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記協申請司法覆核:警妨礙採訪及對記者使用過度武力 違反《基本法》 


香港記者協會去年入稟高等法院申請司法覆核,要求法庭裁定警方妨礙記者採訪及對記者使用過度武力,違反《基本法》及《香港人權法案條例》,案件周五在高等法院進行聆訊。記協指,警方自6月12日反送中運動展開至今,一直阻撓記者合法採訪,並向記者施以不必要及過度的武力,警方亦沒有就此彌補其不足之處。代表警方和律政司司長答辯的資深大律師孫靖乾表示,記協提出假設性事實,又指法庭不應只就記協提交的13名記者證詞,便去裁定警方曾向該13名記者施暴。 

記協主席楊健興出席聆訊。蘋果日報圖片

這宗司法覆核案件的申請人是香港記者協會,答辯人為警務處處長及律政司司長。今次申請,並未涵蓋印尼女記者被射傷右眼致永久失明一事。記協曾指警務人員沒展示身份識別的訴訟,亦已從本案分拆出去,並與另外幾宗類似的訴訟合併處理,今次聆訊不會觸及。

代表記協的資深大律師戴啟思在庭上表示,自去年6月12日反對《逃犯條例》修訂的抗議發生後,不少曾到集會及示威現場採訪的前線記者,曾被警方持續並有系統地,施以非必要及過份武力對待,例如被警方發射的橡膠子彈及布袋彈射中、被噴射顏色水等。戴啟思說,如警方有理由解散某個集會,有需要區分記者和示威者,他形容記者角色屬「目擊者」,會佩戴頭盔、反光背心等作識別。即使警方有需要驅散示威者和記者,他們只可採取最低程度的武力,惟警方多次使用過度的武力,例如胡椒噴霧和催淚彈,甚至恐嚇會拘捕記者。

記者採訪衝突現場,被警方以胡椒噴劑直面噴射。照片由香港攝影記者協會提供

戴啟思又表示,記者有權出席公眾活動,透過親身目擊事件來報道實況。記者並非凌駕於法律,但記者只見證並如實報道、沒有參與公眾活動,警方理應分清示威者及記者,而警方對記者使用武力永遠都是非法及不能接受的。戴啟思又特別指出,記者在公眾活動中並非一定不能被捕,若其行為偏離目擊者角色、或者令人不能分辨他究竟是參加者或目擊者,警方可以執法。他提及聯合國發表的執法部門使用低致命武器人權指引,指胡椒噴霧應在有人反抗或拒捕時使用,但根據多名記者的供詞和影片,警方明顯沒跟從指引,使用的武力明顯不符比例。

記協指,警方自6月12日反送中運動展開至今,多次阻撓記者合法採訪,並向記者施以不必要及過度的武力。資料照片

高等法院法官周家明詢問記協一方,假如某人的記者身分有爭議,警方除了憑頭盔和反光背心作識別,該名人士能否提供其他證明。戴啟思回答,那人可出示記者證,形容任何合情理的記者,都會展示其記者證。周官又問到,若警方施放催淚彈時,記者為了拍攝好的照片而站在催淚彈和示威者之間,是否警方使用武力。戴啟思指,若警方警告後,記者仍不離開,或其所處位置與示威者接近,當然沒有理由投訴。

代表警方和律政司司長答辯的資深大律師孫靖乾反駁指,警方從未下達妨礙記者採訪,及對記者使用過度武力的決定,認為記協令法庭有所誤解,指法庭不應只就記協提交的13名記者證詞,便去裁定警方曾向該13名記者施暴。他又說,記協一方提出的均是假設性事實,它們沒有申請作進一步事實調查,而且去年6月至10月有多於400個公眾活動,每個活動的性質、規模、參與人數、示威者的行為、人群控制的需要等亦有所不同。孫指,警方有不少措施協助記者採訪,例如警方新聞稿、警察公共關係科、警察記者會等。

孫又表示,記協似乎要求法庭向警隊訂立一般指引,但記協提出的事例未經調查,包括示威者的暴力程度、是否需作人群管制,以及公共安全的考慮等議題,因此法庭不應在現時證據有限的情況下,透過是次司法覆核作事實裁斷。另外,孫靖乾指監警會已就去年部分社會事件進行調查,而隨着法庭周四裁定監警會研究騷亂並沒構成越權,監警會將於短時間內會公開有關報告,加上警方正面對其他民事訴訟,認為記協現階段提出覆核並不合適。

法官聽畢雙方陳詞,擇日裁決。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