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美國防大學研究員《外交政策》撰文:解放軍有沒有感染病毒?


《外交政策》刊登文章,討論解放軍在武漢肺炎的情況。

美國《外交政策》上月20日刊載一篇由美國國防大學中國軍事事務中心研究員伍思諾(Joel Wuthnow)撰寫的文章〈China's Military Claims to Be Virus-Free〉 (中國軍隊聲稱沒有病毒),指解放軍在武漢肺炎危機前線,紓緩當地醫療體系的壓力,但就質疑3月3日中國國防部發言人稱沒有一名現役軍人受到感染之說。

伍思諾在文章說,「那似乎不大可能。疫情自去年底橫掃中國,是解放軍不可能倖免於感染的環境實例。假如隱瞞解放軍遭疫情入侵屬實,那是突顯了軍方對發佈當前戰備細節高度敏感。這是軟弱的表現,不是信心」。

他說,中國官方否認解放軍有任何人受感染,即時成為香港滿天飛的傳言素材。「據稱,隷屬駐武漢附近解放軍空降兵團一人感染後,200名軍人隔離;一艘潛水艇一人感染後,300名軍人在海南島隔離。其他傳言又指,疫情已在空軍和武警間蔓延,多個地方都設立了專供軍人的隔離營」。他指這些傳言未經證實,不能盡信,「一些具體的指控可能誇大了、歪曲了或失實了。但是,有多個理由足以令人懷疑解放軍可能隱瞞,至少某些病例」(however, there are several reasons to suspect that the PLA has likely concealed at least some cases)。

「首先,中國在類似境況中有混淆視聽的紀錄。在沙士危機中,北京最初否認有任何軍人受感染。直至一名解放軍吹哨人站出來,向西方傳媒披露,軍方醫院正治理數以百計的病人,中國官員才變了調。最後,世界衛生組織證實,軍人佔了中國沙士病例的8%」。

「然後,要想一下,解放軍集中在武漢鄰近地區,武漢正是中國大陸的疫源。解放軍在武漢和周邊地區的單位,包括空降兵、後備防空炮兵部隊、四軍軍校,以及於2016年建成以為全軍供應物資的聯合後勤支援部隊的中央倉庫。 (地點反映了武漢作為重要鐵路交滙處的地位。)在這樣一個軍事城鎮中,解放軍人員──包括混在社群的預備役和民兵人員,以及在春節假期休假的現役部隊)不大可能完全不受影響」。

文章續稱,鑑於中國軍方醫務人員在疫情前線人數眾多,他們全都沒有感染很難令人相信。據中國傳媒報道,解放軍派遣逾10,000名醫務人員,包括4,000多人在武漢負責臨時醫院,其他人則輔助,如與當地居民接觸。「中國國家衛健委員會證實,民間醫務人員有3,000多人受感染,呈報有12人死亡。若以為解放軍的醫生、護士和技術人員比民間醫護熟練得多,以致他們得以避過任何事故,那是可疑的」(it is dubious to think that PLA doctors, nurses, and technicians are so much more proficient than their civilian counterparts that they have been able to avoid any cases whatsoever)。

伍思諾寫道,隱瞞解放軍疫情,顯示中國對軍事透明度化持續設置障礙,「但美國學者認為,解放軍的透明度未免不均。一個障礙是,解放軍傾向於避免與文官分享難堪的資訊,又或者解放軍各部之間欠缺有效溝通,那正是沙士危機時軍方神秘兮兮的原因。今天,解放軍官員意識到習近平會撤除處理危機失誤的人,因此可能隱瞞疫情消息,以免一旦東窗事發,被高層領導人發現敗績,會有餘波」。

「透明化另一個障礙,是以為太多披露解放軍缺點的有害消息,在國內外產生負面影響。在國內,北京不僅利用軍隊抗疫,而且用來安定緊張的人心。《解放軍報》一篇報道就以 〈解放軍來了!〉 為標題說:『中國共產黨領導下人民軍隊正如熊熊火焰,給人民帶來信心、帶來力量、帶來希望。』證實解放軍中有疫情蔓延,將削弱這訊息,並引起對中國共產黨處理危機能力的更多質疑:如果最後一道防線失敗,那會如何?」

伍思諾說,北京依靠軍隊威懾敵人和回應挑釁。解放軍發出的最明確官方訊息是,這次危機為數以千計軍人提供實戰經驗,實際提升解放軍的戰備狀態──這論點有一定道理。「但若同時承認解放軍有疫情(尤其是在空降兵或潛艇等作戰部隊內)會使這論點變得複雜,至少從北京角度看,這也可能會鼓動區內對手在南海或東海推動他們的主張,或利用危機謀取利益」。

「這並不意味解放軍對自身弱點完全透明。一個例外是,解放軍指揮官和參謀人員未能為未來的戰爭做好準備,是廣泛承認的事──也是解放軍傳媒廣播的一個話題,以戒除軍中自滿情緒,以及刺激積極性。但界線似乎劃在當前戰備狀態的詳細資訊上。例如,解放軍不會公開個別部隊當前備員水平的資訊。在諸如沙士或2019年冠狀病毒疫情中混淆視聽,是進一步證明了解放軍對披露訊息──那些可能削弱對解放軍當前應對國內危機或遏止外國敵人能力的信心的訊息,存在戒心」。

在美國國防大學擔任研究員的伍思諾最後說,這種取態與美國軍方形成強烈對比,美國軍方已公佈軍中病例的具體細節,「雖然基於私隱和國家安全理由,美國的披露顯然受到限制,但相對地開放,既反映文官和軍官之間的有效協調,也反映人們對軍隊能在極其紛亂的時刻繼續有效行動充滿信心」。伍思諾寫道:至於解放軍,它在最近一次危機中須投射出免責免罰──和免疫──的氛圍,這應被視為它對是否能在國內危機中完成其他任務感到緊張。這樣的結論顯示,解放軍要成為習近平所指的「世界級」軍事力量,還有一段距離。(such a conclusion would point to a PLA that still has some distance to go in its quest to become what Xi calls a "world-class" military)。

編者按:據美國軍方報章《星條旗報》(Stars and Stripes)3月30日報道,美國國防部下令全球指揮官停止公布屬下的冠狀病毒個案。報道說,至30日上午,根據國防部報告,國防部社區內有1087宗個案,當中有633人是服役人員。而在「羅斯福號」航空母艦,截至4月6日,有173人確診武漢肺炎。報道引述國防部首席發言人表示,國防部擔心敵人會從這些消息得利,特別是如果有關資料會顯示疫情對美國核武及其他重要部隊的影響。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