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寄生樹──關於信仰的霎時感觸


照片中「十字架」和「耶穌」的聯想僅作為廣義信仰的象徵。

在崢嶸的歲月裡 1
他擺脫了萬有引力的溫床 2
攀上救贖的樑柱 3
披星戴月 面向陽光
 
他受難
他仍活著
後者是前者的前提
前者是後者的後項
 
受難
是宿命的鋪排
活著
是信仰的擔當
 
意象註釋:
滄海橫流,也許因為他「離群」,擺脫了日常的誘惑,所以能夠逃出生天。
 
一場惡疫令生死變得無常,而常態的人際關係和國際關係又再受到災難性的衝擊。文化基因裡的「善有善報」徹底崩潰,只能靠「時辰未到」來自圓其說。
 
生關死劫、天上人間……「信仰」是超越理性、難以言說的話題。
 
香港兼容中西文化,四月的清明節和復活節生死攸關,前者慎終追遠,以「感恩」作為世間倫理的磐石;後者面對人類的罪惡,彰顯「救贖」的神聖光環──兩者共通之處在於不同程度的「犧牲」。筆者沒有宗教信仰,但相信廣義的宗教倫理能為許多終極的人生議題開啟性靈的視窗。
 
上下四方謂之「宇」,古往今來謂之「宙」(註4)。我們每個人在宇宙的演化歷程裡都只是個孤獨的「寄生者」,正如那位與蘇東坡一起泛舟遊於赤壁之下的朋友所說:「寄蜉蝣於天地,渺滄海之一粟。」(註5)個人賦形所得者為「我」,一般而言都值得慶幸與感恩;不過一誕生下來就要承受時代、環境和人際關係的局限,甚至要父債子還,為上一代乃至歷代彌補道德和事功上的虧空,我們怎能以有限的血肉之軀應付高利貸的無窮苛索?如果跨越紅線,透支文明的底蘊,讓孽債像雪球一樣滾下去,算得上明智之舉嗎?

罪孽的「債務重組」,談何容易?
 
那齣在1949年開鑼,據說秉承偉大初心的歷史劇還沒有落幕,所謂的前車之鑑,還在目前!
 
救贖「前人」及「眼前人」的罪(註6)是既沉重又豁達的擔當───沉重,在於那些罪孽累世堆積,身為後輩和「受害者」,實在獨力難支;豁達,因為要清理的所謂「宿業」或「原罪」並非由此身的我所觸犯,而功成亦不必在「我」。至於面對自己生逢亂世的厄運──如果你「先天下之憂而憂」(註7),其實每個時代都有每個時代的問題──要擺脫苦主的身分,進入智者和義士的角色,尤其需要核心價值的規範,以及廣義信仰的啟發護航。
 
感恩回報是日用平常的功德,救贖犧牲卻是歷練飽和之後的艱危抉擇。耶穌受難時已三十多歲,一定沉著而充分地了解自己的堅持和犧牲是甚麼。他的使命以肉身的苦難和塵世的捨離得以成全。那一刻,他的面容只有「苦」而沒有「怨」和「怒」──儒家說的「求仁得仁」與此或有相關之處。
 
凡塵俗世、淨土天堂,據說,都在一念之間。
 
祝願天下有志之士都能剛健中正(註8),進退從容,一生安好!
 
註釋:                                                                                                                                                                                                                                                                 
1) 崢嶸的歲月:崢嶸的本意為山勢高峻突出的樣子。崢嶸的歲月指不甘平凡的青春歲月。毛澤東 〈沁園春‧長沙〉 :「憶往昔崢嶸歲月稠。恰同學少年,風華正茂;書生意氣,揮斥方遒。指點江山,激揚文字,糞土當年萬戶侯……」
 
2) 萬有引力的溫床:地面的泥土;「春眠不覺曉」的享受。
 
3) 救贖的樑柱:指照片中「十字架」的相關聯想。中國古代建築架構稱橫者為「樑」,直者為「柱」。拙作著眼於廣義的宗教,故將基督教的「十字架」改稱為「救贖的樑柱」。棟樑柱石為一般宗教倫理象徵信靠之物。
 
4) 上下四方謂之「宇」,古往今來謂之「宙」:中國傳統對宇宙的定義包含第四度空間──「時間」。
 
5) 「寄蜉蝣於天地,渺滄海之一粟。」:蘇東坡 〈赤壁賦〉 稱那位朋友為「客」──其實我們有誰不是天地間「一期一會」的過客?
 
6) 「前人」及「眼前人」的罪孽:宏觀地說,兩者極可能有因果關係。
 
7) 「先天下之憂而憂」:范仲淹 〈岳陽樓記〉 :「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居廟堂之高則憂其民,處江湖之遠則憂其君。是進亦憂,退亦憂。然則何時而樂耶?其必曰: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歟!」
 
8) 剛健中正:〈周易.乾.文言〉 :「大哉乾乎,剛健中正……。」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