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連儂牆斬人案判詞】區院法官郭偉健836字批反送中示威者 司法機構換官審汽油彈案:社會有爭議


 

去年8月20日發生的將軍澳「連儂牆」斬人案,以牛肉刀斬傷三人的被告洪震,上周五被判處監禁45個月。區域法院法官郭偉健頒下的判詞引起社會譁然,司法機構今日刊出判詞全文

郭偉健今日續處理多宗案件的被告對控罪回答,惟其中一宗臨時改由首席區域法院法官高勁修處理,該案被告被指藏有40支汽油彈,屬於反修例運動的案件。眾新聞向司法機構查詢為何有關案件換法官、幾時決定換法官、為何只有這一宗案受影響,司法機構回覆:「首席區域法院法官留意到最近社會上對郭偉健法官審理的某宗案件的判刑理由有爭議,所以現階段作出有關安排。」

區域法院法官郭偉健。

郭偉健在將軍澳連儂牆斬人案的判詞,形容被告是「被這場社會運動弄至為滿身鮮血及奄奄一息的垂死者」、傷者推開當時情緒崩潰的被告是「火上加油」,又形容參與運動的示威者「假若他們以損害一般平民百姓來對他們的敵人製造壓力,這與敵人不就範就殺一名人質的行為沒有分別,這是不折不扣的恐佈主義行為。」

將軍澳連儂牆案被告洪震,51歲,任職導遊,被控三項有意圖傷人罪。洪震15歲時從江蘇移居香港,去年6月前,月入可達45,000元。案中代表他的包括李鴻生律師和鄭從展大律師。

閱讀郭偉健的23頁、1.9萬字判詞全文,他在「判刑理由」部分首先指出,意圖傷人是嚴重控罪,即使被告自首、認罪、初犯,唯一恰當的刑罰是即時監禁,辯方亦無異議。辯方提供了四個案例作為量刑參考,量刑起點由3年至12年不等。郭官引用上訴庭「陳駿達案」(2013)指出量刑因素,包括襲擊是否有預謀、施襲的原因或動機、犯案人在襲擊進行時的精神或情緒狀況、犯案人的行為是否受到酒精或藥物的影響、襲擊是否個人或群體行為、使用的武器性質、施襲時武力的強烈程度和持續性、及受害人的傷勢,及襲擊對受害人及其近親造成的影響。郭官考慮多宗案例後,為三項控罪分別定下監禁5年半、3年3個月、3年3個月的量刑起點。

去年8月20日,被告洪震在將軍澳連儂牆持刀斬傷三人。網上圖片

郭偉健接續處理被告是否有預謀用刀施襲,郭官認為,被告回家拿來牛肉刀、菜刀不是有意傷人,被告回到「連儂牆」與受害者經過一段時間的正常對話,之後情緒崩潰才揮刀,所以不是存心帶刀傷人。郭官續指,在對話期間,被告不接受受害人的說話是可以理解的,「當被告問為甚麼在機場打人時,黃女士向被告說『我哋冇打人』。但是,黃女士的回答顯然不是事實。」並引述新聞指案發前兩星期發生了「香港國際機場就發生了示威人士集體綑綁和毆打一名國內記者的事件」,「本席相信,被告對該名國內記者在機場受襲的感覺特別深刻」 、「被告亦必然感到這宗機場事件經已對他的職業釘下『棺材釘』。」郭官續指,被告因為社會事件導致失業,家中有81歲患有腎病、心臟病、糖尿病和高血壓的母親和11歲的兒子待照顧。

接著,郭官解釋為何他認為被告將遊客不來港歸咎社運是合理的,並花了836字、一段過,描述香港自去年6月發生社會運動後,變成了不安全的地方,形容示威者連群結黨、猶如軍隊,「使用種種文革式的極端主義行為」等,全段如下:

「87. 被告將遊客不來港歸咎於從2019年6月起開始的社會運動是合理的。香港雖然是彈丸之地,但往往吸引來自不同國家的遊客,原因是香港是美食天堂、購物之都,和在世界上最安全城市之一。但是,這些一切從去年6月產生了根本的變化。從那個時刻開始,在香港的街道經常出現長時間的堵路,在公路上由一些沒有執法權的示威者決定哪些汽車可以通過,他們對很多基礎建設例如地鐵肆意破壞,及對持有不同意見或不服從他們指示的人進行毆打。這些人通常連群結黨,穿上黑色衣物,戴著黑色口罩、眼罩、頭盔,甚至乎防毒呼吸器(俗稱「豬嘴」),令人不能辨認他們的容貌,猶如一支軍隊,更手持雨傘,不是為了遮擋陽光或雨水,而是集體打開雨傘來遮擋任何可以拍攝他們犯法行為的鏡頭,或遮擋其他人對他們的辨認,然後集體肆無忌憚地進行刑事毀壞和傷人。例如,有人想用手提電話拍攝便被逼交出手機,不依從就被打;有人說了示威者不滿意的話便在雨傘遮蓋下被人用手及/或硬物圍毆至不省人事,而旁邊的人沒有人伸出援手或喝止。在有示威者走入商場被警方拘捕後,其他示威者便走到商場圍堵商場的看更,斥責甚至毆打這些看更,所持的理由是他們沒有阻止警方進入商場,但這些看更根本沒有阻攔警員的權力。他們更在商場內遊行及做出種種滋擾商舖和顧客的行為,破壞店舖和食肆的正常運作,趕走顧客。他們使用種種文革式的極端主義行為,目的是強行逼使商場對他們提供保護,阻止警方對他們的拘捕。這些醜惡罪行卻出自於聲稱民主自由和公義的追求者,而且更是一大群人,這是很大的諷刺。簡而言之,香港從去年6月起經已變成不安全的地方。在沒有安全的商場、食肆和街道,香港又怎可能吸引遊客到港?沒有遊客到港,很多商舖和經濟活動都不能正常地運作,生意變差,引致失業和就業不足的情況急速出現。再者,即使本地人也感到不安全,很多人外出時不敢說話,唯恐說錯話或手中拿著電話便被人『私了』,很多人在這種情況下失去說話的自由,亦不願意外出遇上示威活動。在這些惡劣但又環環相扣的環境下,香港出現百業蕭條,社會人心不安。」

郭偉健接著說:「本席不打算在這些方面再說下去,因為這次判刑與評論這次運動無關。但本席想表達的是,被告將他的困境歸咎於從去年6月起的社會運動是可以明白的,他的想法絕對不是無的放矢。」

將軍澳連儂牆斬人案中的黃姓女記者被襲擊,重傷送院。蘋果日報照片

郭偉健續指,被告情緒如何受刺激之下犯案,「本席亦肯定,當被告與黃女士和李女士對話時,被告指出她們的行為是錯誤的,黃女士和李女士沒有接受,最終被告的情緒超越了臨界點,當他大聲講出『我忍唔住』及『我頂唔順啦』的說話時,這就是他情緒崩潰的時刻。

根據李女士的證供,在被告拿出刀之前,被告越行越近她,所以她出手推被告。辯方沒有倚賴這一點為求情理由,本席也不是說李女士當時的行為挑起事端,但當被告的情緒經已崩潰時,李女士的動作可以是火上加油,令被告更加失控。

根據陳女士的證供,當被告追斬3名受害人時,被告不時說著『嚟呀、嚟呀、玩大佢」。被告當時顯然知道不應該斬人,但他也不能接受示威者破壞香港經濟和社會安寧的行為,導致他在精神失控下做出『攬炒』的不理性行為。」

在論畢被告非存心帶刀傷人後,郭偉健再指:肯定被告不是因為政治理由施襲,形容:「在案發時,從被告的工作權、生活權和生存權的角度看來,被告經已被這場社會運動弄至為滿身鮮血及奄奄一息的垂死者,他是在這種情況下情緒失控而發出怒吼,做出了一反常態的行為,而不是因為被告想將任何政治理念強加於3名受害人或其他參與社會運動的人的身上。正如辯方陳詞時指出,假若不是這場社會運動,被告根本不會做出這樣的事情。本席同意辯方的說法。」郭官將被告總刑期的量刑起點定為監禁6年,因為認罪減刑三分之一。有意圖傷人罪最高刑罰為終身監禁。

郭官續指,被告在求情信表示希望自己「所受的懲罰能換取傷者一點的釋懷」,郭官認為其情操高尚,但「遺憾的是」,減刑三分之一已經相關減刑因素的最高點。郭官續考慮到被告自首、家中一老一幼待照料,分別減刑兩個月、一個月,故最終刑期為監禁45個月。

61歲的郭偉健,1992年獲委任為裁判官,7年後獲委任為主任裁判官,至2012年升為區院法官。過往處理過一些具爭議案件,包括2016年旺角暴動案,案中9名被告,最終被判監禁2年4個月至4年3個月,另有一被告認罪,被判入教導所。郭官曾指,若兩人分別因政治因素及貪玩而干犯相同的暴力行為,並造成相同的後果,只因前者稱參與政治遊行而判刑較輕,實屬完全不合邏輯,如此等同叫法庭對政治議題作評論及判斷。他續指,法庭絕對不會加入這種政治討論。郭偉健2004年遺失身份證,但補領身份證拒絕付395元,稱因為免費換證時間將近,當時掀起了一陣風波。

另外,公民黨五名立法會議員去信立法會司法及法律事務委員會,要求盡快開會討論在區域法院刑事案件引入陪審團制度的建議。現行制度下,所有在高等法院原訟庭審訊的刑事案件、某些民事案件須由陪審團審議。公民黨指,區域法院處理的案件,可能與高等法院處理的案件同樣嚴重,而區域法院可頒下的最高刑期可達七年,亦非輕微,因此將陪審團制度引入區域法院合理。他們並提到,立法會司法及法律事務委員會過去至少三次討論這個建議,而三次會議上,委員及法律界人士均支持這建議。

相關文章:【連儂牆斬人案判詞】女記者被牛肉刀襲擊至少5次 患創傷壓力症申搬遷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