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王全璋「隔離檢疫」期滿仍未獲自由 曾對妻說需要「適應」


李文足在Twitter貼文。
李文足在Twitter貼文,講述與王全璋的對話。

維權律師王全璋4月5日出獄後,被當局強行「隔離檢疫」14天,但是到了「隔離」期滿,王仍未能返回北京與家人團聚。王全璋妻子李文足譴責當局的做法,指按照當局當時說,王全璋現在完全就是自由的,「但是到現在,他的通訊還是被控制」。

王全璋出獄後,立即被送返濟南「隔離檢疫」。4月18日「隔離檢疫」期滿,李文足表示,王全璋在電話中表示還是不能立即回到北京,需要「適應適應」,辦理一些個人事項。

李文足周日在Twitter貼文: 

「今天早上9點40分,我手機上顯示『老公』來電話了,我猶豫了一下,按下了紅鍵。

這個時間段,是警察送來手機的時間。全璋什麼時候打電話,打給誰,打多長時間,打電話的內容全部由警察控制。雖然我迫切地希望聽到全璋的聲音,但是,我不想在警察的監控下和他說話!

今天是隔離第15天,警察對全璋姐姐姐夫說的『不要去監獄接人,隔離14天就自由了。』事實是,王全璋這14天的通信自由都沒有!既然是病毒隔離,警察卻可以隨意出入全璋的住所,被抓到派出所的弟弟,忽然也可以探望哥哥了。

回想這幾天跟全璋聊天,他幾度失控朝我發火,說我寫的文章給他惹麻煩了,讓我刪除。我說我寫的都是事實,不能刪除。再加上昨天全璋說的話『警察來了,不能回去,我也還要適應適應。』你倒是適應了,我卻產生了極度的不適應!

這不是過去的王全璋了!

我這些年設想了無數的全璋回來後的場景,不論什麼樣子我都能接受。但沒想到的,表面上完整的一個人,他過去的勇敢、堅強、擔當好像被『魔力』封印了!

15天前的激動,隨着一天一天的煎熬,變成了刀子扎得我心在流血。

李文足

2020年4月19日」

李文足周日接受《美國之音》訪問時表示:「按照他們當局當時所說,王全璋現在完全就是自由的。但是到現在,他的通訊還是被控制。昨天下午他還有一個電話,他在電話裏就很矛盾。他跟孩子說,快點回北京,然後又說還要辦身份證、銀行卡… 他說的這些話,讓人難以接受,難以置信。」

李文足之前在Twitter貼文說,很懷疑王全璋所說的「適應適應」是否是他的本意。「我很難過,難以接受,難以置信,我不知道他真的經歷了什麽。當然有很多疑惑啊,就是他變了。」她說:「當然覺得他發生很大變化。5年之前,全璋是特別愛我們的,朋友都會取笑他。他很愛這個家庭,很愛我和孩子的。我們分開這麽長時間,他整個人,我覺得就變了。」

李文足說: 「本來我們計劃的是,如果14天他們變卦了,說話不算數,我,還有709家屬,王峭嶺、袁姍姍,還有野靖環大姐,我們一起要去公安部、司法部控告。但是現在我覺得,真的無能為力了,不知道該怎麽辦,因為也許很多事情不是表面上看到的那樣。他前兩天說的話真是他的本意嗎?我覺得有一種控制吧,(他們)借全璋的口,這樣我就很難辦,很無助啊。」

被問到王全璋是否內心沒有變,只是身不由己?李文足說:「情況肯定是這樣,他到濟南,家門口就有很多警察在看守,連樓道口都是人,我們的通訊一直都是受到限制,他本來就不是在一個完全自由的狀態。」

隋牧青是廣州的人權律師,呼籲當局盡快讓王全璋完全恢復自由:「王全璋在法律上,至少在我們現行施行的法律上,他完全自由了。不可以有任何限制,而且他也按照特殊時期的要求,隔離了14天,證明他沒有問題,就應該盡快叫他與家人團聚。這不僅是法律的要求,也是一個基本人性的要求。分離已經快5年,我說實在的,尤其是孩子,大人還好,孩子這麽多年不見面,這對一個家庭的摧殘是非常嚴重的。」

王全璋出獄後的動態一直為各界關注,非政府組織人權捍衛者(Chinese Human Rights Defenders )日前表示,「明顯,王全璋與家人通話的時間,內容以及與誰通話,都是由警察安排。 警察不但控制了王全璋的人身自由,並且控制了他的大腦。王全璋失去了抗爭能力,沒有了思辯能力,這著實讓人更加為王全璋的處境擔憂。呼籲盡快釋放王全璋,以保障他能夠及時就醫」。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