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專訪】李柱銘記得去年8.18 中央政法委說他是「禍港四人幫」


 

81歲的民主黨創黨主席、資深大律師李柱銘周六(18日)被捕,他被指涉嫌於去年8月18日,組織及參與未經批准集結,下月18日提堂。這是他從政近40年來首次被控。李柱銘接受眾新聞訪問時說,想起去年8月18日,發生了一件事。

中共中央政法委的「中國長安網」在去年8月18日發表一篇題為「『禍港四人幫』十四宗罪」的文章,點名批評黎智英、李柱銘、陳方安生、何俊仁是「禍港四人幫」,四人各有「罪名」,其中李柱銘被指是「港獨之父」,「積極與美國政界右翼分子長期保持密切聯係,為西方反華勢力在香港培養『代理人』,極力從事港獨運動。曾公開表示『敢於當殖民主義的走狗』。」

李柱銘是「港獨之父」?Well……

81歲的民主黨創黨主席、本港最資深大律師李柱銘,周六被捕後獲准保釋從中區警署步出。美聯社

李柱銘是本港排第一的資深大律師,1966在港獲認許為大律師,1979年獲委任為資深大律師。他在80年代中英談判期間,做過《基本法》起草委員、1985年起做了23年立法局/會議員、八九六四後創辦港同盟(民主黨前身),是香港民主發展路上的重要人物。

李柱銘記得,被捕的周六早上,7個便衣及軍裝警員到他家,態度斯文:「我頭頭就唔想佢入嚟嘅,我話呢個時候,啲菌咁勁嘅時候,你唔使入嚟啦。佢話攞咗search warrant,係都要入嚟,我無法子阻止佢。但係佢都無亂嚟嘅,佢話而家想搜我(當日)著那件衫,淨係衫同埋電話,我交咗俾佢,就唔需要搜,可以走喇(去警署)。」李柱銘表示,其案件現時由人權律師文浩正跟進。被問到8.18遊行當天,有否想過會被控,李說:「咁,佢係無LONO(不反對通知書),佢想告咪告。」

李柱銘周六獲准保釋後從警署出來,表示對於被控告感到驕傲,因為能夠與優秀的香港年青人同行。警務處處長鄧炳強晚上不點名批評李柱銘說:「我覺得佢唔應該感到驕傲,應感到羞恥。」李柱銘回應指,「我唔想同佢糾纏。(那是)我自己嘅感受,佢覺得我唔應該有咁嘅感受,哈,我都唔知講乜好喇,哈哈哈,第時問過佢先呀:一哥,我應該點樣感受?唉,無謂答佢。」

然後,李柱銘說,他想起政法委網站、去年8.18的「禍港四人幫」文章。他笑說:「先一排話我哋『四人幫』嘅時候,已經講我哋14條罪,內地嘅、都唔知咩罪,睇到我都莫名其妙。嗰時咪當佢無到,內地話我哋犯咗內地嘅法律,不過如果送中條例通過,我哋捉晒上去坐緊監喇,罪名都定咗。」

「最近(2月)都拉咗肥佬黎、楊森、李卓人,拉得一次就會有第二次。」李柱銘相信,今次15名民主派中堅被告,是中央政府的決定:「我好肯定今次告我哋,唔係香港嘅意思,一定係中央嘅意思。因為而家唔係港人治港,呢啲有啲敏感性嘅,譬如告黎智英、告我嗰啲,我哋『四人幫』嚟架嘛,係Anson Chan(陳方安生)無咋,哈哈。我相信告到『四人幫』,唔多唔少都要問過佢哋,或者佢哋指示。大家都知道,唔係我冤枉佢,2014年佢自己話咗,佢無隱瞞架,白皮書話明中央對香港有全面管治權。如果全面管治權,告我哋都應該係佢哋話事啦。」

2014年4月5日,時任美國副總統拜登在白宮接見李柱銘、陳方安生。拜登料即將代表民主黨,出戰美國總統選舉挑戰特朗普連任。拜登Twitter

李柱銘或者是中共眼中「唱衰香港」、「漢奸」、「賣國」、「告洋狀」的第一人。他的「四人幫罪名」,開首就是「積極與美國政界右翼分子長期保持密切聯繫」。李柱銘既被中共視為與美國關係友好,今次拘捕他,是否代表中方不怕李背後的美方勢力?這與近期的中共調子,可是一脈相承?

中聯辦上周五發的聲明,提及:「長期以來,特別是修例風波發生後,香港一些政治人物頻頻到外國『告洋狀』,卑躬屈膝地乞求外國政府或議會干預香港內部事務,鼓動他們取消香港獨立關稅區、限制高科技產品出口香港、出台所謂《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甚至反復乞求外國政府制裁香港。這種赤裸裸出賣香港和國家利益、毫無國家觀念和民族尊嚴的行徑,已經突破了一國兩制底線,是禍國亂港行為。」

國務院港澳辦昨又發稿,表示堅定支持警方拘捕黎智英、李柱銘、吳靄儀等15名民主派人士,並形容英美政府及一些政客「異常關注」、「暴露美英勢力爲香港一些反中亂港勢力撐腰打氣的政治圖謀。」

被問到是次被捕,會否與「告洋狀」又或美國通過《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有關,李柱銘回應:「我唔係佢肚裡面條蟲」、「我唔識共產黨運作」。

做過《基本法》起草委員的李柱銘表示,當年最先將香港問題國際化的是中共:「佢同英國傾嘅時候,我無出去傾呢樣講嗰樣架,我仲幫佢哋傾,係我同新華社嘅人傾番來,譬如香港用番原本法律,係我同李儲文(當時新華社副社長)傾番嚟嘅。」

「係佢哋(中共)嗰時,邀請美國政府、加拿大政府,所有政府嘅人去支持佢嘅聯合聲明。雖然係中英聯合聲明,但佢叫其他國家高姿態支持,仲話在聯合國登記咗,點解呢? 佢驚香港人對前途無信心走晒,走得就走嘅話就弊啦。外國投資者唔喺香港投資,佢驚到腳軟啦。所以就叫啲政府,尤其最緊要就係美國,叫啲政府真係高姿態支持佢。咁你而家調轉行,人哋有無權知道先?之前講嘅一國兩制,唔係喎、假嘅,我覺得佢哋完全有道義上嘅責任為香港人講番句公道話。」

李柱銘形容,2014年中央已經聲言對香港有全面管治權,現在則是落實執行,從最近中聯辦是否屬《基本法》22條所指的中央部門爭議便可見一斑。《基本法》第22條是關於限制中央政府干預香港事務,李柱銘說:「22條我真係好深刻,我覺得已經寫得好好啦,22條第一款已經講晒,中央人民政府所屬『各』部門。」

「咁你而家中聯辦係咪部門先?如果係,佢係咪屬於中央嘅部門?佢而家話唔係,佢就係中央,中央都有部門架。你都講到無得講。每一個政府都有部門架嘛,全世界嘅政府都有部門架嘛,點樣話我係中央,所以我唔係部門。咁都得嘅?即係無稽,何必咁肉酸呢?⋯⋯我都話,讀過小學六年級已經明白點解,可能唔使六年級,而家啲細路咁鬼叻,話明『各』喎、『各部門』喎,(中聯辦)仲有得走雞嘅?」

李柱銘與司徒華原是《基本法》起草委員,八九六四後憤而退出。蘋果日報照片

李柱銘是政壇元老,眼見香港政局每況愈下,他直言:「無眼睇,三個字。我相信鄧小平都無眼睇、魯平都無眼睇。點可以搞成咁架啫。鄧小平講嘅港人治港、高度自治,變成咁都得嘅?仲可以話一國兩制?」

今年是選舉年,泛民爭取在9月份立法會選舉取得過半數議席,但近日公民黨郭榮鏗被港澳辦、中聯辦一再攻擊,批評他癱瘓內會、違背議員誓詞,構成公職人員行為失當。有分析認為是中央想再掀DQ(取消資格)風波,李柱銘認為:「唔出奇,一啲都唔出奇,(中共)最叻就係打茅波。(郭榮鏗好大機會被DQ?)我唔知佢,但肉酸囉,你咪醜態畢露,真係唔怕醜嘅共產黨。」

李又指:「佢(中共)而家即係驚輸,好心佢啦,我哋民主派已經根據你而家咁唔公平嘅選舉法例,我哋盡我哋所能,希望攞啲議席,佢就話我哋想奪權,咩叫奪權啫?選舉贏嘅就係多數、咪變咗執政,我哋喺香港都執唔到政啦。因為特首就一定唔係我哋做,立法會就算有多啲議席、多數,點可以話我哋奪權呢?佢講埋啲嘢真係莫名其妙。」

暮年面臨官司,李柱銘不感意外:「衝衝子告完,咪告和理非。而家呢個政府你都知佢做咩嘢啦,佢要管治權。我不嬲都預咗有今日,我唔會感到出奇。唔緊要嘅,老嘅幼嘅都告,而家12歲都被拉,年齡唔係一個因素,佢鍾意告就告。」

李柱銘,見證著香港政制崩壞:「無得嬲,邊度仲有得嬲,日日變,越嚟越衰。我就係痛心而家佢告香港嘅年青人,呢樣嘢係痛心。佢而家要告我咪告,香港仲有乜法治啫?我哋而家只有係國際社會的關注。」

相關文章:《德國之聲》訪李柱銘:國際有道德義務替港人發聲

李柱銘自1985年開始擔任立法局議員,主權移交後擔任立法會議員至2008年。港台圖片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