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法律面前,人命低等


圖中藍衣男子去年8月20日在將軍澳寶順路連接景林邨及厚德邨的行人隧道,持刀斬傷3名正在整隧道內「連儂牆」的市民,其中一名女記者身中多刀危殆,一度住進深切治療部。網絡截圖
 

同一天(24日)兩宗案件裁決,將軍澳連儂牆斬人案,區域法院法官處理判刑時,對任職導遊的被告深表同情,形容被告是社運中「不自願被犧牲者」、更讚揚被告有「高尚情操」,願意承受懲罰令傷者釋懷,更削減被告的刑期。至於侮辱國旗案,上訴庭批准律政司的刑期覆核申請,撤銷原審裁判官判處的社會服務令,命令被告即時入獄 20日。上訴庭更批評被告將國旗猶如垃圾般放入垃圾車,「是對國旗所象徵的國家尊嚴極大的侮辱」;又斥責被告把裝著國旗的垃圾車踢進水池,「有棄絕國旗的意味,更是嚴重的侮辱」,行徑惡劣。兩宗案件,一宗令三人受傷,其中一人更需要入住深切治療部,犯罪的人竟然獲得法官高度讚揚,甚至顛倒是非黑白,將施襲者形容為受害者。另一宗死物受傷案件,被告不但並沒有像嚴重傷人案的被告一樣獲得減免刑期,更要即時入獄。原來在法律面前,並不是人人平等,而是人命最低等。

兩宗案件,被告有罪毋庸置疑。但兩宗案件最耐人尋味的地方,就是法官的判詞。一宗嚴重傷人案,三人受傷,其中一人情況更一度危殆,需要入住深切治療部,被告更加曾經畏罪潛逃。至於被告犯案動機是什麼呢?竟然是因為收入減少,故此法官認為這名曾經畏罪潛逃的罪犯是受害者,甚至說如果唔係香港有咁特別嘅運動,呢件不幸事件唔會發生,被告是被社會運動導致滿身鮮血,甚至相信這名被告是一名渴望自由的人。法官及後更表達與事件無關的言論,批評示威者文革式極端行為。對於法官這些言論,筆者實在感到憂慮。以筆者有限度的認識,傷人就是犯法,哪怕行為有什麼理由。案件中這名血腥的被告更帶同一把牛肉刀及一把菜刀出街,請問帶備具殺傷力武器出街有什麼意圖?一句我忍唔住就可以用牛肉刀斬傷他人;因為生計受影響就可以令一名年輕人受重傷,需要入住深切治療部,甚至可以美化傷人的行為,表示有關暴徒情操高尚。究竟怎樣斬人才可以斬得情操高尚,才可以斬得犯人變成受害者,才可以獲得法官的認同?筆者並不是法律專家,沒有答案也想不到有任何解釋。只害怕有天無辜市民在行人隧道遭到藍絲的襲擊,可能反而會被檢控甚至被判有罪。原因就是因為是黃絲。所以即使當天只是無辜的路人甲,也會被標籤成為抵死的受害者。

去年9月22日,網民到沙田新城市廣場舉行「和你Shop」行動,其間有人拆下掛於沙田大會堂外的國旗,被告認罪,承認曾拋高國旗及將它丟入垃圾桶和水池。《蘋果日報》照片
 

至於另一宗案件侮辱國旗的年輕人,的確是犯下了罪行,被判刑也是合理,但這宗死物受傷案件中,三名法官批評案件情節十分嚴重,狠狠地指出犯人的錯處,沒有像將軍澳斬人案一樣形容犯人是因為林鄭月娥強行推出反送中條例而成為不自願被犧牲者,也沒有美化犯人的行為,認為犯人因為反送中條例斷送了前途和未來,所以作出相關行為屬於高尚情操,更沒有像將軍澳斬人案的法官一樣批評引發這宗案件的原罪犯,亦即是林鄭月娥、李家超和鄭若驊,沒有表示要不是這班人斷送香港的未來,就不會引發反送中風波,也不會出現這宗案件 。

一件死物受傷害,三名法官義正嚴詞;三個活生生的人被斬傷,卻要憐憫血腥的暴徒。究竟人命重要,還是死物重要。侮辱國旗不可能沒有罪,所以侮辱國旗案的年青人一早就被判罰社會服務令。但侮辱了國旗,如果願意悔改,其實沒有人會受傷害的。難道國旗被拋下海,習近平會感到痛嗎?但當一個人被牛肉刀斬傷,情況危殆,需要入住深切治療部,隨時一命嗚呼,難度有關行為值得表揚嗎?當一名法官批評示威者進行文革式的極端行為,那麼這名斬人案的被告作出的行為難道就不屬於極端恐怖分子的行為嗎?如果今天斬人也可以被形容為情操高尚,明天會不會有殺人犯被讚揚為保家衛族的英雄呢?香港什麼時候變得如此諷刺。有人在法庭上以法官的身份, 讚揚傷人案的被告,甚至將被告形容為受害者,更在判詞中間接批評案件中受害人的言論。出現如此荒謬的現象實在難以叫人不擔心,究竟那天香港會成為是非黑白完全顛倒的地方?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