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拆局】18區會4月初突收Cut錢通知 民主派憂打壓陸續有來  


 

民政事務總署削減18區區議會本年度在「社區參與計劃」的撥款,合共約1370萬元(計劃開支總額為4億6160萬元),調撥至由民政署掌管的「應急費用」,聲稱用作應對包括疫情在內的社區突發情況,惟區議員憂慮撥款運用不透明。有區議會主席表示,1月下旬曾與財政司司長陳茂波、時任民政事務局局長劉江華見面,當時對方承諾不會削減撥款;3月亦有區議會收到秘書處文件,當時撥款仍未有被扣減。不過,自4月初起,各個區議會陸續收到通知,將會被削撥款。

繼民政署拒絕支援區議員開會、拒絕執行區議會的議決後,這次再扣減區議會撥款,區議員認為是全方位打壓,以在9月立法會選舉前,影響由民主派執掌的區議會政績,擔心往後削減資源陸續有來。

相關文章:【Cut撥款】18區議會共減$1370萬 黃大仙、葵青分別被削逾百萬 金額歸民政署用途不明

元朗區議會1月開會時,出席者帶同「光復香港,時代革命」標語。曾港深攝

民政署在每個財政年度開始時,都會分配「社區參與計劃」及「小型工程項目」撥款到各區區議會。大部分區議會,是在4月初收到民政署通知將扣減「社區參與計劃」撥款。以荃灣區議會為例,由民政署人員出任的區議會秘書處,準備一份撥款分配建議交予區議會,其中列有分配予各個區議會轄下委員會的建議撥款金額。秘書處3月29日提交了一份文件,當時列明荃灣區議會所得撥款,仍是與去年一樣的金額;惟4月7日秘書處再提交一份更新版本的文件,撥款額已更新為被扣減後的版本。中西區區議會主席鄭麗琼則表示,是在4月3日收到秘書處通知今年被扣減後的最新撥款額。港澳辦及中聯辦近日燃起批判民主派風波,首份聲明是在4月13日發出。

黃大仙區議會主席、民協許錦成表示,區議會正副主席,今年1月22日與財政司司長陳茂波及時任民政事務局局長劉江華會面時,對方曾承諾不會削減區議會的撥款經費。他曾要求增加特別撥款用於社區抗疫,但政府現時卻是反其道而行,不單未有增加,反而扣減撥款。許錦成質疑:「佢話要做抗疫(指調撥至「應急費用」),但係點解覺得總署嘅決定,會比區議會自行決定更加恰當?呢個好矛盾,係咪唔信任區議會更掌握地區狀況?」

 葵青區區議會主席、民主黨單仲偕,是民主派4.18被捕15人之一。單仲偕FB圖片

葵青區區議會主席、民主黨單仲偕,是民主派4.18被捕15人之一。他指,在去年區選民主派大勝之後,政府多方面打壓區議會,例如民政署拒絕協助召開會議、拒絕批尾數予安排防疫資源的NGO等,現時就以扣減撥款實行財政打壓。他認為,政府此舉是希望影響民主派政績:「區議會由民主派掌管之後,如果大張旗鼓,做到有聲有色,市民感覺更好。但相反,原來區議會畀民主派做咗之後一無是處,佢令你做唔到嘢,多方留難,例如唔畀成立小組、唔批錢、Cut資源,全方位打壓,令由民主派執掌之下的區議會嘅政績,比以前差好多,方便建制在2023年翻盤,相信都係目的。」單仲偕亦質疑,削減金額撥作「應急費用」,會否暗渡陳倉給予建制所屬組織,或者民政署往後會否更加坦蕩蕩,經別的途徑撥款予建制陣營。

不過,單仲偕認為,民主派由以往在區議會沒有影響力,到現在雖然被扣減千餘萬的撥款,仍有4億多的撥款可以調用,「以前係建制當道控制晒,呢4億幾根本都唔係民主派可以操控到。而家當有一半要用番喺舊制度下要用嘅錢,咁新增嘅資源入面,都有1、2億係民主派可以影響到。以前我哋都用唔到,我哋係由冇到有。」

葵青區區議會被扣減金額最多,單仲偕指,區議會本來已需要預留資源作抗疫之用,例如今年的撥款,已預留250萬元用作購買防疫物資,此時扣減撥款,便需要再壓縮其他方面的撥款。他指,區議會初步打算壓縮部分政府指定組織的撥款,例如分區會、青年活動委員會、滅罪委員會、防火委員會等,亦打算不舉辦國慶、回歸等慶祝活動。

3月26日凌晨被捕的中西區區議會主席、民主黨鄭麗琼擔心,削減區議會撥款往後會否陸續有來,尤其是民政事務局局長換上民建聯的徐英偉。她指,削減撥款後,一些地區組織或非牟利機構舉辦的活動,或需要減縮。她亦同樣擔心議會無法監察有關款項,質疑署方是否將「應急費用」只用作抗疫用途。

立法會選舉尚餘5個月,政府此時有此動作,是否意欲削弱民主派在地區影響力?鄭麗琼認為不多不少會有:「佢唔會明刀明馬話Cut咗之後,用嚟支援啲咩。但係令我哋民主派主導嘅區議會,確實資源少咗。當然我哋明,區議會資源同選舉冇關,唔會因為民主派議員有錢就幫到立法會選舉,但係就喺民主派當家作主嘅時候少咗錢。佢Cut咗預算,有咩陰謀真係唔知。」

中西區區議會主席、民主黨鄭麗琼3月底被捕。資料圖片

荃灣區議會主席、公民黨陳琬琛不滿政府削減撥款,卻沒向區議會解釋原因,在區議員再三追問下,才表示是用作抗疫工作。陳琬琛不認同政府此做法:「而家抗疫基金都用咗2千幾億,喺我哋區議會夾硬攞嘅錢,相對(2千幾億)嚟講唔算好大,但對區議會嚟講就已經係好大筆錢。諗唔到點解一定要喺區議會攞,而唔係喺其他方面,或者申請啲新嘅錢去做。」

陳琬琛指,局方此舉令人質疑,在民主派佔區議會大多數的情況下,政府是否藉削減區議會資源,令議員減少市民服務,「令市民覺得區議會,好似冇能力,或者冇資源去做嘢。」他指,事實上很多區議會本身已預留了一定資源進行抗疫工作,只是礙於資源有限,未必有大量資源,認為政府若動用區議會的撥款做抗疫工作,大可向區議會反映,由區議會預留一定預算。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