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陳文敏批鄭若驊「夾硬搵理由出嚟講」 《基本法》22條變了形同虛設


 

律政司司長鄭若驊周一談及《基本法》第22條爭議。她稱,中聯辦不受《基本法》第22條約束;所以第22(3)要求中央各部門遵守香港法律,亦不適用於中聯辦。她續指,中聯辦仍須守香港法律,因為按中國《憲法》第5條及國務院國函〔2000〕5號,分別提及「一切國家機關……必須遵守憲法和法律」、「中央人民政府駐香港,澳門特別行政區聯絡辦公室及其人員,將嚴格遵守基本法和當地的法律」。

香港大學法律學院教授、名譽資深大律師陳文敏接受眾新聞訪問,認為《憲法》第5條及國務院國函,均無法支持鄭若驊的講法:「第一,如果佢要守法嘅法律依據,係因為《憲法》第5條,咁其他省、市、自治區都係架啫,使乜要《基本法》第22條?即係變咗第22條形同虛設。第二,如果第22條唔適用於中聯辦,即係佢無責任不干預香港內部事務,咁你(引用)《憲法》無加到啲咩內容。」也就是說,在港府最新對第22條的說法底下,再沒有法理依據要求中聯辦不得干預香港自行管理的事務。

《基本法》第22(1):「中央人民政府所屬各部門、各省、自治區、直轄市均不得干預香港特別行政區根據本法自行管理的事務。」

香港大學法律學院教授、名譽資深大律師陳文敏。資料圖片

眾新聞上周四(23日)向特首辦、律政司、政制及內地事務局查詢,《基本法》第22條不適用於中聯辦,那麼中聯辦是否須要遵守香港法律,並要求提供相關法律理據。律政司當晚回應:「所有中央駐港機構及其人員,包括中聯辦、外交部駐港特派員公署和解放軍駐港部隊,均應遵守《基本法》和香港法律,依法履行職責。」但沒有交代法律理據。特首辦表示交由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回應,後者在兩日後答覆指,照用律政司的答案,無補充。直到昨日,鄭若驊才提及中國《憲法》第5條及國務院國函〔2000〕5號,作為中聯辦要守法的依據。

陳文敏指出,《憲法》第5條寫道「一切國家機關……必須遵守憲法和法律」,相信是包括《基本法》的,因為《基本法》是全國人大通過的全國性法律。但《基本法》當中關於約束中聯辦權力的,就只有第22條。

第22條不適用於中聯辦,也就是說,干預香港自行管理事務並不違法。陳文敏形容,這個說法難以服眾:「第22條係連省、自治區、直轄市,乜都唔俾干預香港。你估(立法)當時,係驚內蒙古嚟干預香港咩?反而最有機會干預香港嘅(中聯辦)就唔關事,呢個完全違背常理嘅講法。」

陳文敏認為,鄭若驊這時候才以《憲法》及國務院國函嘗試解話,「係夾硬搵啲理由出嚟講,即係搵到詞窮、無嘢講,連《憲法》第5條呢啲咁普遍性嘅嘢都要攞出嚟。」加上國務院國函屬於行政文件,並非甚麼法律條文,陳文敏認為這更顯得港府找不到法理基礙。

律政司司長鄭若驊周一見傳媒時,主動回應「第22條爭議」。港台截圖

中聯辦聲明(4月17日)形容,中聯辦代表中央監督涉及中央與特區政府的事務,港府亦附和說中聯辦有監督權。陳文敏非常質疑「監督權」何來,「除咗一個好抽象嘅從屬關係之外,其實係無辦法講到有邊一條條文,俾到佢呢個監督嘅關係、呢個監督權係點樣行使、有咩權限,其實全部都係好含糊嘅。而嗰個從屬關係,譬如天津、上海,當然係一個從屬嘅行政關係,但香港嘅從屬關係,就係《基本法》界定,所以呢個從屬關係,唔會俾到政府任何喺《基本法》以外嘅權力。」《基本法》第12條指,特區政府直轄於中央人民政府,並無提及監督權力。

中聯辦網頁所載的五項「主要職能」,均沒有提到「監督權」。陳文敏說:「中聯辦嘅權力,就係透過國務院決議授權,而國務院授權俾佢嘅5條,有4條都講緊聯絡嘅工作,你話俾我知係幾時授權俾你呢?於是咪有啲人話係當中第5條的『承辦中央人民政府交辦的其他事項』。一個咁重要嘅權力,如果有授權嘅,怕且都有啲白紙黑字,點解講到今時今日都無人拎到出嚟俾我哋睇?」

陳文敏續指,中聯辦首任社長姜恩柱在回憶錄提到,中聯辦於2000年改名(前稱新華社分社)後的五條職責,正是上述中聯辦網頁所載五項。姜並強調,香港特別行政區直轄於中央人民政府,香港特區政府和中聯辦之間不存在隸屬關係。中聯辦將一如既往地嚴格按照中央政府的授權履行職責,堅決貫徹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方針,不會干預香港特區的內部事務,支持香港特區政府依照《基本法》施政,維護香港的繁榮穩定。

中聯辦首仼主任姜恩柱在書中提到中聯辦成立的「初心」。資料圖片

「即係呢廿幾年,除咗某啲人咁有智慧話當時已經係(有監督權),連中聯辦社長姜恩柱佢哋都唔知有個咁嘅權力,你係好難講得通。」陳文敏並指,眼前的情況反映了中國內地的「人治」觀念,「即係為咗個政治目的,於是我可以去扭曲一個法律嘅解釋,而呢個解釋唔單違反咗文字本身,亦都違反咗成個原意。高度自治、自行解決內部事務,係話有個人企喺隔離睇住你點做嘅,點叫自行處理內部事務呢?

「但呢個內地嘅解釋方法,好多時亦都反映咗內地嗰套嘅法律思維同我哋係好唔同。我哋覺得法律係客觀嘅,法律係要嚟約束政府嘅權力,如果你要改變個情況,你咪要改變個法律;但係內地嘅情況,法律係為政治服務,總之我覺得我政治上有咁嘅需要,我覺得我而家要干預,個法律可以遷就我,我哋唔使點理。一係我唔理法律,一係我解到佢唔係,即係政府部門唔係政府部門。你再係咁解落去,我哋唔會明白《基本法》講乜架喇,因為你點講都得。」

另外,大律師公會主席戴啟思去信政制及內地事務局新任局長曾國衛,冀對方回應有關中聯辦憲制地位的問題,羅列了五個議題詢問:

1. 中聯辦及其人員是否受香港法律約束?如是,約束來源是甚麼?如不是,怎樣問責?
2. 中聯辦發稿稱有「監督權」,是正確的嗎?「監督」的意思是甚麼?權力來源是甚麼?這個權力從幾時開始存在?權力的範圍?權力的行使是怎樣?
3. 聲稱的中聯辦監督權,與《基本法》指行政長官須向中央人民政府負責,如何一致?
4. 《基本法》中有各種規定,保證了多個實體的運作獨立性,例如廉政公署(第57條)、審計署(第58條)、司法人員推薦委員會(第88條),當然還有司法機構(第2、19、85條)。 聲稱的中聯辦監督權是否擴展到這些機構? 如果是的話,這個權力與機構獨立運作的概念怎樣相符?
5. 聲稱的中聯辦監督權是否延伸到律政司? 如果是的話,如何與《基本法》第63條指律政司主管刑事檢察工作「不受任何干涉」的概念相符?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