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大狀FB爭議】律政司拒評會否跟進Vivien Chan言論 四大例子關注可有雙重標準


 

與執業大律師陳文慧(Vivien Chan)同名、內有她相片的Vivien Chan Facebook帳戶,內有公開貼文提及「死曱甴」、「黑記」、「眾多法官的偏頗和不公」等批評貼文。法律界對執業大律師的個人操守有嚴格要求,曾有未執業的實習律師因在社交網站留言「黑警死全家」而遭律政司發信要求解釋。

陳文慧獲律政司委聘出任區諾軒大聲公襲警案的外判主控官。眾新聞向律政司查詢,今次事件中陳文慧是否有違反專業守則?如主控官有強烈個人政治立場,會如何處理避免審訊不公?律政司發言人表示,由於查詢所提及的案件的司法程序仍未完結,律政司不適宜作出評論。

不過,律政司發言人表明,外判大律師或律師與政府律師無異,在代表律政司進行檢控工作時,須秉持不偏不倚、一視同仁的原則,按《檢控守則》行事。

律政司會否一視同仁處理執業律師、檢控人員的專業操守,引起社會關注。

守則:檢察官須公正持平

根據律政司的《檢控守則》,第3章列明「檢控人員的角色及職務」,檢控人員必須遵行和提倡法治。檢控人員代表社會,行事不偏不倚,負責秉行公義。為此,檢控人員必須公正客觀地協助法庭找出真相,於社會與被控告之間,依法秉公行義。守則引用加拿大最高法院法官Rand在Boucher訴女皇[1955]SCR 16一案第23及24頁指出:

必須強調一點,就是刑事檢控的目的,並非為求取定罪,而是要將控方認為與所指稱罪行相關的可信證據,向陪審團展示。檢察官有責任確保展示有關事實的全部所得法律證據:展示證據須鍥而不捨,在合法情況下據理力爭,但也須公正持平。檢控人員不可存有任何勝敗之心;其職能純粹是為公眾服務,在所有公職人員當中,他承擔的個人責任,無人能及。檢控人員應本著司法程序固有的威信、尊嚴和公義感,有效地履行其職責。

大律師公會的《行為守則》第4.1章就明確指出,每位大律師不應該作出以下行為:不誠實或令到大律師失信(discreditable);可能使大律師專業聲名狼藉(disrepute),或削弱公眾對大律師專業的信心;損害司法公正或有可能削弱公眾對司法公正的信心。大律師亦要遵守其專業道德和禮節(ethics and etiquette)。

Vivien Chan的Facebook的貼文。

Vivien Chan的Facebook公開貼文,有以下內容令人關注:

內容一:評區諾軒案件事發日

Vivien Chan的Facebook在去年7月11日指:「原來7月7日在旺角現場果兩條渣滓議員,揸住大聲公係咁叫死黑警同毅進仔」,又指「呢D抽水渣滓議員是破壞,香港的真正黑手」。貼文的相片是一班人舉著寫有「嚴厲譴責區諾軒 - 譚文豪」的橫額。

區諾軒去年8月30日晚被捕,被指涉及7月7日阻礙警務人員執行職務及襲擊警務人員,其後被控告兩項襲警罪。

陳文慧獲律政司委聘為案件的外判主控官,代表政府一方。她在今年1月22日在庭上結案時,指被告區諾軒「神情兇狠」、「直頭好似發咗癲咁」,並說「記者無特權、議員無特權、所有人都無特權」。她讚揚警方相當克制,稱「如果咁嘅行為都可以容忍」,反問「咁所有人都可以在止暴制亂的時候推吓盾牌」,「仲可以點樣止暴制亂?」辯方資深大律師彭耀鴻在庭上反駁,指主控官的責任並非用盡任何方法將被告定罪,而是基於事實去證明控罪元素,稱「可能主控已經唔記得呢點」。本周一(6日),區諾軒被裁定兩項襲警罪成,押後至4月24日判刑。

有法律界人士指,陳文慧是案中檢控官,但Vivien Chan的Facebook,曾談及案發日的事,不是僅向自己朋友分享,而是「地球PO」公開評論,認為不恰當。

內容二:「黑警死全家」若屬「仇恨言論」;「死曱甴」、「黑記」又如何?

去年7月,一名實習律師因在Facebook提及「黑警死全家」等,收到律政司的信件,指收到投訴認為該名實習律師在Facebook涉及粗言、「黑警死全家」內容屬於行為不當(improper conduct),矛頭指向香港警方,而相關仇恨言論無差別地針對警員無辜家人,要求律政司拒絕其律師執業申請。律政司遂去信要求該名實習律師回應。最終沒有反對其律師執業申請。

至於今次Vivien Chan的Facebook,有「賤種」、「死曱甴」、「畜牲」、「糞坑烏蠅曱甴」,指參與罷工的醫護人員為「低格黑醫護」,香港記者協會為「垃圾漢奸組織」、「黑記」等。

有法律界人士指出,兩案可以參考但有分別:「一個未執業,一個已經執業;一個是律師,一個是大律師。但無論是執業律師還是大律師,都各有行為守則需要遵守。上述個案明顯涉及不當言論,關鍵在於有沒有機會導致大律師的專業蒙羞。從『黑警死全家』的投訴可見,行為不當的指標之一,包括有沒有仇恨言論、有沒有散播仇恨?」

Vivien Chan的Facebook有一張醫管局員工陣線主席余慧明的相片,附有粗言。 

內容三:Facebook內有粗言

Vivien Chan的Facebook內有貼文含粗言,其中一張是醫管局員工陣線主席余慧明的相片附有粗口。另外,又曾轉載港台節目《The Pulse》記者訪問世衛高層的片段,指「摺咗個X街電台啦!」

民建聯成員兼大律師馬恩國,2013年出席立法會一個委員會時,與時任立法會議員梁國雄對罵,馬恩國指摘梁國雄「You are even not a fxxking Chinese」。馬恩國在立法會爆粗後被投訴,大律師公會經研訊後,裁定他令公會聲譽受損,在2014年6月罰停牌1個月。

內容四:早前有檢控官出書講法律知識,被律政司禁處理社運案件;Vivien Chan的FB律政司又如何處理?

律政司檢控官翁達揚去年9月,與大律師梅碧思合著《一讀就懂!孩子必須知的法律常識》一書講解法律知識。民建聯立法會議員葛珮帆曾稱,書本內容教導青少年如何避開法律陷阱,認為翁達揚涉嫌利益衝突及公職人員行為失當。律政司發言人指十分重視此事會按照內部既定程序嚴肅處理,指檢控人員須確保以個人身分所發表的意見,無礙他們以專業、不偏不倚的態度執行職務;就法律事宜而言,政府的律師應保持獨立及公正,尤其日後有機會處理相關的案件。律政司指,為免外界有可能因翁達揚的著作,產生他未能不偏不倚地履行職務的觀感,因而他不會處理涉及公眾秩序活動的案件。

今次Vivien Chan又如何?律政司又如何跟進?發言人回覆眾新聞指,律政司刑事檢控科有既定機制監察和評核所有外判大律師或律師的工作表現,如認為有外判大律師或律師在處理案件過程中有違專業表現,律政司會按相關機制處理。由於查詢所提及的案件的司法程序仍未完結,律政司不適宜作出評論。至於有關私人執業的大律師或律師的紀律及專業操守,則由兩個法律專業團體負責規管。

律政司檢控官翁達揚去年9月出書講解法律知識,事後不可處理涉及公眾秩序活動的案件。

律政司:外判大律師須按《檢控守則》行事

眾新聞向律政司查詢,主控官有何操守和守則需要遵循?如主控官有強烈個人政治立場,一般如何處理,以避免審訊不公問題?律政司發言人回覆,先指「根據基本法第63條,律政司主管刑事檢察工作,不受任何干涉。」發言人說,律政司的《檢控守則》於2013年9月起已上載於律政司的網頁,不單為檢控人員而設,亦是為社會大眾而編訂,讓社會人士明瞭刑事檢控制度如何運作。與政府律師無異,在代表律政司進行檢控工作時,外判大律師或律師須秉持不偏不倚、一視同仁的原則,按《檢控守則》行事。

至於律政司為何要外判找主控官?什麼案件、情況、準則下需要外判?外判主控官涉及開支如何計算?什麼人可做外判主控官?律政司發言人指,把刑事案件外判,分為作出檢控決定前和檢控後兩部分。就前者而言,律政司的一貫做法是由司內人員作出是否檢控的決定。當案件涉及司內人員,將案件外判尋求外間法律意見是合適的做法。

一直以來,律政司根據立法會財務委員會核准的收費表(標準外判),或在特定情況下按議定的費用(非標準外判)將若干刑事和民事案件外判。外判案件主要是為了應付工作上的需要。一般而言,律政司可以在下述情況下將案件外判 :

(a) 案件需要專家協助,而司內並無所需技能;

(b) 司內並無合適的律師就案件代表香港特別行政區出庭 ;

(c) 基於案件的大小、複雜程度、申索金額和所需時間而認為有需要把案件外判;

(d) 認為案件適宜尋求獨立外間大律師提供法律意見或服務,以免可能予人有偏袒的觀感或出現利益衝突的問題;

(e) 基於案件的連貫性和減低開支的需要;以及

(f) 案件涉及司內人員而需尋求法律意見或進行法律程序。

發言人指,律政司不會就個別案件的外判安排作出評論。律政司根據個別案件的情況,可將案件輪流分派予外判大律師或律師。律政司就某些案件亦可甄選外間的大律師或律師處理,考慮的因素除收費水平外,還包括外判大律師或律師是否具備合適的專門知識範疇、執業年資,以及是否有空檔接辦該案等。

眾新聞記者曾致電陳文慧律師樓,職員指她的房間沒人聽;記者以電郵向陳文慧查詢,未獲回覆。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