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梁天琦、黃子華、Mr. Wally、許冠傑、仇栩欣,你會同邊個割席?


【撰文:李嘉達】
作者為觀塘區議員

談到割席,必須先界定何謂同路人,因為和陌生人或敵人割席在邏輯上是不成立的,正如你不會說「我同林兆波割席」或者「我同林鄭割席」(除非你是民建聯林琳)。而對於誰是同路人,2020年的香港仍然眾說紛紜。

誰是「真黃」?

「邊個黃嘅就係同路人」,所以過去我們會聽到「黃子華係咪黃架?一代宗師應唔應該支持?」「許冠傑係咪藍架?維穩show應該罷睇?」「Mr. Wally係咪扮黃食人血饅頭?」這類討論看多了會令人感到煩燥,但我卻認為這堆問題背後正是所謂「黃藍之辨」其中一個重點——「批判性思考」,所以我們不難看見藍絲KOL文宣的CLS(Comment, Like and Share)次數甚至較黃絲的更多,因為很多黃絲需要接近100%同意才會分享某些文章、post。雖然在網上充斥流浮山刀手的年代,批判性思考的重要性毋須多講,而我也並不是在鼓勵同路人退化、減少批判思考;可是,在網上稍有意見不合就攻擊對方「分化L」、「熱狗」、「暗共」的時代,我們到底又能夠有多獨立、批判,去思考誰是「真黃」?

 (這篇文章先不論很多本土派不願以「黃絲」自居,暫且以「黃藍之辨」為題探討「黃」的定義。)

割席

「割席」第一次出現是在2016年的魚蛋革命。「割席」這個詞語用在這裡其實有點吊詭,因為2016年的傳統泛民其實沒有將當時的本土派歸納為「同路人」,甚至與保皇黨鬥快出來譴責抗爭者的暴力。梁天琦亦曾在新東補選的選舉論壇中語帶哽咽地問楊岳橋為何要與抗爭者割席(情感上、字眼上都可以看見梁天琦當泛民同路人)。當時「黃營」的抗爭手法仍是以和理非為主,泛民卻沒有利用他們當時在媒體的話語權教育香港人,為勇武抗爭解話,再強調政權的不仁不義不堪。時移世易,2020年的香港,相信不會再有與梁天琦割席的「黃絲」。

「香港人」到底叫誰?

以往叫「香港人加油」到「香港人反抗、報仇」,其實「同路人」就是我們一直叫的「香港人」。但林鄭、林兆波都是「香港人」,難道我們又當他們「同路人」嗎?我認為我們叫的「香港人」是代表「爭取或捍衛香港人權、民主、自由、公義、真相、平等」、有公民意識、覺醒了的香港人。

我會將他們歸類為同路人,值得支持、並對其追求以上價值的行為持不割席立場;將表態反對或其行為損害香港以上價值的人視為敵人;而沒有清晰表明立場的,就當作是普通的陌生人。

從他們看割席

從他們看割席:梁天琦、黃子華、Mr Wally、許冠傑、仇栩欣。

梁天琦爭取香港人權、民主、自由、公義、真相、平等的心相信不用討論,若2020年的你還要對勇武抗爭割席,我也無話可說。

黃子華沒有撐警、沒有「奶共」,但也從來沒有表過態支持抗爭。然而,他過往大部分的棟篤笑題材是諷刺時弊、甚至中共。他當然未淪如麟伯、B哥之流,要發起罷看,但「入場睇一代宗師支持黃色經濟圈」又似乎說不過去。如果他日黃子華撐警,我只好忍痛不入場看他的棟篤笑,但我很清晰過去我入場看他的棟篤笑是因為他的睿智和幽默感,入場看他的電影是支持香港電影圈,而絕對不是支持黃色經濟圈。

Mr. Wally經常在觀塘busking,表演的時候有在旁放置「香港人加油」的紙牌,我理解他真的是純粹用音樂幫香港人加油打氣,印象中抗爭期間(包括中大、理大之役)他也沒有停止過busking。以我多次經過他在觀塘busking時的觀察以及網上片段,他沒有表演過任何關於香港抗爭的歌曲。以上只是客觀陳述,而作為外籍音樂人,不熱心於香港政治其實並無不妥。他唱的歌你喜歡,打賞其實是對音樂人的一種支持,但若認為打賞等於「支持同路人」就未免有點一廂情願。

許冠傑籌辦音樂會的其中一個原因是希望在經濟上支援通利琴行被裁員工,個人是欣賞並讚同這個動機的。林鄭的支持到底是早有合謀還是無辜的「死亡之吻」,仍然是沒有人知道的內情。雖然許冠傑沒有出席撐警晚宴或成為護旗手,但許冠傑的作品所包含的意識形態與香港這個時代完全脫節卻是事實,看或不看其實毋須太花時間討論。許冠傑是藍是黃,又與2020年的香港有何關係?

仇栩欣是民主派議員,以往的言行令她被歸類為同路人,相信亦無人有太大爭議。但最近她Facebook上載了一張與外籍傭工聚集相關的相片(當然很多香港人錯focus),網上開始有人對她口誅筆伐。個人認為適度的提醒不應被視為「割席」,畢竟同路人的意思只是確定他的價值取態大致與我類似,但不能確保他從不會出錯。「限聚令」用在某些場合是惡法,用在另一些場合是對公共衛生的保障。我相信仇議員已與相關人士交涉多次不果後,才會報警處理。當然我個人不認為報警是最好的做法,而報了警再將過程放上社交媒體更是不合宜。同樣作為民選議員的我也明白,「不割席」不是免死金牌,而「黃」的根本就是多元意見、批判思考,只要大家容許當事人解釋及作出改善,我認為針對事件的意見並無不可,甚至表示非常歡迎。但我們都要小心,切忌重演「大大力搶住割」的情景。

不要一廂情願的愛或恨

過去數天,香港人花了不少時間在網上討論Mr. Wally及許冠傑。然而,我卻認為日後可以將這類討論省卻,因為從現有資料,根本不可能被將他們歸類為同路人或者敵人(其他例子如李嘉誠、王維基係咪黃?)。簡單而言,世界不止於黃藍之分。沒有必要一廂情願認為李嘉誠撐醫護、王維基造本土口罩就是手足;也沒有必要逼爆機達作政治表態。我們應該將焦點放回實際行動及討論後續抗爭手法,希望香港人不要再被帶風向討論無關痛癢、無法求證的事。

結論:

藍 = 抵制

偽中立 = 2020無中立 = 藍 = 抵制

沒有明確表態 = 有值得支持原因可支持,但不要自行腦補,然後一廂情願撐手足

黃 = 支持,接納不完美,給予建議及改進空間

光陰寶貴,請將焦點放回抗爭。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