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請珍惜明知故問的自由


港台節目《脈搏》(The Pulse)日前因為在訪問中問及世衞是否會重新考慮接納台灣成為會員一事,受到商經局局長邱騰華的責難,繼而在社會上引起軒然大波。

眾所周知,記者在採訪時提出的同一條問題,無論答案是如何「眾所周知」,不同的受訪者還是會給出不一樣的答案,讓受眾能夠從不一樣的角度看世界,讓社會各界彼此增進了解,這正正是現代社會希望傳媒所能帶來的正面影響。舉一個簡單例子,如果一位記者要探討盜版問題,他可能會希望透過訪問售賣盜版貨物的人士、購買盜版貨物的市民、負責把關的執法者,以及受盜版問題困擾的商家等,從四個不同角度去作出深度分析。如果記者向一位執法者提問:「你認為售賣盜版貨物是正當的行為嗎?」那麼你會認為這樣的「明知故問」是一個不當的問題嗎?如果你本身自認是正當的執法者,又或者是守法循規的商家,你只會覺得這條問題讓你有機會堂而皇之地向公眾解釋盜版的禍害,您甚至會感謝記者給予這樣的一個機會。相反,只有躲於暗處的盜版工作者,才會覺得這條問題艱深難答,才會覺得這條問題冒犯,才會希望對問題顧左右而言他。

由此可見,記者提出的問題是否有問題,大多並不出於問題本身,而是出於被訪者自身的心態如何。當中的重點是,只要問題「不帶個人或預設立場」,問題本身就只會是一道中立的明鏡,而不會是問題所在。明人不怕暗問,更何況是明買明賣的「明知故問」?

有人或者會質疑,盜版問題的例子又豈可和「一個中國」原則相提並論?那麼,請問分別在那裡?是否「一個中國」的原則比其他法例重要,以至一條「不帶個人或預設立場」的問題會突然變得有立場或偏頗?如果記者在每次發問前,除了考慮問題是否中立, 還要判斷一條中立的問題會否因為議題的重要性而變得不中立,那麼他還會是一名恪守中立原則的記者嗎?這個先例一開,我們以後還如何要求記者們在報導新聞時保持中立? 

其實,「明知故問」的採訪手法,正正是希望透過簡單易明的問題,讓觀眾重新反思自己對某個議題的看法,從而對社會有更立體的理解,這樣對減少持不同意見人士的分歧有莫大助益。如果人人覺得一切事情都是理所當然,一切都是「眾所周知」,因而拒絕聆聽不同的意見,那麼這個社會就必定會分崩離析。政府公民教育委員會的宣傳片,不是建議:「放開懷抱,細意品味,你,可能有新的體會」嗎?不是強調「尊重不同價值,包容不同聲音」嗎?難道一切都是假的?難道連「明知故問」的發問也包容不到?那麼政府還說甚麼聆聽民意,重新出發?

對於邱局長本人是否為著錦繡前程而強硬回應,我們其實無必要太過深究,畢竟這些都只是過眼雲煙。我們真正應該在意的,是香港市民對捍衛言論自由的決心到底有多大?一場狙擊港台的大風暴即將到來,我們能否站出來大聲說不?對,這也是一條「明知故問」的問題,發問於還能「明知故問」的時代。

附錄:《The Pulse》這一集的足本影片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