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日間紮鐵晚上街站 落選到大勝 兩度被捕區議員──文念志


 「那時候選舉輸了,希望在最短時間內儲一筆錢,支持生活和家中開支。於是日間紮鐵,晚上擺街站,這個模式足足維持了三年。」上屆區選落敗,今屆奪得4400多票、大比數拋離對手2500多票,令29歲的文念志躋身成為18區最「黃」的大埔區議員之一。

今天,當區議員很忙。去年11月2日,過百名民主派區選候選人在維園舉行選民聚會,結果警方向維園內外施放催淚彈,拘捕三名候選人。選舉前,文念志已經被捕。今年3月8日,有市民遊行反對大埔賽馬會普通科門診被列為肺炎指定診所,遭警方驅散。當選後,他再一次被捕。

一次又一次走上前線的他,令人擔心會不會面臨還押的下場。他今午在東區裁判法院就11月的案件再次提堂,獲撤銷非法集結罪,但仍然被控阻差辦公,同時再加控無牌管有無線電通訊器具罪,獲保釋候審。終於,暫鬆一口氣。

上庭前兩日,文念志曾坦言:「這個感覺很奇怪,試過睡不着,一合上眼就有很多畫面飛來飛去,想起很多生活上的事。內心不是真的很害怕,但就想着很多東西,可能擔心還押那一刻,對於家人、地區和議會同事之間的合作有何影響。也跟女朋友交代好,得嘅咪探下我囉。」

派傳單反高鐵 到集體退出民主黨

2010年「反高鐵」撥款,那時候,他還是中六生。當時他透過MSN聯絡在荃灣的義工,主動請纓幫忙派傳單,亦即是今天所說的文宣。他說:「派傳單可以很求其,但我不想這樣,更想了解背後的政治操作」,終於上網再了解高鐵,跟勞工、交通、運輸,以至中港問題的關係,當有人問起為何反高鐵時,他也能答出來,初嘗他的政治啟蒙。2011年,他開始在北區幫民主黨派傳單、擺街站,慢慢發覺投入地區服務也是一種選擇,直至2013年正式加入民主黨。

他在英國雪菲爾哈倫大學修讀應用社會科學,返港攻讀教大公共行政及管治碩士,認為「政治就是愈發掘得多,就明白得更多。」不過,正正「發掘」得更多,慢慢卻發現黨內某部份人難以合作,更受到黨內「嚴厲打壓」。當時擔任新界東支部常委的他,認為支部多年來有人獨攬權力,或親向個別派系,不懂得尊重大埔的兄弟,沒有溝通的情況下,派人下來又調走了,缺乏恆常的溝通機制。最終在2018年,民主黨就新界東支部改選的授權票、出席和缺席等問題,觸發59人集體退黨。

他說,大埔區民主黨成員也決定退出,這是一次集體決定,「離開民主黨後,資源的確更少,但不影響我們服務社區,也不代表因而轉去投共或者建制,我們仍然沒有變過。」今屆區選,他改以區政聯盟身分參選,連同帶他入行的師父區鎮樺、舊黨友區鎮濠、親手提攜他的姚鈞豪,一併取得4席。若連同將軍澳和沙田選區,區政聯盟成為今屆區議會第三大黨,僅次民主黨和公民黨。

文念志說「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這句話,形容得很貼切。張凱傑攝

制度內外撲口罩難 1月撥款4月未到手

由抗爭到抗疫,他形容上任後最突如其來的是抗疫工作,「踏入1月至2月,每一區的區議員都在撲口罩、眼罩、手套等防疫用品,後來又要擔心社區爆發,大家都很焦急。」大埔區議會早在1月底,通過撥款80萬元購買口罩,不過直至4月中才送來,至今還未派發,比起其他區明顯較遲。他憶述,當初希望以招標形式購買口罩,但無人接標,後來與非政府組織接洽後,才有一間機構願意投標,相關文件在2月至3月時已獲區議員同意,但民政事務專員花了一至兩星期,遲遲未有回覆是否批出,後來再要修改文件上一些用字,令購買和派發口罩的計劃大幅落後。他有感民政事務專員有意刁難和怠慢,反指對方應要分輕重。

區議會轄下醫療、教育及社會服務委員會在2月10日開會,但秘書處以「依照政府的整體防疫和工作安排」為由,並沒有開放會議室給議員開會。一眾議員因而要自備桌椅,改到大埔街市對出的戶外平台開會。他坦言,這令他們失望,因為當日會議正是討論與武漢肺炎、醫護裝備有關的議題。更甚是相比其他地區,「為甚麼有些區會能夠開會,有些卻不能,明明大家都是同一個政府,背後究竟是誰作出的決定?」

今年2月10日,秘書處以「依照政府的整體防疫和工作安排」為由,不開放會議室給議員開會。文念志FB圖片

撲口罩難,制度內,有民政事務專員「把關」;制度外,有街坊不理解。

區會口罩遲遲未到手,民間抗疫始於靠自救。幸好,有美國朋友為他張羅口罩,但他說:「無論你撲到幾多,出到去派口罩都會畀人罵『點解得咁少』、『點解唔畀多啲』?」有一次,他忍不著說:「我只有咁多,無論你鬧我、話我、點樣唱我,我都只係得咁多。」他形容自己不是惡,只是嚴肅,因為上屆區議員盤據頌汀區足足12年,可能讓部分市民結集成一些陋習。「我諗我同上屆議員唔同嘅係,我唔會講得曖昧,唔會話轉個頭再過嚟睇睇,唔會因為你𦧲我就變多咗出嚟,希望對方明白數量真的有限,而禮貌和等待都係需要的。」

不過,他同意向公眾解釋的責任仍是落在區議員身上。就好像區議會轄下行政及財務管理委員會否決龍舟活動撥款,有些人可能會說這是歷史悠久的活動,「點解龍舟都唔得?」他指出,舉辦龍舟活動的負責人,以至籌辦團體大埔體育會,都是建制派的衛星組織,當中不乏建制派核心人物如張學明、朱景玄等。「我作為民主派議員,無法支持一個支持警察打學生的組織,要民主派支持建制組織,這也是說不通的。」

頌汀區鄰近大埔市中心,包括八號花園、海寶花園、昌運中心一帶,換句話說,即是街坊食飯、行街、乘搭巴士出入的必經之處,意味也會接觸更多不同政治光譜的市民。他認為無論是「藍」或是「黃」,服務得社區,不同市民對他有不同要求都是合理,但彼此需要的是禮貌。他說,不怕面對建制派支持者,因為如果下屆還要參選,也需要得到全個選區的選民支持,「我都要多謝對手2千多票的選民,盡了責任出來投票,可能下一屆我係希望奪回他們的2千多票。」

「我覺得警暴無停過」

一場反送中運動,掀起過百場遊行集會,無數次衝突和驅散,文念志亦不能倖免,未當選先被捕。去年11月2日,原訂在維園舉行的「求援國際,堅守自治」集會遭警方發出反對通知書,128名民主派區選候選人因而改在維園舉行選民聚會,但警方稱屬於非法集結,並向維園內外施放多枚催淚彈驅散人群,拘捕三名候選人,文念志是其中一人。

他憶述,當時警察要求他們離開,他們不斷後退,但有警察突然衝上前噴發胡椒噴劑,並將他拘捕。過程中,警方出言侮辱,稱「辣唔辣」、「頭先唔係好多嘢講嘅咩」、「廢柴」、「垃圾」等等,他形容由鎖上手扣到帶返警署的過程,是最黑暗、最侮辱。進入警署後,改由刑事探員落口供,相比之下「佢哋好好多」,起碼可以有水飲、有垃圾膠袋當被取暖。他足足被扣留47.5個小時,及後被控涉嫌非法集結及阻差辦公。

去年12月20日,距離他上任區議員餘下10日,大埔翠屏商場外發生開槍事件,當晚他也在場。由該晚開始,他的Facebook專頁出現攻擊留言,之後幾日一出門,落樓梯望去對面,就有身型魁梧健碩的男子,停留站著望向他,連續幾日如是,監察他的人更像「輪更」般重覆,他就知道被跟蹤了。但他認為「任何行動都不會影響到我,因為我無做錯嘢。」

文念志今年3月8日在大埔,被便衣探員按地制服拘捕。影片截圖

今年3月8日,當選之後,迎來區內遊行。有市民發起遊行,反對大埔賽馬會普通科門診被列為武漢肺炎指定診所,大批警員一早已在區內重重戒備。他憶述,當日下午在海寶花園對出,身前有數名議員同事,再前面還有一些記者,但帶着橙色眼罩的指揮官走近,撥開前方的人,然後對準他的頭噴發胡椒噴劑,是整個頭都被噴到滿是胡椒噴劑,「我覺得警暴沒有停止過,從來沒有停止過,反而因為你當選了,成為被針對嘅對象。」

當晚他在大埔超級城C區外,再被新界北反三合會第二隊便衣探員,突然衝出來按地制服拘捕。他憶述,警員的態度相當惡劣,稱「你哋啲咁嘅人累人累物」、「垃圾議員」等,但一踏進警署就會收口。但他指出,警員主要在言語上羞辱,沒有肢體上衝突。除了他,同區另外兩名區議員連桷樟和姚鈞豪都被捕,但當時大家最擔心是他,因為他身上還有另一宗案件,擔心他無得保釋直接提堂。然而被扣留24小時後,他被指涉嫌非法集結,獲警署擔保外出。

他坦言,即使是11月那次,也沒想過這麼快被捕,是完全沒想過被捕,因為從沒打算做甚麼行動,只是希望在維園守護年輕人。他說,其實每次出動前都有評估風險,只想看看當有人被捕時,自己能否做些甚麼,例如問他們的姓名等個人資料,幫忙聯絡律師等等。因為他相信,議員監察的角色依然可以發揮作用,今天律師樓需要找證人時,議員的職責正正可以做到。

他被扣留24小時後,被指涉嫌非法集結,獲警署擔保外出。文念志FB圖片

上庭前倒數 難忘與街坊互動

由於疫情關係,本港法院前所未有停擺逾月,他被控參與非法集結及阻差辦公罪的案件,被延至4月16日聆訊,律師要求他要有最壞打算和心理準備:「有機會要還押」。上庭前兩日,他坦言:「這個感覺很奇怪,原本在3月25日需要上庭,當時早一兩日我試過睡不着,一合上眼很多畫面飛來飛去,可能是家人、同事、地區等等,想起很多生活上的事,而這幾晚又再出現了……」

「如果話好似聽日會考,我只不過將準備好嘅嘢寫番出嚟;如果話考駕駛路試,之前也試過很多次模擬路試;如果話明天選舉……又唔係啊,那種感覺很奇怪,內心是不是很害怕?又不是,但思緒上想着很多東西。可能擔心還押那一刻,對家人、地區和議會同事之間的合作有何影響?原來自己也控制不了,唯有平常心,心情複雜得來,也要學會平常心,今晚、聽晚、之後就是星期四了。」

他說,工作上已經跟助理交代好,父母和身邊的朋友也知道聆訊的最壞打算。但需要交代的,還有拍拖10年的女朋友。他坦言:「佢最擔心我入去之後有無嘢可以食,因為我係素食者,荔枝角收押所無齋食點算?佢擔心我如何跟其他囚友適應,共存喺同一個空間之中。佢話我都叫做碩士畢業,入到去如果有人需要,都可以試吓幫手。我同佢講入一些書給我,我喜歡看哲學、推理、邏輯的書。得嘅,咪探下我囉!」

女友也好,家人也好,他說對方都支持自己所作的任何決定,只不過多了議員的身份,下一次再出來的時候,可以再謹慎一點。他記得師父叮囑過:「如果企前少少會咁易俾人拉的時候,咁咪企後少少囉。」

事隔半年,他今午連同當日在維園一起被捕的同區區議員陳振哲和鄭仲恒,再次到東區裁判法院提堂。控方索取法律意見後,決定撤銷控告參與非法集結罪,但維持和修訂俗稱阻差辦公的阻撓正在執行職務的警務人員控罪。同時加控文念志涉嫌無牌管有無線電通訊器具罪。案件押後至7月9日再提訊,期間被告以原有條件繼續保釋。

由反高鐵到反送中,由落敗到當選,今年29歲的文念志其實也想踏入人生另一個新階段,搬出來和女友同居。不過,女友找租盤時卻因為文念志的身份處處碰壁,其中兩位業主拒絕租出單位。後來,他改在自己的Facebook專頁查問租盤,卻一呼百應,得到很多熱心街坊回應和建議,也令他們的「愛居」變得更多選擇。又因為他是素食者,有黃店鼎天茶室更特意訂製「議員齋飯」素食餐給他,彼此之間建立互動。

我和街坊的關係是一種互動,我幫完他們之後,當我有需要幫忙時,他們也會幫手。

議會新革局,區議員和街坊的互補,往往缺一不可。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