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美國之音》剖析中國「戰狼發言人」:反擊美國獲叫好 採更好鬥策略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美聯社資料圖片

《美國之音》發表長篇文章〈「戰狼發言人」與美中關係〉,指出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早前在Twitter的「美軍播毒」言論,似乎並不是一宗偶然事件。文章以「戰狼發言人」為代表的中國新一代鷹派外交官崛起,引述觀察家稱,這與北京不再「韜光養晦」而是強勢崛起、並認為美國處處遏制中國崛起的民族主義情緒有關。

文章指出,武漢肺炎是一宗將被載入史冊的國際公共衛生危機,美中兩國就疫情展開的爭論,導致關係進一步惡化。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3月12日發出的「可能是美軍將病毒帶到中國」貼文,在美國政府、軍隊、國會和媒體引發憤怒,一度使外交爭端嚴重升級。

4月7日,趙立堅在外交部例行記者會,首度就事件作出回應,他不再聲稱病毒可能來自美軍,而是說這是出於「義憤」。他說:「凡事皆有因果。我在Twitter個人賬戶上提出的疑問,是對前一段時間美國一些政客污名化中國的反應,也反映了中國很多人對這些污名化做法的義憤。」

《美國之音》指,這不是趙立堅第一次因為在社交媒體貼文引發風波。去年7月14日,當時還在中國駐巴基斯坦大使館擔任參贊的趙立堅,發出了一系列貼文,抨擊美國的種族主義問題。其中的一條貼文說,「如果你在華盛頓特區,你會知道白人從來不去西南區,因為這是黑人和拉美人的地區。有一個說法是『黑人進去,白人出來』,意思是只要有一個黑人家庭搬進來,白人就會搬走,公寓的價格就會急劇下跌。」1972年出生的趙立堅1996年進入中國外交部,2009到2013年期間,是中國駐美大使館的一等秘書。

曾任奧巴馬總統國家安全顧問的賴斯(Susan Rice)駁斥趙立堅的貼文,她說:「你是一個丟人現眼的種族主義者。而且還令人吃驚的無知。在正常情況下,你會因此而被視為不受歡迎的人。」對賴斯的貼文,趙立堅回應說,「你也是真丟人。而且還令人吃驚的無知。我駐在伊斯蘭堡。實話會刺痛人。我只是在說出真相。我10年前在華盛頓呆過。把說真話的人貼上種族主義者的標簽是可恥的,而且讓人惡心。」《美國之音》文章說,這些文的用詞,完全不是大家習以為常的外交官辭令,一些人把趙立堅稱為「戰狼發言人」。

文章續稱,這位當時還名不見經傳的中國外交官,因為敢於在Twitter上與賴斯展開交鋒,贏得不少中國民族主義網民的歡呼,外交部的一些年輕人也為他叫好。有消息人士向外國傳媒透露,趙立堅去年8月調回北京擔任外交部新聞司副司長時,外交部一些年輕的追捧者,聚集在他的辦公室歡迎他回來。今年2月24日,趙立堅首次以外交部發言人身份亮相。

《美國之音》說,趙立堅不是唯一「戰狼發言人」,他的上司華春瑩不但在記者會言辭激烈,亦親自「翻牆」到在中國境內被封殺的Twitter開設個人賬戶,頻頻用英文貼文。武漢肺炎疫情期間,她和趙立堅彼此呼應,也曾在Twitter上示意病毒來自美國。

文章說,中國的好鬥外交並不只針對華盛頓。在巴西總統的兒子、國會議員愛德華多(Eduardo Bolsonaro)將武漢肺炎的大流行歸咎於「中國的獨裁統治」後,中國駐巴西大使楊萬明發出貼文,稱巴西總統一家是「毒藥」。在諾貝爾文學獎得主、秘魯作家略薩(Mario Vargas Llosa)在文章稱病毒「源自中國」後,中國駐秘魯大使館稱他的評論「不負責任」,並將他的書在中國下架。在新加坡前資深外交官考西坎(Bilahari Kausikan)在文章中,把疫情的爆發與中國的政治體制聯繫在一起後,中國駐新加坡大使館批評說,考西坎的文章是「抹黑中國的政治制度和領導制度」。

《美國之音》稱,有迹象顯示,以「戰狼發言人」為代表的新一代鷹派外交官的出現,導致與年長一輩的外交建制派間的裂痕,中國國內也有人表示擔心,這些新鷹派人士日益強硬的言辭,可能會讓中國走上與美國等大國發生危險衝突的道路。

文章指,中國前副外長傅瑩4月2日在《人民日報》的文章〈在講好中國故事中提升話語權〉,提出的說法包括:「話語要有影響力,需要以高質量的內容作為支撐」;「成功的話語需要以豐富的事實和實踐為依托,空泛的概念和宣示不足以打動人,也難以提升話語權」;「只有贏得受眾的認同,形成正向反饋,話語影響力才會逐漸增強」等。《美國之音》稱,這些表述,被認為是含蓄批評中國當下對外信息傳播的內容質量低,招來負面反應,得不到積極的回應或是真心的認同。

《美國之音》訪問華盛頓國際與戰略研究所亞洲事務高級顧問、研究中國外交政策的專家葛來儀(Bonnie Glaser)。她說,推動發展話語權,是習近平優先關註的領域。10年前,中國對國際輿論和其他政府沒有什麽影響,新的宣傳工具在最近幾年得到相對有效的利用。但葛來儀認為,不同代際的中國外交官,對如何推動中國的話語權有不同的看法,傅瑩的這篇文章就是對趙立堅的批評。她說,「像傅瑩和崔天凱這些比較老一輩的外交官,看起來不支持比較年輕一代外交官對抗性更強的戰術。」

1996到97年擔任外交部新聞司副司長兼發言人的現任中國駐美大使崔天凱,與趙立堅的言論作出明顯切割。崔天凱3月17日接受美國傳媒訪問時表示,確定病毒的來源是科學家要做的工作,「而不是由外交官或者記者來進行揣測的,因為這樣的臆測對任何人都沒有好處,而且非常有害」。他並說,之前他說過病毒來自中國生物戰計劃或是美軍實驗室都是「瘋狂言論」,這個立場沒有改變。

《美國之音》說,一些觀察人士認為,「戰狼發言人」的出現,與北京不再「韜光養晦」而是強勢崛起、同時又認為美國處處遏制中國崛起的民族主義情緒有關。在中國官方宣傳中,美國對華為的打壓、在南海進行「自由航行」、支持香港的反中抗議活動,以及提升美台關係等,都是美國打壓中國的例證。

文章說,中國一些體制內人士認為,中國外交官在這些引發民主主義情緒的問題上反擊,在國內受到喝采,這也促使他們採取更好鬥的對外戰略,以贏得國內的輿論支持。分析人士說,拋開具體貼文,就現象而論,「戰狼發言人」佔據中國外交舞台,正是習近平強勢外交政策的反映。

曾任美國副助理國務卿的加州大學教授謝淑麗(Susan Shirk)曾經指出,中國外交轉趨強硬,與2008年美國與西歐國家引發的金融海嘯,導致中國出現過早的勝利主義情緒,以及中國領導人習近平的上台都有關。她當時說:「中國領導人和民眾開始要求採取更為強勢的外交政策。在南海問題上,你尤其看到這一點。所以說那是一個轉折點。在這個更強勢和更有作為的外交政策上,習近平雙倍的加碼了。」

謝淑麗在研究美中關係領域,被認為是最有影響的專家之一。她認為,習近平上台後拋棄了鄧小平的「韜光養晦」外交指導原則,回歸到中國政治中更為威權主義的特徵,而且在中共19大上釋放了中國方案、中國的體制、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是世界上最優越的模式等信息。她認為,這是一種世界範圍內的意識形態冷戰宣言。

《美國之音》文章引述北京的歷史學者、獨立時評人章立凡說,趙立堅等人展開的所謂「戰狼式外交」,不是他們自己一時興起而為之。章立凡說:「趙立堅是在揣摩聖意發言,竭力迎合強調『鬥爭』的習近平外交思想,但顯然不專業。」他說,中國駐美大使崔天凱和駐英大使劉曉明等人雖然強硬,但畢竟是鄧小平時代培養出來的外交專業人才,懂得在國際關係規則下行事;相形之下,習近平時代的趙立堅等「鷹派」外交官的言論,「如同文明世界門外的野蠻人」。他指中國外長王毅對這種亂局負有責任,並認為反映出「大外宣」的權力在向外交領域擴展。

不過,章立凡認為,這些「鷹派」的影響力,還不足以影響到中國的外交政策,包括對美政策,「體制內相當一部分人,顯然不希望繼續破壞中美關係。外交系統本身權力不大,趙、耿、華等的影響力,目前局限於外交部新聞司,尚未達到決策層面。」

葛來儀也認為,趙立堅等人的強硬表態,不會影響到美中關係的本質。她說:「外交部官員在社交媒體上發表的聲明,會影響雙方關係的基調,但不會影響這個關係的總體戰略性質,因此,就它們本身而言,它們不會造成兩國關係的『碰撞』」。葛來儀不認為這些鷹派外交官的強硬表現,代表中國外交戰略的轉變,「這些是戰術,不是戰略。中國人將嘗試新的方式來推進他們的利益——那些有效的戰術將被進一步發展,那些沒有效的戰術將被拋棄。」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