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盧建民維持原判囚7年 官拒接納另一旺角暴動案例為上訴理由


2016年年初二旺角衝突,梁天琦同案還有兩人被判入獄,包括刑期最重、監禁7年的盧建民,以及被判監3年半的黃家駒。高等法院上訴庭拒絕批出兩人的上訴許可,兩人昨到庭聽取裁決結果,代表盧建民的大律師劉偉聰退庭後表示,將就刑期及定罪向終審法院提出上訴。

兩人的代表律師均援引「楊家倫案」,指量刑起點過重。楊家倫涉2016年旺角衝突,在豉油街及附近縱火和干犯暴動罪,2017年被裁定兩罪罪成,以判監5年為量刑起點,減刑3個月,其上訴許可不獲批准。不過,上訴庭也引述楊家倫案的判詞中提到:「因為每宗暴動罪行所涉及的背景和案情都有差異,要視乎每宗案件而定,所以其他案件判刑的指導性作用不大;法庭在判刑時必須引用適當的判刑原則,並根據個別案件的實際情況,處以適當的判刑。」拒絕接納楊家倫案作為兩人上訴理由。

盧建民昨乘囚車到高等法院,聽取裁決。蘋果日報照片

上訴庭昨頒下判詞,首先處理盧建民就定罪提出的上訴許可申請。暴動罪在《公安條例》的定義下,指參與被定為非法集結的人破壞社會安寧,該集結即屬暴動。代表盧建民的大律師劉偉聰就非法集結的控罪元素提出爭議,指「作出擾亂秩序的行為,或帶有威嚇性、侮辱性或挑撥性的行為(訂明行為)」以及「共同目的」是非法集結的兩項控罪元素,「所以『共同目的』不可以是作出『訂明行為』(如前述),而必須是『訂明行為』以外的其他目的,例如妨礙警務人員執行職務,或佔據主要交通幹道等。」

上訴庭認為,這個論點在法律上是完全錯誤,指出即使犯案者只有作出「訂明行為」的「共同目的」,亦足以符合非法集結罪當中「共同目的」之要求,拒絕批出上訴許可。

接著,上訴庭開始處理申請人就刑期的上訴。上訴庭引楊家倫案的判詞指:「因為每宗暴動罪行所涉及的背景和案情都有差異,要視乎每宗案件而定,所以其他案件判刑的指導性作用不大;法庭在判刑時必須引用適當的判刑原則,並根據個別案件的實際情況,處以適當的判刑。」

上訴庭按黃之鋒案、楊家倫案、Tang Ho-yin案,定下12項暴動判刑原則:

(1)       暴動是即場突然發生,還是預先計劃的,若是後者,計劃周詳及精密的程度為何;
(2)       參與暴動人數多少;
(3)       暴動者所使用暴力的程度,包括有否使用武器,若有的話,是甚麼武器和數量;
(4)       暴動的規模,包括發生暴動的時間、所在之處、地點數目及範圍;
(5)       暴動歷時多久,包括暴動有否拖長;是否經警方或其他公職人員重複警告後仍然進行;
(6)       暴動所造成的傷害:例如有否對財物造成任何損失或破壞,若有的話,其程度為何;是否有人受傷,及若有的話,傷者人數及傷勢為何;
(7)       暴動造成之威脅的嚴重性及逼近程度為何;
(8)       暴動對公眾造成滋擾的性質和程度;
(9)       暴動對社群關係的影響;
(10)     暴動對公共開支造成的負擔;
(11)     犯案者的角色及參與程度,如除自己有參與暴動外,有否安排、帶領、號召、煽動或鼓吹他人參與暴動;以及
(12)     犯案者在暴動發生期間,有沒有干犯其他罪行。

上訴庭續指:「毫無疑問,根據本案的證據,包括本庭在聆訊時看過的部分呈堂錄影片段,各申請人涉及的暴動罪行極其嚴重。」

2016年年初二的旺角街頭。資料圖片

被判囚7年的盧建民(32歲),干犯一項砵蘭街暴動罪。上訴庭表示同意原審法官的看法指:「不容置疑,控罪三(砵蘭街暴動罪)涉及的暴動罪規模大、時間長、犯案者人數多,也有一定程度的預謀。」代表盧建民的大律師劉偉聰認為,7年作為量刑起點是過高,盧曾向警方防線多次投擲物品及泥沙,相比涉縱火的楊家倫案,暴力行為明顯較輕,而楊家倫案量刑起點是監禁5年。上訴庭反駁:「如上文指出,暴動罪行所涉及的背景和案情要視每宗案件而定,其他案件判刑的指導性作用不大。」

劉偉聰又認為,原審法官因參與者戴上口罩,認為暴動有所預謀,屬推論過當,即使參與者掩飾身份,亦不能在毫無合理疑點下逆向推論其早有預謀。上訴庭不同意:「本庭不同意劉大律師的論點,從案中客觀的證據看來,原審法官指當晚的暴動出於預謀的裁定是有充分的證據基礎。」

至於28歲的黃家駒,在原審開案前承認一項亞皆老街暴動罪,被判囚3年半。他的代表律師是大律師陳銚明。黃家駒就刑期提出上訴。陳銚明指:「雖然原審法官下調量刑起點至4年6個月,但仍是明顯過高。」並同樣援引楊家倫案,指本案並沒有涉縱火,相比之下,判刑過份嚴苛。上訴庭再以「其他案例判刑的指導性不大」為由拒絕受理。

陳銚明又指,本案暴動成因是年輕人受到西方思想誤導,以為抗議政府是正義行為,形容黃家駒雖然之前受西方思想誤導,但已明白做法錯誤並坦白認罪,然而原審法官沒有就其良好紀錄給予刑罰寬減。陳銚明建議法庭,當年輕人受不正當政治宣傳蒙蔽下犯事,可為懺悔認罪者給予多一份適當的刑罰寬減。上訴庭不接納,並言:「原審法官已經充分考慮第三申請人所有求情因素,包括是在較早時已被捕,並給予合適的刑期扣減。第三申請人(黃家駒)受他人或不當思想影響而犯案,不是進一步減刑的理由。」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