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力推功能組別戰線 製懶人包、開熱線、入餐廳 逾百義工教登記做選民


 

提起立法會功能組別,不少人第一時間想起「小圈子」選舉,覺得事不關己,只將焦點放在地區直選。為了打破這種迷思,民間有人設計出一系列懶人包,嘗試扼要介紹如何可成為功能組別選民。幾十頁的文件濃縮為幾頁插畫,Facebook專頁「功能組別和你解」團隊希望讓人知道,原來要在小圈子中推動改革,並非一件遙不可及的事。

年約50歲、曾在社企工作逾十年的Maggie(化名)是專頁發起人,想到要叫人登記功能組別,源於2016年時她的一份不滿。4年前,當時是功能組別選民的Maggie,見到一名候選人的宣傳單張,內容以老闆為中心,忽視僱員的利益和付出。她當時懷著一肚子怒火,心想:我有無辦法踢走呢個人呢?

功能組別和你解團隊設計的林鄭畫像,以她代表建制。功能組別和你解FB圖片

想要改變功能組別的想法,一直在Maggie心裡醞釀,直到去年反修例運動。她說:「睇住十幾萬人、一百萬人上街,政府都唔理,仲有警暴,香港爛到咁,唔可以唔做嘢。所有人無論你喺咩崗位,其實已經自發走出嚟去做一啲嘢。」她透過看直播和進行訪談,協助記錄警暴,看著一張張被暴力對待的面孔,感到難受:「我唔打得,唔可以上前線,又唔可以頂子彈。我好唔想見到啲年青人俾人扑頭,或者去擋子彈啦。」

Maggie明白,要追究警暴、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就先要在立法會取得過半議席。綜觀各種方法,Maggie有感功能組別特別重要。在現屆立法會功能組別35個席位中,有25席都屬建制派。她認為,建制派藉功能組別成為立法會大多數,導致立法、行政機關之間制衡失效,特區政府施政因而變得無往而不利。

民主派過去集中攻地區直選,不屑參與功能組別。在現屆23位民主派立法會議員中,14席來自地區直選、3席來自「超區」、只有6席來自功能組別。她認為,當日的「不屑」造成今日議席的偏差,「變咗功能組別你唔去選,你永遠無辦法喺立法會攞到過半。」

2019年令好多人覺醒。既然我哋咩戰線都做,兄弟爬山,咁立法會功能組別呢條戰線,係以往好少人做嘅,我哋係咪要試下去做呢?

 

立法會是法例的守門員,如民主派奪過半議席,議事堂可望有翻天覆地變化。EYEPRESS圖片

由零開始讀文件

Maggie續說:「好記得區議會之後,啲人猛咁send啲link,叫人登記做功能組別選民,一開又係嗰個超級大嘅政府選管會法律文件PDF檔案。我心諗:睇三行已經即刻瞓著啦,點會有人睇呢?不如就試下做啦。」

於是,她拿起電話,將想法告訴四位從前在社企一同工作的舊同事,包括8年前相識、年約30歲的Elaine。他們相約在咖啡店,很快就想到用最低成本的Facebook專頁,加上網民愛用的懶人包文宣,向人解構如何加入功能組別——這也是她們Facebook專頁名「功能組別和你解」的意思。她們希望人人能輕易分享插圖,將訊息傳開。「我哋啲圖你當係nobody去整,任用,open source咁。」

她們先分工,仔細研究各個工會的資料。Maggie記得最初時,一日要坐下來研究幾小時,才拆解到一個組別的登記方法。因為一份選管會的文件,根本不足以解釋成為選民的程序。以商界(一)為例,選舉事務處的文件上,只列出登記資格為「(a)你的團體是有權在香港總商會的大會上表決的該會會員, 及 (b) 你的團體須在緊接你提出登記申請前的 12 個月內一直是該總商會的團體會員,並一直維持運作。」

然而,怎樣才能加入商會?要付多少年費?香港總商會設有多種會籍,怎樣成為可在大會投票的會員?投票的定義是甚麼?怎樣計算那12個月?—— 這一連串的問題,通通都要自行再找答案。看到這裡,已經一頭問號。Maggie後來發現,原來商界(一)已是最簡單去理解的一個組別。

商界(一)屬1個商會,相較之下,進出口界有16個合資格的商會及公司、批發及零售界更是有82個合資格的商會及公司。要逐一查看已經花上很多時間,更困難的是,好些商會是沒有網址的,「真係鬼影咁樣嘅,你都唔知喺邊度搵佢嘅資料。」

Elaine點頭同意,指類似的情況也在其他界別出現,不少商會或團體很難接觸得到,形容就像「地下組織」神秘。曾看過紡織及製衣界的她說:「就算我上網搵到佢資料,試過打過去係長期無人聽。我會覺得好困惑,我好想幫手做呢個界別,但係我連點樣確認入會,或者我確認佢係咪真係入咗,其實都搵唔到對口。咁我唔知係因為疫情,定係個會都無實體操作。」


團隊在2019年12月埋班,距離選民登記截止日期只剩下4個月時間,在29個功能組別中,就取選其中10個組別做懶人包。Maggie解釋:「睇嗰個成數嘅,譬如漁農界咁,個業界本身好少人做,而且亦都係好dominant,呢啲你知道係唔需要,係無辦法去突破到。」因此,他們揀選最有勝算的界別,集中火力推廣。

功能組別和你解成員開Live,回應網民登記做選民的疑問:

他們主要的考慮有三:

第一,以專業人士為主,可以個人身分參與的界別。當中社會福利界、教育界、會計界等,本身已有泛民代表。故此,團隊會主力推工程界及建築、測量、 都市規劃及園境界。

第二,以規模大的公司票參與的界別。香港約有34萬家中小企,她們相信這類型的界別很有潛質,預計是有很多人符合資格,但又未登記的,例如飲食界、進出口界、批發及零售、紡織及製衣界、商界(第一)等。

第三,門檻較低,差不多人人都可以參與的界別,如體育、演藝、文化及出版界,和勞工界。前者是靠社團登記,即使是以家庭主婦身身份組成「粵曲欣賞社」也可以;後者只要是打工一族,湊齊7人就可以組工會。

找出成為合資格選民的方法後,她們會留意所需證明文件、登記方式、指定日期等。「成件事係好抽絲剝繭,可能你一個step錯咗,或者交文件嘅時間計算錯咗,你就catch up唔到今年架喇。」整理好後,她們將資料交給負責設計的成員著手設計懶人包,然後在Facebook及Telegram的文宣群組發佈。

專頁主要有三位設計師,一位畫插圖、兩位設計排版。他們收到資料後,會先列出文稿中有甚麼重點需要畫圖配合,然後會將複雜的功能組別投票方法,綜合為三至六個步驟,這也是製圖時較困難的部分。懶人包一般約四頁,以黃白為主色,列出選民條件、表格連結、參考網址、交表方式、注意事項等。

功能組別和你解交會費插圖 (右)是參考網上的「shut up and take my money」(左)。

逾百義工 由網上走到現實

開設專頁後,和你解團隊收到很多查詢,同時又收到不少人主動說可以當義工幫手。

於是,除了製作懶人包,和你解團隊和其他自發團隊一起開設了五條電話專線(6539 1922),方便人就不同界別的登記方式查詢。接觸到有意申請成為選民的人後,她們亦會跟進交表過程,希望透過專人陪伴,讓潛在選民在遇到困難時,也不會中途放棄。熱線開始後,每日收到不少來電,高峰時一日更有上十多個電話。有人是由零開始,團隊逐步教對方怎樣申請各種資格;也有人是已成功登記的,就會與團隊分享一些貼士。

二人指,雖然是在專頁上教人怎樣登記做選民,但實際操作並不如紙上談兵般容易。Elaine早前跟朋友自組工會。她發現要湊夠人數已非易事,「大家都會不自覺咁自我審查咗先。有朋友份工要返大陸,就驚會有影響。」也有朋友知道申請工會要交個人資料,如身分證、糧單、勞工合約等,就說:「原來呢啲都要交,你會唔會有其他朋友幫手呢?」她慨嘆,開工會是每個公民嘅權利,即使不是為了功能組別選舉,成立工會也可爭取工作時的基本權益。

當自己有經驗,再與其他人交流時,就能互相學習。「其實係一個好互動嘅方法,我哋同嚟詢問嘅朋友一齊去學呢個process,一齊去做呢件事。開頭我哋可能知道咗個框架大約係咁,但如果未做過個process,你又唔知個process有好多文件呀、資料呀,你要去攞。」當得到新資訊後,團隊就會再分享給其他人,成為一個資訊平台。

此外,義工們又會就個別界別行動。如飲食界,他們會走到大大小小食店,登門呼籲人登記做選民,再將文宣放到餐廳中;又如商界(第一),他們會去尋找香港總商會會員,言詞懇切的寫信給對方,再打電話跟進,希望可以鼓勵人登記和投票。

「功能組別和你解」由幾位核心成員開始,陸續組織上逾百名義工,默默地打這場選舉前哨戰。義工中,有人是工餘時間幫手,也有停課的學生。

召集到這麼多人,會成為甚麼組織,長遠來說有甚麼想做嗎?Maggie說:「我哋唔好再諗係咩組織喇,我哋做呢樣嘢係自發,其他人想去一齊做又係自發。」Elaine也指:「係全民參與,大家覺得自己幫到手嘅,都係自己搵位埋位做。大家都好organic,我哋無任何策略,都係見步行步。」

教科書上所謂的公民參與,也許就是這樣。

商界功能組別懶人包的其中一頁資料。功能組別和你解FB圖片

同志仍需努力

二人早在8年前認識,當時Maggie是Elaine的上司。二人在同一社企工作時,曾自發在雨傘運動中派物資、遊行時擺街站。因此,當想到這次計劃時,Maggie很快就想到要聯絡Elaine。想起來,Elaine說,最初收到Maggie的電話,還以為是跟社企有關的事,怎料原來是政治參與。她笑說:「以前Maggie帶我進入社企圈之外,仲有呢個社運圈。」

在過去參與社會運動的過程,她們都被香港人感動。去年721事件發生後,Elaine擺街站籲人集體報案。她難忘有途人靜靜上前放下飲品,及主動問「我公司好近咋喎,使唔使print嘢呀?」

Maggie又憶起2014年的622民間普選公投,當時很多人願意為實體票站當義工,來投票的人又不介意排幾小時隊:「我成日有個感覺,就係香港人其實好好架,即係平日無事嗰時好似馬照跑、舞照跳、飯照食啦,香港人係有一啲質素,去到緊要關頭就會展現出嚟。」

「我哋只係大環境入面好少嘅一個薯仔。如果第日立法會功能組別好多人,出嚟個結果係好嘅,簡直超額完成,我哋就梗係好開心。我哋有能力做啲咩嘅,就喺能力範圍入面盡做。」她們都相信,當每個人都去盡做,就會看到效果。

兩人表明無意參選。Maggie寄語有志參選的人:「無論你係大政黨定素人,放低一下自己嘅interest,一齊諗我哋以立法會過半數為一個目標。如果真係要搞初選,要去諗點樣過半數,而唔係自己攞唔攞到呢個席位。諗策略、喺泛民光譜入面協調得到,呢樣嘢係大過個別人士當唔當選。我哋貢獻咗一堆嘢喇,你哋出嚟選,可唔可以去睇大局去做嘢呢?」


Elaine想鼓勵未登記的人申請做選民:「好多人可能想爭取雙普選,想杯葛功能組別呢個制度。其實可能調返轉諗,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我哋要展示俾大家睇,我哋都有能力去玩贏呢個制度嘅,先至有機會去改變呢個制度。」

2019年,功能組別登記選民人數有22.9萬人。Maggie指:「新登記(成為功能界別選民)截止係5月2日,所以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功能組別不只是立法會,也是特首選舉的戰線。功能組別和你解FB圖片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