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那天中午,吳靄儀與年輕人的距離


【撰文:張地生】
本文轉載自筆者Facebook,標題由編輯所擬

那日中午,我與摰友,還有Margaret(吳靄儀),三人一同用膳。午飯過後,我們跟 Margaret 說,不如參與遊行,Margaret 一如既往,亮聲說好。然而,我們人在中環,如果要參與遊行,要不逆流而行,要不搭車到銅鑼灣。我跟摰友打趣道:「Margaret要行,開條私家路俾佢都得啦。」

就這樣,我們便充當成她的貼身侍衛,為她開路。走著才發現,原來是多此一舉,吳靄儀所經之處,旁人都停下來向她伸手、問好,在肺炎尚未爆發的日子,握手還是恰如其分的社交禮儀。Margaret 則有求必應,也伸出雙手,爽朗答謝,我不知道她的手是否也讓人全身感受到溫暖,但她總是咧嘴而笑,眼神總是肯定,而她的一聲「加油」,自耳邊傳來總是響亮。有時候,她會拍一拍來者的肩膊,要知道她個子不高,在旁看起來,是很逗趣的畫面。

我與摰友古靈精怪,每當聽見沒有人喊口號時,便會大喊「光復香港,時代革命」。其實,我們只是想聽 Margaret 喊出這句,她當然有一同附和,我們則在 Margaret 背後做起握拳手勢,滿有成功感。此時,旁邊有人跟我們遞上連豬貼紙,上面寫著「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Margaret 二話不說貼上,我當然借機跟她拍照留念。

Margaret手臂上貼上「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連豬貼紙。照片由筆者提供

我們現在經常強調國際戰線的重要,其實吳靄儀早在九十年代已經在踢世界盃。她在九五至九七年出訪各國,向各國政要講述香港問題。在她的自傳《拱心石下》裡,Margaret 寫到:

香港人有決心捍衛香港,努力使香港成功,我自己就是這樣的一個香港人,樂觀與悲觀對我毫無意義,因為這是我的家,我決定了留下來,就要盡力而為。

這句讀來教人感受尤深,如果由去年4月17日的立法會會議開始計起,反送中運動已經歷時一年,經歷無數街頭抗暴,甚至失去手足,香港人依然屹立,意志不弱絲毫,勇氣未減半分,不就是因為香港是我們的家,我們無論如何也要堅守這片土地嗎?

認識 Margaret 只有數年,然而無論處境如何險峻,我也從未見她垂下頭來。有時候,我會向她解釋,局勢如何不利,她便會拋下一句:「係吖,咁又點?」問到我啞口無言為止,然後她會問:「你試咗咁做未?」我輕聲說還沒有,她便會說:「咁咪係囉。」在吳靄儀的字典裡,從來沒有收錄「棄械投降」一詞。而她,已經堅持了五十載。

遊行當日,我與摰友跟在Margaret後面,我發現她總是微微抬著頭,眺望著遠方,即使那天下著雨,像今日的香港一樣。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