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黑哨是這樣凸顯的


林鄭月娥當選新一屆特首後,繼續在記者會上否認中聯辦或北京的襄助;落選的曾俊華只表示,支持他的選委有壓力,但看不見北京的干預,沒有證據云云。可是,筆者卻在場內場外均看見建制派被動員的影子。

投票前夕,朋友傳來香港政研會的邀請函,預先約人在選舉日下午舉辦「祝賀林鄭月娥當選女特首」的唱跳玩奶粉派對。噢,未選便知道結果?果然是獨樹一幟地為林鄭月娥調查出支持度高於曾俊華的團體!

預知的,還有一些非主流政論員在投票前夕告訴筆者,曾俊華翻盤無望,林鄭月娥會過七百票;有人只聽到她會高票當選,但沒有具體票數。有關結果其實從近日李嘉誠由拒絕表態到差不多劃公仔劃出腸地支持女媧補天已經知道,但連一些外圍政論員都「收到風」,便知道「西環」信心十足,且開始進行輿論引導工作。

投票開始不久,筆者從三樓的傳媒採訪區跑回五樓點票中心的傳媒工作區,其間要再次進行安全檢查,只見一些已經過安檢的男子圍在一起,等齊人再上五樓,筆者走過他們身邊時,特意走慢一點,便看見他們手腕上都套上啡色膠帶。若說這是一種識認,相信也不會離開事實太遠吧。

上到五樓傳媒工作區,筆者只能在最後一排工作桌找到位子工作,後面便是偌大的公眾區。老實說,坐在記者區第一排桌子也看不到台上做什麼,因為記者區與選委區之間已讓攝影師上下兩層擺滿腳架,大家抬頭只能見到腳和屁股,那在直距約一百呎的記者區之後的公眾區能看到什麼?當然是只有記者的背影和攝影師人牆,若要瞭解台上的點票情況,只能看電視轉播的大會片段。結果,這個可以容納約一千人的區域,很快便被「大媽」和「大叔」坐滿,當中當然包括記者早先看見的「啡帶人」。

這些有組織的公眾人士,不知是比筆者還要心水清,還是有人傳話,在傳媒還未肯定林鄭月娥當選時,公眾區已於12時半爆出掌聲和歡呼聲,為林鄭月娥祝賀有之,高呼勝利有之,原來群眾已知道她取得逾600票,篤定勝出的消息。

少部分歡呼後便收工離開,但大部分仍留守,在林鄭取得超過770票後,現場再傳來歡呼聲,並揮動手中的國旗和區旗。大局已定,來自不同團體的「小圈子」便聚在一起拍照,其中一圈男子組呼喚隊友時高叫:「快啲過嚟影相,要交數呀。交數交數,快啲快啲!」問他們是什麼團體,迎來的卻是一陣默然。

在公眾席撐林鄭的團體,離開前影相「交數」。筆者提供

說實在的,今天這些有組織市民較為醒目,不是光回答你是市民外,便是不回答,有一名像是領隊的市民更叫站在他椅子旁的我走開,免得不小心「整親你」!

筆者完成工作後坐隧道巴士離開時,碰巧同站上車的還有一對也是剛離開選舉中心的男女,就坐我身後高談濶論。根據那中年男子的說話,坐在他旁邊的中年女士以往是在林鄭月娥競選辦公室主任陳智思的公司工作,指陳在中央「揮手」後歸隊,接著還點了幾個在中央「揮手」後歸隊的選委名字,男子最後說:「北京揮手,你能怎麼樣!北京原先係諗過曾俊華嘅,但你冇計架,依家唔係丫嘛,而且佢(指林鄭月娥)都唔差,你哋點會唔支持,咁咪歸隊囉!佢實贏架。」筆者靜靜地聽著這對男女的對話,讓筆者驚訝的,是這些「中央干預」都可以在大庭廣眾高談闊論!抑或說者不認為這是干預?

正如有記者在記者會上追問曾俊華,是否認同這是一場吹黑哨的球賽,球證、球員、場地都是別人的?曾俊華此時亦不能不鬆口說:「場場波都有矛波!」其實我想講,連現場觀眾都是他們的人。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