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身在德國 香港人要有戴口罩的自信!


武漢肺炎,肆虐歐洲。尤其是意大利,慘成「武漢2.0」,因為肺炎而死亡的人數日日暴增, 近日更有市民拍下意大利軍隊需要出動卡車運輸棺材到火葬場的驚人畫面。

作為歐洲鄰國,德國本應以意國為鑑,無奈德國政府一開始反應緩慢,而且仍然有大量市民未意識到疫情嚴重,堅持外出。在德國的香港人,眼看風暴即將來臨,不安的感覺油然而生。

戴不戴口罩這個問題,在德港人,討論得十分熱烈。最重要還是身體力行,自己要戴,也要家人外出的時候戴上口罩。兒子看見我無故蒙面,也嚷着要戴!照片由筆者提供

「德膠」不戴口罩?

我先跟各位讀者,講一講我自己在德國人和在德港人圈子入面的觀察和經歷。

經歷過零三年慘烈的沙士疫情,香港人對公共衛生危機的警覺性十分高,零三年之後,戴口罩已經成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戴口罩可以防止隱形病人散佈病毒,亦可以為戴口罩的人提供一個未必完美但亦十分有效的防護。德國人連「口罩可以阻擋飛沫」這一個如此簡單的事實也可以無視,對於很多香港人來講就是難以理解。

誠然,防疫措施,是一個科學論題,要不要戴口罩,應該有一個客觀的答案。不過德國人和部分公共衛生專家,的確沒有戴口罩的習慣,亦因為醫護人員的需求有最高的優先權,會呼籲普通市民不要戴外科手術用口罩,讓防護裝備的供應不會因為搶購而變得緊張。

很多香港人因為經歷過沙士,全民防疫意識和能力當然在全球名列前茅,但可惜部分港人因而自覺高人一等,將抗拒戴口罩的德國人視為「德膠」,謾罵之聲此起彼落。

一片薄薄的口罩,忽然成為香港人和德國人之間厚厚的城牆。

難道,你不知德國人很喜歡說「難道」?

我活在一個中德家庭,家中各人一開始對疫情的看法,自有偏差,如何處理這種認知上的不一致,其實值得大家深思。

話說,剛剛在肺炎傳入時,我已經有跟太太講過,疫情擴散的速度,一定會比我們想像中快,告誡全部家人跟身邊的朋友及早安排,一出現社區感染的個案,就必定要暫停所有的社交活動。她尊重我的意見,答應我依照我的指示行事。

不過,認識上的差異,不會因為這一個小小的提示而消失。想起在德國疫情剛起的時候,當時還沒有社區爆發,我們一家三口打算外出買傢俱。我當然已經凡事小心翼翼,不讓兒子觸碰購物車和升降機的按鈕,尤其是他的年紀還是經常會把手指放入口中,風險更加大。本來我都認為家長不用太擔心小朋友的衛生情況,自己從來沒有說要定期事事物物消毒,或者限制兒子外出時不準碰這碰那,不過這次肺炎的危險性實在太高,確實要看管好他外出時的一舉一動。

內子看在眼內,覺得我突然神經質,緊貼兒子雙手的動作,有時候他也會掙扎想要「逃離」突然對他諸多制肘的爸爸。

「難道我們就不外出嗎?」

我當然不會說因為疫情不外出啦!就是要小心一點而已。

「難道就不讓他觸碰所有物件嗎?」

同樣地,病毒在社區開始擴散之際,我告訴德國家人不要再去朋友的聚會,尤其是他們有朋友從法國和意大利回來,風險更高。

「難道我們就一直都跟其他人斷絕聯絡嗎?」

建議他們戴口罩的時候:「難道我們要永遠都戴口罩嗎?更何況醫護更需要,平常人戴都沒有防護作用……」

「難道」,「難道」和「難道」?

此道其實一點都不難。你看,現在德國政府規管所有非必要的社交接觸,所有兩人以上的聚會全部禁止,半個月前的「難道」,突然之間就變成了常態。

任何抗疫措施,只要令生活的軌道出現偏離,就會有「難道」的講法。我自己很不喜歡籠統地去講德國人,因為我不是專家,一個人的觀察可能十分片面,不過這一次,我確切認為德國人的文化背景,可以解釋到他們對疫情的認知。

 一月口罩成爲珍貴物資,甚至有香港人在德國尋找口罩來源,寄回香港。不料德國推出禁止口罩出口的禁令,反而錯有錯著,令到在德港人現在需要口罩的時候,有一些存貨可以分發。照片由筆者提供

「穩定壓倒一切」

首先,德國人追求穩定,所有人對於正常生活(Normalität)都有一種極大的渴求。德國人不需要政府花大筆錢來搞「維穩」 ,他們自己本身就是「和諧社會」的一份子。我認識好幾個德國工程師,在工作的時候,十分細心和理性,在執行計劃的時候,會做好準備,應付所有可能出錯的地方。不過涉及到有關武肺的資訊,偏偏會有一種惰性,覺得不需要想太多,就喜歡假設疫情並不會變得嚴重。

我也明白,準備疫情對生活的衝擊,其實就是把自己的思維投放入最嚴峻的挑戰當中,可說是「 自討苦吃」,只有「聞見棺材香」,才肯動身抗疫。

全德汽車俱樂部(Allgemeiner Deutscher Automobil-Club e. V.,簡稱ADAC)是德國最大型的交通協會,繳付會費成為會員之後,如果汽車在路上遇到意外,可以免費獲得他們的支援。很多德國人都是ADAC的會員,不過你猜猜,他們通常什麼時候選擇入會?對,就是在第一次汽車有故障或發生意外的時候。一年五十幾歐元的會費,相比起發生意外之後召喚拖車服務的費用,實在是微不足道。

我沒有笑德國人防疫意識差:我也是第一次在高速公路上遇上汽車故障而決定入會的。

可幸的是,疫情已發展到這一個地步,我沒有再聽到「難道」 的講法,而是「So ist es halt.」這句德語很難翻譯,大概是「係咁㗎啦」, 德國人已經接受了這場殘酷的病毒抗戰。

從歷史發展亦可知,德國人一方面信奉權威,但是又對政府和媒體永遠存疑,德國科學發展和工藝聞名於世,但好多時候這些科技在生活上的應用卻只是冰山一角,究其原因,就是德國人對政府、大公司、科技巨頭都不會投下完全信任的一票。

香港人在社交媒體廣發抗疫研究,效用甚微,須知忠言一開始都十分逆耳,在網路上告誡德國人要小心應對,只會獲得「製造恐慌」(Panikmache)的評價,反對者還說「病毒不會殺人, 恐慌才會」。不要講WHO,德國最權威的傳染病研究機構Robe rt-Koch-Institut(羅伯特科赫研究所,RKI) 都承認,一開始低估疫情,現時的疫情發展超出專家的想像。現在, 歐洲國家,包括德國,都開始承認口罩的功效。奧地利已推出「 強制蒙面法」,規定所有市民到超級市場購物時, 都要帶上口罩或其他可以阻擋飛沫的衣物。德國耶拿(Jena)市更成為德國第一個跟隨奧地利的城市。

短短一個月,德國人對口罩的認知,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轉變。看來,「病毒不會殺人,欠缺居安思危的思維才會」,才是更好的說法。

由於現在轉變了工作環境,所以沒有需要經常外出。早在社區爆發的初期,我就已經有戴口罩外出,途人多會投以奇怪的目光。我也有聽過有其他在德港人,疫情早期就開始戴口罩,其他德國人會有歧視的行為,被人指手劃腳地罵「Corona」,其他國家甚至有亞洲人被打。 幸好,我戴口罩的時候,沒有遇上這些負面的經歷,我知道在病毒的切身威脅下,戴口罩有幫助,就堅持要戴,有沒有歧視的行為,我管不了那麼多,這種自信,香港人要有。

(文章待續)

短短一個月,德國人對口罩的認知,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轉變。美聯社圖片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