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屯門黃店】開張即遇疫境 生意危危乎不忘關心身邊人 「呢啲就係香港人」


這陣子,我們經常用上「寒冬」二字。形容香港經濟如是; 形容自己的生意和過去大半年的心路歷程如是。西廚阿Ken笑說, 過了卅幾個年頭,此冬實是至陰至寒。事緣今年1月中, 他花了半生積蓄於屯門開設了小食店「良宵」, 兩星期後武漢肺炎便肆虐全城, 他每天回去捲起閘門後便化身電競選手,從開舖打機打到收舖。 總結新張首月,未曾旺場已蝕凸。

話雖如此,但見他訪問全程一派傲雪凌霜, 原來在他眼中比金錢更重要的,是昔日在中上環高級食府失落的, 如今卻在這街坊巷里中尋回。「以前啲客一係挑剔;一係當你透明。 依家呢度有阿姐提你抄牌;哦你早啲瞓,仲有公仔佬走埋嚟兇你:『 俾心機做,頂X住呀!』」在屯門遇見的幾個人, 教他明白寒冬雖苦,但只要有同路人一起圍爐取暖,自是平欺寒力, 無所懼畏。 

「良宵」主攻宵夜時段,營業至凌晨3時。每晚附近食肆陸逐關門後,小店的燈火就成了整條麒麟徑的唯一一點光。

未談此冬前,Ken說先要談上一場寒冬。那冬,自去年6月。

當時他工作的餐廳突然結業,令他頓成失業大軍。那段日子,搵工、 「炒散」或在週末走上街頭灑一把汗,成了他生活的全部。「 除咗見步行步,我諗唔到其他生存方法。」輾轉到9月, 他成功找上了另一份西餐大廚的工作,受僱於一間外國飲食集團, 餐廳落戶西區中聯辦附近。 

入職不久,便迎來這城最嚴峻的日子,也看到最赤裸的眾生相。「 港鐵第一次全線提早停嗰晚,我Whatsapp老闆問可唔可以提 早Last Call放同事早啲走。X街佢已讀不回!夜晚先覆, 我話門口已經煙霧瀰漫啦走咩啫?佢話:咁做多陣等啲煙散咗先走… …」 

後來港鐵提早停駛成為常態,附近餐廳逐逐提早收舖,Ken的老闆卻覬覦獨市生意而堅持照常營業。好些日子, 他每晚都要花上三四小時才回到「大西北」的家。「 佢只知餐廳日日爆場好好數,員工安全?咩嚟架?食得架?」 港鐵九巴全日停駛那天,他真的無法上班, 結果被當曠工扣了一天糧,氣得他七孔生煙。 

很決定性的一次:又一個煙霧瀰漫的晚上,Ken從開放式廚房中不停聽到門外轟轟,本已心神不定,突然間聽得很清楚食客中有人調笑盈盈:「佢話We’ve got the specials, TG seasoning, haha…..我嬲X到唔識形容,差啲連個爐都打爛埋…..」 翌日,他毫不猶豫遞信辭職。

他直言不想再「同流合污」也不想再服務活在平行時空的人。 去向未知,心中只有一點肯定:「我發誓有朝一日做老闆, 我一定唔會咁X街!」那刻Ken還不知道, 拐個彎就遇上做老闆的機會。

店內另一幅壁畫,描繪Ken在玻璃後(廚房)工作的情況,Ken笑言:「佢靚仔啲!」

港食西煮 招牌菜賣平七成

Ken再陷失業不久,便有朋友建議與他拍夥開小食店,由他掌舵。 亂世中一擲千金搞生意,自然不敢怠慢, 他花了個多月寫計劃做預算,最終速成其事的, 一來是他在屯門區覓得租金較低的心水舖; 二來預算小店每天平均營業額達2000多元便足以續業, 而他對此頗有信心。於是幾個老友急急埋班,選定1月15日開張, 齊齊榮升老闆。

「良宵」經營的理念,是希望將優質西餐帶入平民區。 但礙於定位始終是街坊小店,顧客未必經常花費得起食件靚扒,於是 Ken想出以西式煮法配合港人由細食到大的地道美食如腸粉燒賣串燒等,又搜羅抵食的牛仔骨及西班牙豬慢煮成招牌菜, 再以相等於舊店三折的價錢賣給街坊。「頭兩星期生意唔算好,但起碼街坊行過都會停低望下聽下介紹,我當贏咗架喇,而且相信會愈做愈好。」

Ken對芫茜這食材情有獨鍾,這味名為「聞茜」的芫茜天婦羅是他最愛的小食之一,將它引入自己的店後再加配了幾款秘製醬汁,美味再提升。

帶著希望迎接農曆新年,Ken以為爆竹一聲,歹運真的可成過去。 但後來發生的事大家清楚,年假後武漢肺炎在港極速爆發, 整個城市一輪荒亂瘋狂過後,各行業隨即步入寒冬。「大半個2月我幾乎日日返嚟都係打機,開舖打到收舖。成條街根本無人行, 最癲嗰日全日做得140蚊生意,後來靠朋友間唔中落嚟撐下場。 莫講話一日,3日夾埋都冇2000蚊營業額!」

人生最大的押注,未揭盅就似輸掉一截,眼前還是未知盡時的寒冬, 說不徬徨是謊話。「驚慣咗啦!驚都要繼續行架!」 難過之中作好最壞打算,Ken決定放慢腳步能走多遠就多遠。 張開眼,他看到這區很多不一樣的景緻。

小店當樹窿 聽同路人訴苦

巷中有個老闆娘,自他落戶後便常常走來聊天, 怕他初到貴境不知就裡,遂與他細細分享附近一帶人脈的恩怨情仇。 Ken笑言在沒有生意的日子,聽聽這「屯門版真情」倒也是件有趣事。「佢有時會苦口婆心咁講暗語:『我知你哋係點, 但唔使周圍同人講架,自己幫人咪得囉!保護自己呀!』 有時又會好火爆咁走嚟大嗌:『抄牌喇仔!快啲啦仲戇居居企喺度! 』雖然佢成日大聲鬧我但我真係好鍾意。」

 那裡還有個紋身漢,「最初以為佢嚟收保護費, 點知佢好兇而又好認真咁同我講:『你啲嘢掂架,整到間舖咁X靚, 俾心機做,頂X住呀!』」Ken被他弄到哭笑不得, 但卻感受到屯門街坊可愛窩心之處。

轉身也難的小廚房,卻托出了Ken的大夢想,鬼馬的他再發功:「寛廣係喺個心裡面;唔一定喺現實之中!」

 

這幅「連豬」壁畫是小店的signature ,也是Ken落實開店後第一個閃出的念頭,「唔知點解覺得一定要有」,遂找來手足幫忙製作繪畫。

良宵小店內,以一幅「連豬食串燒」的壁畫最為顯眼, 因此吸引了一堆同路人交換過去一段日子的種種,經歷不盡相同, 但心卻很近。

慢慢,小店招來四方客,大家都是有故事的人。教師們來申訴停課安排混亂;有抽生死簽的醫護來大罵高官管理層; 有不敢張揚的鄉二代,也有疫症下「踎躉」的舞台劇工作者,以及在別區繼續對抗寒冬的飲食業行家,難忘他聽見Ken在電話裡頭說了句「今晚好靜呀」,隨即便Call來數十街坊好友撐場……

自此,Ken知道除了食物之外,良宵還可以充當屯門人的小樹窿, 讓大家前來抖口氣,甚至多走一步回饋這個粗獷中又充滿心人情味的地方。2月中旬,全城瘋搶口罩之時, 其中一位拍檔覓得門路從越南運來口罩應急,當時Ken還不清楚自己口袋裡還餘幾多錢,就二話不說訂了250盒,「度度都冇,有貨就可以幫到大家,幫得幾多就幾多。」 

良宵曾在2至3月期間向市民免費派發口罩,兩次共派出逾200盒。

派口罩每人一盒 長者醫護兩盒

口罩到貨後,良宵先後兩次舉行免費派口罩活動,普通市民每人一盒;銀髮、醫護每人兩盒。首次活動,門外排上長長的人龍。一對公公婆婆遠道從土瓜灣而來, 未知事前需登記,戰戰兢兢遞上兩張長者咭望獲通融,解釋的話還未說出口,拍檔便包好4盒口罩遞回去,婆婆樣子驚訝, 徐徐拿出紙巾拭淚。

後來,這事被排在後頭的街坊寫到網上群組裡去,結語一句:「 呢啲就係香港人。」Ken續說:「到第二次派, 發現好多登記咗都冇嚟攞,我哋嘗試聯絡部份人,佢哋回覆:『 市面上已經有得賣,我可以自己買,口罩留返俾有需要嘅人啦!』 我想講:呢啲都係香港人!」

說回小店生意,Ken說3月有點起色, 但距離理想數字還是十萬八千里。適時, 有行家朋友建議他盡量簡化烹調工序,而拍檔的手製蛋糕也應以現貨轉售來代替,以減省成本, 惟拍檔們都眾口一詞說「不」。之所以在這轉身也難的小小廚房裡, 還是擺放著十多盆不同的粉漿,Ken試圖向記者解釋:「 小型食店多數麵粉漿走天涯,但其實唔同嘢要用唔同粉, 記住粉同粉漿又唔同架喎;然後粉漿用唔同溫度嘅水開又唔同喎…… 」然後然後,他說一份賣48元的炸雞,原來要分5次來炸……..

想說的是:有堅持有底線不會隨便妥協,呢啲就係香港人!

 

後記:

完稿那天,正是政府公布食肆防疫新措施當日,再致電Ken問措施對生意有否影響。他謂良宵屬外賣店,預計直接影響不大, 但全城再次進入戒備狀態,人人stay at home,恐怕最終也會受牽連。臨掛線前,他靦腆地提議:「 其實你可唔可以去睇下呢區嘅其他小店?1.5米根本冇得做, 佢哋仲慘……你自己出去做嘢都小心啲!」

想再說多次:自己都危危乎但仍不忘關心身邊人和事,呢啲就係真正嘅香港人!

良宵落戶屯門不久,便有文宣組手足送來各式各樣的海報和單張,部份人更成了朋友,Ken笑言這又是另一種意想不到的connection。
小店內貼滿抗爭文宣,比餐牌佔位還要多。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