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連儂牆斬人案傷者專訪】聽at 17看村上渡艱難日子 永遠不接受被告道歉 「好好記住歷史 港人沒忘記追求公義的心」  


 

永遠有不妥協傷口,
有些憾事不放手,
若你太刻意淡忘,
越會補不到缺口。
--at 17〈The best is yet to come〉

去年8月20日案發前的日子,黃小姐會拿著菲林機,到將軍澳連儂隧道拍攝,這處是她跟同行人視為爭取自由的地方。26歲的她回想起這片段,「菲林沖曬之時,從沒想過自己日後會在這裏差點丟掉性命。」小妮子沒想過,在這裡會遭人用牛肉刀狂斬多刀,直刺肺部,一度命危。出院後,她選擇二次創傷到法庭旁聽,由審訊到判刑,因她相信直視傷口才能進一步克服過來,縱然過程相當煎熬。

黃小姐接受眾新聞書面訪問時,剛覆診回來,回想這八個月,她聽at 17的〈The best is yet to come〉,陪她渡過很多個痛苦的晚上;她看村上春樹《地下鐵事件》,讀著東京沙林毒氣事件受害者也有創傷壓力症,讓自己稍為梳理一下。康復過程有很多起伏,意外隔久,她開始感到自己被遺忘,獨自經歷痛苦感到很孤獨,沒料判刑當日見很多人依然憤怒,陸續有不同行動,讓黃小姐感到香港人沒有忘記追求公義的心。

身體與精神仍然虛弱,意志卻堅定無比。

由被斬倒在血泊,到判刑前仍發惡夢重遇當晚情境,八個月來的心路歷程,一字一句充滿眼淚也充滿力量。最後最後,她最想跟仍然堅持的香港人說:「放棄那刻便輸了,請一起堅持到底。」

「圖為我遇害的隧道。這是遇害前拍攝的,菲林沖曬之時,從沒想過自己日後會在這裏差點丟掉性命。」相片由黃小姐提供

黃: 將軍澳連儂隧道斬人案傷者黃小姐 眾:眾新聞  

眾:從法官判詞知道你患上創傷壓力症,可否談談現時你的身體及心理狀況?是否仍常發惡夢? 經過八個月康復沒有?對你的記者工作有沒有影響?

黃:這大半年來發惡夢的次數雖有減少,但直至判刑前夕還夢見當晚遇襲的情境。身體的傷口已結疤,但仍紅腫。在功能上沒有影響,不過間中感到傷口微痛。

出院後渴望盡快復職投入工作,不過在精神集中上感到困難,心理狀態時有不穩定,加上工作性質需要時常與人接觸,但在與人交際上偶爾感到焦慮,所以都受影響。

眾:即使令你勾起傷痛回憶,仍堅持到法庭旁聽,是為了什麼?  

黃:並非每次都到庭,因為住院一段時間,但從出院後便開始到法院旁聽,判刑當日也有出席。

因為我是事件的受害者,一方面想直接了解整個審訊過程及結果,另一方面,希望藉旁聽來直視傷痛,即使過程相當煎熬。

眾:案情透露案發時你希望跟被告討論,並告知他機場示威者的想法,當時你答:「我哋冇打人,我哋想要嘅係自由。」是否一直希望不認同這場運動的,理解示威者初心想法? 

黃:我說的「我哋」沒可能代表所有示威者,我相信沒有一個人能完全代表所有人發言,因為在這場運動,以至香港社會多年均有不同政治主張。

我當時回答「我哋想要嘅係自由」是回應對方整個民主運動的訴求。我希望對方理解的是,自由就是我們即使持不同意見立場,均可以自由發表意見。

眾:法官在判詞中以高尚情操形容被告,引來社會嘩然。作為案中當事人有何感想? (編按:根據判詞,郭偉健法官指被告在求情信表示希望自己「所受的懲罰能換取傷者一點的釋懷」,郭官認為其情操高尚。)

黃:我無法接受行兇後畏罪自首或道歉關心便是高尚情操,更何況我親歷當日被告襲擊時的兇狠和無情。我永遠不會接受被告的道歉。因為他傷害的不只是我本人,更傷害了我的家人和朋友,而這個傷口之大絕不是一句道歉可以作罷的事。

眾:你在判刑後說沒有人比在法庭上聽著一字一句的你更怨憤委屈,案件令你最感委屈及怨憤是什麼?

黃:被告施襲後表示深切反省,非常懊悔,甚至在求情信中表示希望他「所受的懲罰能換取傷者一點的釋懷」,本是貓哭老鼠的虛偽表現,而這種做法卻被指為表現出高尚的情操,實在難以接受。

眾:司法機構昨日上載整份判詞,除案件本身,法官又以「文革式極端主義 」、「恐佈主義 」等形容運動示威者。

黃:我對判詞感到錯愕,正如判詞所言,這次判刑與評論這次運動無關。

眾:案件對你做成很大衝擊,事件有無動搖你一些信念?可否分享這段日子的反思。  

有許多想法都縈繞在腦內,最令我難過的是,至今仍不時反問自己,究竟當日以身體分隔被告和另一受害者是否最恰當的做法?還是應該直接把另一受害者帶離現場,以減輕傷勢?當自己都無法確保自己安全,還想保護他人是否自視過高?雖然知道事情已然發生,但還是會不時假設「如果這樣就好了」。當刻雖然是衝動行事,更身受重傷,讓身邊的人擔憂,但我仍堅信人和人之間就是互相保護,一起跨越難關。

眾:這數個月有沒有一些歌曲/ 書本陪伴你渡過艱難日子?

黃:at17的〈the best is yet to come〉,「永遠有不妥協傷口/有些憾事不放手/若你太刻意淡忘/越會補不到缺口」。

早前讀過韓麗珠的《黑日》,像把這半年的記憶重新翻閱一次。人有時需要直視傷口才能進一步克服過來。最近讀完村上春樹的《地下鐵事件》,訪問東京沙林毒氣事件的受害者,讀着不同遇害者的故事、創傷後壓力症的感受,都讓我能稍為梳理一下。而且最重要的是,兩本書讓我更明白,不要讓重要的事件被淡忘,要好好記住歷史。

「最近讀完村上春樹的《地下鐵事件》,訪問東京沙林毒氣事件的受害者,讀着不同遇害者的故事、創傷後壓力症的感受,都讓我能稍為梳理一下。」

眾:很多人支持及關心你,你希望跟仍然堅持的香港人說什麼?

黃:首先要感謝所有關心我的人。在事隔意外後愈久,加上日復日有不同荒謬的新聞,我開始感到自己被遺忘,那種只有自己經歷痛苦的感受相當孤獨。後來又因為疫情緣故,運動看似靜下來,但判刑當日見到許多人依然感到憤怒,陸續有不同行動,讓我覺得大家還沒有忘記追求公義的心。我希望受傷的身心早日康復。

最想告訴大家:放棄那刻便輸了,請一起堅持到底。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