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大聲公襲警案罪成 區諾軒:憂餘生能否在大學任教


 

立法會前議員區諾軒被控於去年7月7日九龍大遊行當晚以「大聲公」襲警,被判兩項襲警罪罪成。案件押後至4月24日判刑,裁判官索取社會服務令報告,區諾軒繼續以原有條件保釋。裁判官指,即使報告建議判處社會服務令,亦有機會判處監禁,指所有判刑都會開放考慮。

兩項控罪指,被告區諾軒去年7月8日凌晨,在油麻地彌敦道與登打士街及咸美頓街交界,襲擊警員關志豪及警司高振邦。警員關志豪供稱,區諾軒當日以大聲公3次敲打其盾牌,令他受驚;警司高振邦供稱,區諾軒當日以大聲公朝他叫喊,他之後耳朵不適要求醫。兩條控罪屬《警隊條例》第63條,循簡易程序定罪後,可判處罰款5,000元及監禁6個月。

多位民主派人士到場聲援區諾軒。鄭靖而攝

案件昨日在九龍城裁判法院裁決。梁國雄、黃浩銘、黃之鋒等多名民主派人士到場聲援區諾軒。裁判官梁嘉琪表示,本案關鍵在於被告行為是否構成襲擊,襲擊的控罪元素,包括被告作出武力侵犯、該武力侵犯為非法、被襲者不願意有關行為,以及被告明知對方不同意卻仍無視。她又引述案例指,無須身體接觸,亦可構成襲擊。

梁嘉琪在判詞引述警員關志豪供稱,被告當時稱呼他作「毅進仔」,並3次以揚聲器敲打其盾牌,令他覺得「有啲驚」,擔憂被告會提升武力。梁官指,被告明知警員正執行職務,連續有力地3次敲打警員盾牌,並罵對方為「毅進仔」,接納關志豪供稱當下的反應是「呆了」,亦認為被告是針對關。而關即時抓緊盾牌,反映被告令他感到憂慮。裁判官不接納被告稱擔心警員盾牌會衝擊到其他人、希望引起注意以進行交涉的說法,指如被告希望警員停止職務,應該是找高級指揮官,認為被告行為不合理。

至於另一條控罪,警察公共關係科警司高振邦供稱,當時區諾軒在他右邊手持大聲公近距離叫喊,令他其後感到不適,右耳感痛楚,有間歇耳鳴及聽到「噼啪」聲,影響睡眠,亦令他感到煩躁不安。高振邦其後求診,接受聽力圖測試時,某些頻率需以較大聲量才聽到,被診斷為急性聽力損失。

對於辯方指,大聲公一直與高振邦保持一段距離,而且大部分時間都是向上擺放,沒有證據顯示高振邦的耳朵不適,是由被告的大聲公,還是高振邦的工作環境所造成。法庭並不信納,指高振邦當時多次撥開被告的大聲公,亦叫被告不要這樣做,證明高振邦接受不到被告的行為;而且片段可見,大聲公的聲音明顯刺耳,所以證人要撥開,證明當時被告的行為是超越可接受的程度。裁判官指,其他警員沒有出現類似情況,故認為高振邦的耳朵不適是大聲公的聲浪所致。

至於辯方指被告沒有敵對意圖,法庭認為高振邦已清楚表示不接受被告行為的訊息,被告不可能認為其行為得到允許,而當高振邦示意被告不要用大聲公靠近他時,被告回應指:「點解唔可以嘈,我有權嘈你」,顯示被告是有意圖作出上述行為。裁判官遂判區諾軒兩罪罪成。

裁判官梁嘉琪宣判後,控方就法庭考慮判刑,引述數宗襲擊公職人員的案例,指襲擊公職人員屬嚴重行為。辯方資深大律師彭耀鴻求情時指,被告沒有案底,為大學講師及議員,多年專注學術研究、教學及服務社會,現時已獲日本東京大學錄取,將攻讀公共政策博士。彭又指,被告當天參與得到批准並和平進行的公眾活動,晚膳期間得知旺角正進行清場,擔心市民與警方發生衝突,故趕至了解,希望藉議員身份為雙方溝通,化解事件,是履行議員的職責,奈何期間出現混亂,使其犯下控罪。

對於大聲公敲打警員盾牌,彭耀鴻指,被告並非襲擊警員身體,而且當時有人高呼人踩人,有人跌倒。被告情緒激動,所以敲打盾牌希望得到警員注意。至於涉警司高振邦,彭指被告的大聲公只是作為器具,希望得到警員注意,而非欲以傷害警員,被告對其言語不適感到後悔及抱歉,亦已承認有所不當,並有所反思。

彭耀鴻認同控方指襲擊公職人員屬嚴重行為,但強調是在一般情況下。他指,這次被告未有接觸警員身體,亦非故意作出傷害,認為如要比較同類案件,此案屬最輕微不過的情況。彭希望法庭判刑時考慮犯案動機、嚴重性及對警員的實際傷害,建議可考慮判處社會服務令或罰款。彭向法庭呈上被告的陳述書,以及中大政治與行政學系高級講師蔡子強的求情信。

區諾軒被控去年7月7日當晚,以大聲公分別襲擊兩名警員,被判罪成。莊曉彤攝

區諾軒在散庭後見記者,他感謝家人及戰友的支持,此刻未能表示會否上訴,暫時會先處理感化報告及等候判刑,以完成程序。他指,對他而言清白比一切重要,憂慮餘生還有否機會繼續於大專學界擔任教育工作,舉例指早前立法會議員邵家臻亦因佔中案罪成被停職,擔心大專學界是否仍有容納異見者的空間。他又指,受反修例運動影響的不只他一個,有7000多人被捕,他們面臨被控告,對人生有很大影響。

區諾軒透露,他向法庭呈交的陳情書中,引述了法律學者德沃金(Ronald Dworkin)指,法庭除了考慮法律條文外,亦要考慮到社會觀念,最重要的是,判決的案例希望給社會開出怎樣的未來。他又提到,終審法院前非常任法官夏正民早年於獨裁的津巴布韋擔任記者,因為代表兩名空軍人員打官司,飽受政治打壓,甚至被控藐視法庭而罰款,然而不是所有人都得到夏正民的待遇,獲諒解津巴布韋的政治環境,離境另覓生路。

案件本來在九龍城裁判法院第五庭審訊,惟庭內未有擴音系統,旁聽席只能聽到極微的聲浪。部分公眾席人士向裁判官揮手示意,惟未獲留意。宣讀判詞約半小時後,有公眾人士再度揚聲表示不滿,辯方律師其後向法庭反映聲浪問題。裁判官表示自己戴著口罩,聲線較小,而且一直專注讀判詞未有留意,宣布休庭,復庭後轉到另一設有擴音系統的法庭繼續聆訊。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