒感染確診宗數比香港還要多。台灣、香港、新加坡都被國際社會視為成功抗疫的典範。

只有百分之二十四的被訪者,認為抗度表現好是政府的功勞。美聯社

不過,即使香港抗疫表現好,應該歸功誰呢?根據前述《南華早報》的民調,被訪的香港市民當中,百分之七十二認為如果香港能夠避免大規模疫情爆發,是因為社會大眾的功勞,只有百分之二十四認為是政府的功勞。
 
過去幾個星期,林鄭月娥公開談話中經常為香港抗疫表現好而邀功,自詡「對疫情一向迅速回應」。也許她會因為市民的不滿而感到委屈,但她和政府官員更應該深刻反省,認真了解市民不滿的原因,查找自己的不足。
 
《南華早報》調查的數據揭示了香港人不滿特區政府抗疫表現的直接原因。在有關多項抗疫措施的評價(包括封關、採購保護裝備、隔離、公眾諮詢等),滿意政府表現的被訪者都不足三成。綜合這些數據與輿論,政府抗疫的缺失主要在於反應不夠快、措施有漏洞、執行不嚴謹。
 
可是,除了在防疫措施的實際表現外,我認為還有兩大原因導致香港人不滿特區政府的抗疫表現。
 
第一,林鄭政府「一向」的表現不是迅速反應,而是高傲自負。急於因為香港疫情控制較好而邀功是表現之一,但還有很多言行舉止令人反感。例如早期説口罩沒有用,後來修改了立場卻沒有為之前的錯誤説法認真致歉。又例如禁酒令倉促出台,在面對輿論壓力下改變政策又不承認是褪駄,但不多久又要酒吧暫停營業。
 
其實疫情不斷變化,有很多嶄新和突如其來的挑戰,政府所做決定慢了或者有所偏差,不足為奇,簡單直接承認認知不足,不少市民都可以理解。弊在林鄭的高傲死性難改,好像她從不會錯,問題都是出在其他人。早期醫護工會要求封關,她不接受,就用病人的利益來向醫護人員施加道德壓力。近來由於封關遲導致輸入個案急升再引致社區爆發風險大增,她「忽然」愛護醫護人員,以他們所受的壓力來逼迫市民減少社交活動。

林鄭上月23日在記者會上談到醫護人員的壓力時,更一度眼泛淚光。EYEPRESS照片

其次,也是更重要的原因是林鄭口頭強調抗疫只講科學,但實際行動充斥着政治鬥爭的考慮。醫護工會要求封關,她把這視為政治鬥爭,是激進力量想迫政府就範。市民不滿政府設置社區隔離設施的安排缺乏公眾諮詢,上街抗議,不但沒有得到政府積極回應,反而是遭受警方粗暴鎮壓。當全港市民都面對因為疫情帶來的經濟困難時,政府的抗疫基金首先是向企業投放,並主要向有親政府議員代表的行業傾斜。而在限制人群聚集、暫時禁止個别行業停業等方面,政府的決定都有遷就一些親政府議員的嫌疑。
 
上述政治鬥爭考慮的分析並非純粹臆測,而是相當符合月前被傳媒揭發的林鄭提交北京報告的主要內容,包括要求醫管局踢走要求封關的工會領導,希望利用抗疫為政府提振民望,為立法會選舉中的親政府候選人營造有利條件等等。因為去年反修例鬥爭而引發的抗爭運動,已經令大量市民對林鄭政府和警隊踐踏人權、破壞法治的政治反動極為反感。極度遺憾的是,林鄭並沒有視這次疫情為與社會重建合作關係的機會,仍然是以高高在上的姿態防疫,以為只要她決定了什麼,市民就要肯定,就要跟隨她的指揮做。

高傲自大,剛辟自用,以鬥爭為樂,視市民為芻狗,是貫穿林鄭政府由面對反修例運動以至抗疫的表現的一條紅線。經過這一年的洗禮,香港人對這條紅線有深刻認識,試問又怎可能滿意政府的抗疫表現?!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