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淺談歧視


在武肺仍未於歐美國家肆虐前,左翼分子高舉大愛包容平等的「政治正確」:共同敵人是病毒,而不應針對某類族群,不理智的種族主義起來 。有一華裔女生陳思佳在意大利米蘭街頭舉牌「我是中國人,我不是病毒」,不少人上前對其微笑及擁抱,以示支持。陳思佳及後接受媒體訪問表示,目的是消除民眾對病毒的誤解及傳遞善待亞裔群體的訊息。相隔多月,武肺不叫武肺(詳稱中國武漢肺炎),世衛「正名」為COVID-19。去中國化的叫法,歐美群眾對病毒的認知大概清楚多了。若果陳思佳此時此刻,重臨同一街頭舉同一牌子,結果會有甚麼異同呢?

隨著武肺新冠狀病毒在歐美國家來勢洶洶,大愛包容的聲音恐成絕響。(畢竟是尊崇人權自由的西方國家,是不會如俄羅斯般以人臉辨識技術抓捕及驅逐中國人的)英國21名醫護殉職、美國50個洲分首次同時陷於重大災難狀態(Disaster Declaration),紐約市死亡人數遠超911恐襲罹難者。顯然,該次中國武漢肺炎的人類災難早已超越歧不歧視的問題。共同敵人除了病毒,還有草菅人命,政治凌駕一切的極權體制。

歧視是針對某個族群成員不能改變的特質如膚色、種族、年齡、性別、性取向而遭受不公平對待。當有人批評中國人食野味陋習導致武漢肺炎爆發是歧視嗎?不!一來歧視意味著某族群是處於弱勢、被欺壓的一群,中國人現在被誰欺壓?「轉身射個七分波」,中國早已化身救世主高調捐贈及出售防護用品(質素高低就另說別話),積極重奪國際話語權,還嘲笑他國抗疫表現不如自己呢!二來這只是批判食野味陋習對全球公共衛生構成極大威脅。當有人批評中國不汲取03年沙士教訓,重蹈覆轍,食野味的食野味、隱瞞疫情的隱瞞疫情,這是歧視嗎?不!批評中國人衛生知識貧乏及官僚體系腐敗無能而已。批評不是歧視,而是推動人類文明共同進步。只有自卑無能的人才會動輒濫用歧視之名作遮醜布。

當中國人高喊「歧視可恥」,大嚷「法西斯重臨」時,譚德塞也批評人歧視自己,目的同樣是轉移視線,淡化其媚中立場害得全球大流行的過失。中國人既然身受「歧視」之害,何解仍一味杯葛血濃於水的台胞呢?以「一中原則」向國際組織政治施壓,先遑談聯合國,台灣連觀察員身分參加世界衛生大會的資格也沒有,令全球不能共享台灣在03年沙士的抗疫經驗及研究,世衛也刻意忽視台灣12月31日通知疫情有潛在人傳人風險的電郵,妨礙國際疫情資訊交流。此外,台灣一直委曲求全,只可以「中華台北」名義參與奧運。

在廣州居住的非洲裔人士,被強制檢疫,部分更被趕出寓所或酒店,被迫流落街頭。網絡照片

再者,中國廣州現排外歧視潮。廣州有「小非洲」之稱的越秀區爆發多宗非裔人士確診個案後,外加中國政府不時強調新增個案為境外輸入個案為主,因此便出現針對非裔人士的歧視行為及政策:強制檢疫、沒收護照、趕出寓所或酒店致露宿街頭、餐廳拒絕招待等。相信不少中國人便會辯駁緣由是4名尼日利亞藉人士違反檢疫令到餐廳用膳及一名確診後拒絕隔離,打傷女護士。可是,這不能當作合理化不人道對待非裔人士的藉口,不一視同仁、無科學基礎的、只針對膚色的不是防疫政策,而是文明倒退的種族隔離政策。何況某大國人民也其身不正,為了入境他國,不惜猛吃退燒藥及敷冰,虛報健康狀況,混水過關。他國還是默默接受文化差異,堅持以愛及寬容感化某國人民啊!

世上最大的自相矛盾是中國的「言」及中國的「行」,簡稱言行不一──一方面裝成受害者,塑造「被歧視」的弱勢形象,另一方面卻以施暴者角色歧視某族群,實在精神分裂得可怕。

附註︰若果喜歡筆者文章,歡迎親臨FB專頁讚好及分享,謝謝支持!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