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練乙錚分析國際「新冷戰」香港角色:中共要手握絕對控制權


疫情未退,政治風暴又起。身在日本山梨學院大學任教經濟學的香江健筆、時事評論員練乙,接受眾新聞訪問,分析國務院港澳辦及中聯辦,近日對郭榮鏗等民主派議員連環發炮、聲稱不是《基本法》22條的「中央人民政府所屬各部門」有監督權、15名民主派中堅被捕、林鄭班子換人等事件,全屬一條脈絡:中國在國際政治上對抗外敵的部署。

練乙錚認為,武漢肺炎後,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會群起杯葛中國,出現像50年代一樣的冷戰局面,中共需要利用香港作為窗口,進行一連串反擊,故必須要對香港取得絕對控制權。而立法會選舉即將9月舉行,為免民主派取過半議席,中共將在選前有一連串動作,大規模DQ及23條有機會出現,整頓溫和民主派和本地商界料陸續有來。

練乙錚預料,在中共強硬對抗外敵的大形勢下,對港政策也會收緊,香港的抗爭矛盾將持續。眾新聞製圖

武漢肺炎後,中共與國際關係大洗牌,香港有重要角色

練乙錚:「武漢肺炎發生後,西方政客及智庫覺得中國非常危險,不值得和中國打交道。因此,中國和外國的關係,好可能會回到50年代冷戰的狀態,故中國要加緊在香港取得絕對控制。

50年代韓戰爆發,中國受西方國家禁運的影響,香港幾乎是中國唯一通向世界的渠道。好多中國需要做的事,都要由香港去做,例如霍英東先生在韓戰期間,利用香港自由港的地位,和中國做了好多重要買賣,在西方入口一些中國需要的,後來中方給予他很多經濟利益。我估類似情況會在今天香港出現。

中國和外國之間渠道暢通的話,香港角色會比較弱。但如果其他渠道淤塞,中國和外國之間的流動,便會集中在香港,故香港重要性會提高好多。但中國要先保證能控制香港局面。

50年代時,港英政府與新中國合作,例如港英嚴厲禁止蔣介石/國民黨的殘餘勢力在香港活動。以前港英會幫中共,而家佢就要赤膊上陣。打新冷戰,要先將香港反對勢力,斬草除根,他的動作將愈來愈厲害和急切。

中共要利用香港做什麼?例如經香港轉錢賄賂非洲等國家、以香港公司名義收購入股西方企業、或者成立媒體加大外宣。你看之前那個在白宮的記者,便聲言自己來自香港。」

特朗普競逐連任美國總統,如何與習近平過招,全球觸目。美聯社圖片

中共愈控制香港,外國不是可以制裁嗎?

練乙錚:「這不是中共介意的地方。新冷戰過程中,會有一些政客和貪錢商人和中共打龍通。過了幾年,西方政客便忘記香港的血腥鎮壓。

八九六四咁嚴重,過了兩、三年,西方國家好像也忘記了,又同中國做生意,中國投資發展最勁就是90年代,到了2000年更加入世貿。共產黨的所作所為,在西方國家一些唯利是圖的商界眼中,不是很出奇的事。

有些西方商人會覺得,同你中國做生意,你點衰法我唔理你,做生意就係咁簡單。所以儘管這些年間,中國有好多邋遢嘢俾西方睇到,但正如當年鄧小平估計,唔信西方企業唔會返轉頭,果然講中。

今次武漢肺炎、香港受打壓亦好可能一樣:短期西方政客會嘈,但過多兩三年後就沒事,一樣同中國做生意。就如當年美國對台灣提供軍事支援,但一轉身就承認新中國,從台灣撤退。

美國民主黨的彭博、拜登非常親中,最近因為選舉,拜登才罵中共,但他一鬧之後,美國左翼便說他種族歧視。民主黨似乎有一個中國弱點,如果有美國商家希望和中國做生意或保持關係,或會在年底大選中支持民主黨。不過,疫情後,美國人都覺得中國神憎鬼厭,民主黨短期未必會跟中國打關係,時間長了就可能回到八九六四後的克林頓時代。」

拘捕15名香港民主派中堅,他們部分人與美國關係良好,想向美國釋出什麼訊息?

練乙錚:「中國以為美國在香港有成副機器,以為泛民阿頭是機器的重要部件,一網打盡就可打散美國干預香港。但我自己看,泛民和美國的關係,是很表面的。中國或許以為美國有機會在香港重張旗鼓,故要先剷除跟美國關係好的人。但我認為中國是捉錯用神,大動干戈制裁泛民以為有斬獲,實際無乜。美國咁多年來想拉攏關係同中國做生意,美國的商界勢力與中國非常友好,唔會大費心力在香港的民主派身上。」

黎智英等15名民主派人士被捕,練乙錚指,這代表溫和民主派末日。美聯社圖片

絕對控制香港,出手打立法會

練乙錚:「港澳辦中聯辦批評內會停擺,提到《國歌法》等過不到,但這些可能是表面東西,實際上他們可能在想23條之類的。

或許就是要不惜代價,因為立會過半的話,中共會好麻煩、好頭痕,便用不同辦法阻止你,可以見到他們說22條牽強到極,其態度是:我無賴,你奈我唔何。說有監督權,但你看中聯網網頁的「主要職能」沒有提及監督權。

9月選舉前、選舉期間、甚至選舉後,佢都可以DQ你。佢好容易搵到所謂證據,過去大半年,好多民主派參與了反送中運動,如要捉痛腳的話,佢好容易捉到,就攞來做DQ證據。中共會盡量在選舉前做手腳,令民主派選不到。萬一仍選到,也會不惜一切阻止運作。」

中聯辦說告洋狀是「禍國亂港行為 」,是否去過美國的人可能被DQ?

練乙錚:「只要覺得對佢有威脅,咪出呢招。

事實上,《基本法》初出時,它的精神是容許你香港親西方,如果唔係搞《基本法》來做乜。搞咁多乜嘢人權保障、選舉規定等,完全是西方東西,點解終審庭入面指明可以有外國國籍的法官,當時就為咗所謂順利過渡,《基本法》寫出來就是容許親西方,反轉頭唔容許中方干預,做出一個有自制的樣子,予外間及香港人看。

《中英聯合聲明》和《基本法》是親西方的東西。當時實際容許並鼓勵你親西方,中國做出個樣好克制。如果而家調番轉乜嘢都唔承認,實際是過橋抽板。老鄧說的又兌現了:轁光養晦,但到了今日就有毛有翼,佢可以惡晒的時候,就反臉不認人,無賴行為出晒來。或者以後,釋法都未必需要,佢可以攞一些所謂先例出來就通過。

今次22條的表述,未釋法就出現,是否代表兩辦現在習近平一人之下?

練乙錚:「姿態是升級了。2008年中聯辦成立第二支管治隊伍,被人揭出來還假惺惺說,這只是內部研究文件,實際是一步步的做。你看中聯辦買那麼多物業,可見全面管治正逐步落實。

中國的國家實力提高了,在港做嘢就愈放膽,這些年來大家都看得出。現在佢擔心的是『後武漢肺炎』局面,故在這段時間要做好多嘢;加上選舉要止蝕。整個形勢他覺得緊迫,故不惜一切去穩住局面,和建立他的管治力量。」

郭榮鏗能否再代表法律界出戰立法會議席,將是未來幾個月的焦點。周滿鏗攝

以前,西環被人批評干預香港,未見拿出22條來反駁,現在卻主動出擊,又用「攬炒」這抗爭者的語言來製造其論述,顯得很主動。

練乙錚:「他們都要用番香港人的語言,來呃人。

近日事件,可見中共對泛民的態度,是過橋抽板。你當年同意支持和平過渡、主權回歸之後,做得咁上下就反臉,你泛民的歷史作用已消失,我唔需要再賣你賬,便反轉豬肚。

對香港商界都一樣,好多人在中國改革開放,為中國出了好多力,以為可以保持長遠友好關係,大家互利,但實際上到了今時今日,佢覺得,唔需要你商界喺度阻頭阻勢,香港資本對他們來說是九牛一毛,唔需要再賣你賬。只要他控制局面之後,可以調幾多資本來都得,使乜同你講乜啫。你在香港的產業,佢可以隨時同你買起晒,例如電訊公司等。

溫和民主派在過渡期對中國的好處已消失,香港本地商界在中國改革開放初期,對中國的好處亦消失。所以這兩批人,都會是他整頓的對象。

被西方排斥,紅色資本如何再利用香港搵錢?

練乙錚:「紅色資本可以這樣看。在香港的國家資本受的影響不大,甚至可能在中國遭到封鎖的情況底下短期得益;私營環節受的打擊會比較大,他們在外國的營運不受歡迎,困在香港沒有出路,會很不滿,會怪罪習派始作俑者;權貴在香港的私募基金更會如此。他們會憑藉政治力量擴張在香港的勢力,但最終還是不願做池中物。會找機會國際化,雖然比以前難多了。聯合港資逃亡是一個途徑。

港資方面,李氏家族的遠見更顯可貴,那些迷信中國、把資本大部留在香港甚或投放大灣區或大陸其他地方的投機派會很慘。香港在中國遭受封鎖的情況底下,本地資本會大洗牌,有海外關係的那部分會得益。」

新一波打壓來臨,預計新一輪抗爭也將出現。美聯社圖片

香港人如何面對新一波打壓?

練乙錚:「抗爭矛盾會愈來愈激烈,今次15個泛民領袖被控甚至可能坐監,我估是泛民主溫和派的末日,基本上以後沒呢支歌仔唱。第一,再唱無效,第二,你啲人都俾佢打殘晒,現在只餘以年輕人為主,與中國之間的直接抗爭衝突。

(即出現很多人坐監、23條夾硬來?)如出現這個局面後,我估中國內部可能有些變化,經濟搞唔掂、國力衰退,經過一段時間之後,佢可能覺得咁都係行唔通,到時可能是另一個世代的問題。但可預見的將來,抗爭矛盾會愈來愈嚴重,這個我曾以為2047年將近時才會出現,估不到早了很多。」

香港人,還有甚麼可以做?

練乙錚:「我估計今次選舉盡地一鋪,但議會道路走不通的話,將來也有議會之外的路,可能有行動派、或不出面的背後工作,例如文化戰線上的抗爭、宣傳、經濟界的抗爭,會愈來愈多,反抗力量回到社會,遍地開花將更深。議會道路萬一行不通,不一定是失敗,因議會要花的精神時間很多。民主派回到社會抗爭,未必是壞事。」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