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35歲火鍋店老闆林瑞華考慮挑戰「廿蚊張」:若飲食界選民人數達7000,有得打


 

身兼香港中小企食店聯盟召集人及香港美食車聯盟主席的林瑞華(Gordon Lam),現年35歲,於2017年2月參加「美食車先導計劃」而涉足飲食業,行業年資僅3年。他今年1月加入公民黨,近日表示積極考慮參選立法會飲食界功能組別,挑戰做了20年的自由黨張宇人。林瑞華和黨友陳淑莊等人日前被拍得在深水埗酒吧出現,他們指是在該處開會,但建制派包括張宇人,以至兩任特首林鄭月娥、梁振英,炮轟他們涉違「限聚令」,政府更指要交警方跟進,張宇人則叫他們「不要連累飲食界」。

林瑞華這位政治新秀,難道有機會威脅政壇元老?當下他想問「廿蚊張」一個問題:「咁多方面可以做,究竟這20年,你做咗咩呢?」

林瑞華指,肺炎疫情對飲食業打擊沉重,更需要業界代表發聲,以謀長遠健康發展。Alex Ma 攝

批規管行業條例過時

林瑞華隨即舉了工廈食堂為例:「1960、70年代,因為工業蓬勃發展,所以要發一個食堂牌照,應付大批去工廠返工的人;但而家都2020年,仲用同一套法例監管工廠食堂。作為業界代表,係咪有需要在立法會提出更新法例呢?唔係視而不見,避而不談,淨係『放蛇』,而無真正處理問題。點解有咁多工廠大廈食堂,係因為有咁嘅需求,但政府無理由用一條五、六十年前的法例,監管而家的食肆。」

他自2017年底,與友人在黃埔合資經營火鍋店616七桌子,有實戰經驗:「例如糧食入口,好似豬牛,而家都係大陸供港。以前可以外地供港,但因為英國瘋牛症之後停止了,而家供港新鮮牛肉嚴重不足,每日大約50隻,價格同數量都被控制,直接影響營運成本。雖然豬無規定要國内,但而家99%係內地,都係五豐行壟斷;舊年有非洲豬瘟,豬肉價格急升,作為業界代表,有無諗過點樣解決問題?有無諗過喺外地,譬如韓國、台灣等,引入競爭?定係推俾漁農界代表?但呢啲全部影響業界營運。」

林瑞華提到,他2003年中七畢業後,第一份工是做物流倉,在葵涌4號碼頭上班,朝8晚10 ,底薪連津貼只5000元。後來轉做船務,經介紹下加入展覽公司:「初期安排展品物流,後來開始做design setup (搭建展攤),主力做外國的展覽。」他說,展覽生意不錯,算是為他帶來第一桶金:「本身喜歡飲酒,加上2009年 (免紅酒稅)出現紅酒熱潮,就去讀品酒,後來搞wine tasting workshop,教大學生品酒。」

林瑞華的「七桌子×樺得園」美食車,主打「黯然銷魂漢堡」。網上圖片

美食車淪為政治犧牲品

林瑞華一直想開餐廳:「2010年後的香港,租金貴到小食店都afford 唔到,有好多旅客,但只可以容納藥房、金舖。」直到2015年,他萌生辦美食車的念頭:「美食車無租金限制,泰國、韓國都有美食車, 點解香港無呢,所以就諗住引入,搞咗好耐至搵到方法在丹麥訂咗架返嚟香港改裝。」直到2017年初,政府宣布推出美食車先導計劃,他成功中標,成為「七桌子×樺得園」的車主,以「黯然銷魂漢堡」(菠蘿包内以美國豬肉自製叉燒,配流心蛋及雜菜)作主打。

林瑞華就在當時組織香港美食車聯盟,並成為主席,有機會與政府部門傾談政策:「美食車分前後期,前期蘇錦樑 (時任商務及經濟局局長)時期,政府好配合。後期林鄭上任後,由邱騰華接手商經局,美食車變咗孤兒仔。」他形容,飲食業的生存空間受政府政策支配:「美食車用旅遊主導,缺乏本地市場連繫性,依賴遊客。去年反送中時,無晒遊客,生意一開始就跌咗八、九成,但政府守舊,完全無檢討。」

結果,美食車只好自救:「我連自己婚禮都轉咗美食車婚禮,話俾政府知有咩生存空間,但政府都係唔願郁。美食車由曾俊華 (時任財政司司長)提出,可以想像每樣嘢都牽涉政治,美食車正正係政治下的犠牲品,所以令我反思要投身政治圈。」 他說曾約見張宇人:「佢話可以約到邱騰華,結果不了了之;另一次見,係上佢電台節目 《金漆照牌》介紹美食車。」目前,他的「七桌子」美食車已交由拍檔打理,而整個美食車政策已被打入冷宮,旅遊事務署網站指目前「美食車暫停營運,直至另行通告。」

林瑞華認為,作為業界的代表,必須了解行業不同的運作,「茶餐廳同火鍋、酒吧的運作已不同,最少要知道佢哋面對的處境同問題;作為代議士,就係要為我哋發聲,知道有咁嘅事,你有無去代我哋跟進?一個議員可以做好多嘢,可以約政府部門見面、俾建議,唔係吓吓企喺政府嗰邊,真係要企係業界、選民角度去睇。」

張宇人已循功能組別,出任飲食界議員20年。林瑞華認為,其一是香港人向來政治冷感,其次業界以往選民登記率偏低。「在2萬8千幾個牌照中,選民登記好似係5000,佔兩成都無,投票率更是排尾二。因為做飲食,多數老細自己做,由朝做到晚,唔會有精神、時間去理。」近日,他組織義工隊,走遍18區替食店做選民登記。

 林瑞華組織義工團隊,走遍18區,替食店登記做選民。受訪者Facebook圖片

實戰經驗同聲同氣

「好多餐廳都係我哋新生代 (80後) 創業,張宇人就一直照顧舊一代,我覺得呢個(選舉) 唔只係政見,而係世代的交替。」他直言,疫情對今場選舉有助力:「凸顯政府有幾無能、凸顯張宇人有幾唔關心、唔了解業界, 令人覺得無得再忍。我係經營者,每樣食材採購、請人,都要自己理,我比較知道大家面對的困難,唔係求其講啲嘢,就係業界代表。」

林瑞華表示,上屆立法會選舉飲食界選民人數約5000人,今屆登記目標是新增人數可達2000、3000名。截至4月2日新增選民約1100名:「仲有公司票會喺5月截止,會繼續做選民登記;如果總選民人數有7000,勝算50/50,唔係無得打,但又唔一定贏。」

他認為,勝負關鍵在於投票率,需要有高投票率才能撼贏張宇人的鐵票 (估計2400張):「始終自己都開火鍋店、酒吧,比較熟悉而家嘅經營環境,傾起運作時,大家會有同感,「而家面對疫情,同2003年沙士時好唔同,特別係營運成本。沙士時可以10蚊碗雲吞麵、一蚊一隻雞,刺激消費,以前營運成本無咁高,做一轉檯已經夠開支,而家要做幾轉至夠,無可能割喉式減價,因為樣樣都只係賺少少。」

林瑞華又指,2003年中港合推CEPA和自由行,刺激本港經濟:「相信疫情過後,內地會收緊自由行。呢10年同業將生意放在旅客上,係好的提醒:太著重某方面,一無咗就玩完。」

他批評,張宇人在過去20年,未有為業界帶來新意、新思維:「香港營運成本太高,洗碗、樓面難請人,他有無建議過引入科技幫助業界發展?香港人見流行就一窩蜂去開,結果搞到人人覺得悶 ,但作為業界代表,有無諗過帶嚟新元素? 有無為業界將香港品牌推廣海外?」他相信,社會運動在疫情完結將持續:「在無旅客情況下,都要靠本土消費,對食店的支持。」

林瑞華說,反送中運動讓他更捨不得離開香港。受訪者Facebook圖片

反送中觸發參選考慮

觸發林瑞華考慮從政的原因,是去年8月「黃埔出事」:「以前諗法比較保守,我做生意,你唔好搞我;2012年反國教,仲係港豬,有出嚟遊行,但完咗就當做咗嘢。直到2014年雨傘,928放催涙彈,我喺新加坡做嘢,知道細佬行得好前,第一時間飛返嚟;嗰時30歲,有諗點樣為香港做多啲嘢,但自己從商,乜都唔係又無背景,再經過2016年梁天琦被DQ,對政治失望,嗰時諗住努力賺錢移民。」

「去年反送中頭3個月,幾乎個個禮拜出去;最記得第一次黃埔出事 (過百街訪與防暴警對峙),我好嬲,當時仲係梁美芬做區議員,我嗰時同街訪幾好感情,就喺facebook寫話不如我選區議員啦。第二日公民黨搵我,話已經8月,落區都遲(指區選),不如留選立法會,嗰時開始去考慮。」

他今年1月加入公民黨:「政黨中,公民黨喺抗爭付出比較多,好似譚文豪喺抗爭好有決心、付出好多力。公民黨本身以律師為主,佢哋一方面用專業領域去保護呢班年輕人,但又肯走到好前;之前喺前線見到佢哋,令我對泛民觀感改變,亦慶幸成為佢哋一份子,可以出一分力。」

林瑞華坦言,當初無想過黃色經濟圈可以持續:「反映香港人要團結,要堅持,至可以發展落去,而政府只會令香港人更團結。經過呢次運動,自己係唔捨得離開呢個地方,唔會捨得放棄,唔會諗住放棄,因為呢個係自己屋企,太鍾意呢個地方,就更加需要我哋堅持、守護。」

林瑞華是80後,有感9月立法會選舉是世代交替。Alex Ma攝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